娇嫩吞吐他的昂扬:媚妇极品紧窄多水

“真的?”老板娘将信将疑,伸手拿起眼罩,问他:“那你想用什么姿势?”

陈总笑嘻嘻的说:“当然是用你最喜欢的了,我在后面……”

老板娘喜欢后面来,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这个策略才有可行的机会。

因为陈总毕竟大我十几岁,他的身体已经有些发福,如果是用其他姿势,一旦我真和老板娘做了,老板娘很容易就能发现我的身材和她老公不一样,那样瞬间就会露馅。

但是从后面,就可以完全避免这样的情况。

到时候老板娘整个身体趴在前面,我跟她那个时候,她完全没有机会去感知我的身材。

这时,老板娘点了点头,对陈总说:“那你待会可要好好表现,你已经很久没有让我体验过到站的感觉了。”

陈总急忙站起身来,一边帮助老板娘翻过身、跪在床上,一边笑着说:“老婆,你放心,待会我一定全力以赴。”

说完,他便催促道:“你先把眼罩戴起来。”

老板娘撅着挺翘的臀部,扭过头来媚眼含丝的看着他,说:“说到就要做到哦!”

说完,自己将宽大的黑色眼罩戴了上去,一下子把她小半边脸都遮住了。

陈总一见她戴上了眼罩,急忙对着摄像头招了招手,嘴里向我比划着口型:“快过来!”

 得到陈总召唤,我急忙下床,光着身、光着脚溜出了房间,轻手轻脚的上了楼梯。

 文学

  来到陈总卧室的门前,我听见陈总说话的声音:“老婆,我们今天做个小游戏好不好?”

  老板娘说:“你好烦,还不赶紧的,做什么游戏啊?”

  陈总嘿嘿笑道:“我们来做一个谁先说话,就要跪下来学狗叫的游戏,规则是待会儿开始之后,谁都不要说话,谁先说话算谁输!”

  老板娘气道:“陈宏斌,你是三岁小孩啊,还玩这种幼稚游戏。”

  陈总急了,哀求道:“我想试试不说话只专心那个的感觉,你就答应我嘛,好不好?”

  我知道,这个“游戏”,也是我们计划的一部分。

  因为,万一我跟老板娘那个的时候,老板娘开口跟陈总说话,而我又不能开口接话,那就完了。

  本来,陈总的意思是,我给老板娘播种的时候,他就在旁边守着。

  这样,老板娘要是说话了,他还能回应两句,免得老板娘起疑心。

  可是我接受不了。

  我跟女人办那事的时候,如果身边还有其他人,我会紧张的找不到状态。

  陈总无奈,只能用这个办法曲线救国。

  他知道老板娘是个体面的人,肯定不会愿意在床上跪着学狗叫,所以才用这个赌注,来迫使老板娘在被我偷天换日的时候,保持沉默。

  风韵而高傲的老板娘,原本不愿意答应这个无聊的游戏,但拗不过陈总死缠烂打,只好无奈的说:“行行行,我答应你就是了。”

  “嘿嘿,谢谢老婆!”

  陈总的声音听起来很激动。

  我心里也非常激动,因为马上我就可以代替陈总,去占有那个极品的老板娘了。

  这时候,我听见陈总说:“宝贝,你先趴好,我去个卫生间,回来我们就开始,等我回来的时候,咱们的游戏也默认开始,到时候咱俩就都不能说话了。”

  老板娘无奈的催促:“好,我知道啦,你快去快回……”

  一阵光脚的脚步声传来,房门被无声的打开。

  浑身精光的陈总,看着同样浑身精光、下身强烈反应的我,急忙用手势和口型催促我道:“快进去!”

  我紧张的腿有些打摆子,同样用口型问他:“那你呢?”

  陈总急忙无声回复:“我在门口等着。”

  我还想说点什么,陈总已经迫不及待的把我推进了屋。

  我被推进房间,顿时被一股淡淡的幽香所吸引。

  这是我第一次进陈总和老板娘的房间。

  房间很大,装修也很豪华,整间屋子里都铺满了羊毛的地毯,赤脚走在上面舒服极了。

  我内心兴奋又紧张,瑟瑟发抖的穿过了玄关,一进到卧室内,就看到我那美艳无双的老板娘,正翘着她那丰腴的身体、躬身趴在床上。

  老板娘浑身不着片褛,只戴了一副宽大的黑色眼罩。

  而她的双腿并拢,身体趴向正前方,同时还刻意让自己的腰部沉下去,让那丰腴无比、白嫩柔美的臀高高挺翘着,这摆明就是等待着那个的姿势。

  我顿时亢奋不已。

  我可以看到老板娘身前,那硕大的柔软,她们以一种完美的形态倒坠着,并随着老板娘身体的轻微摆动而无规则的晃动,闪烁的白嫩光泽让人血脉喷张。

  这景色让我瞬间看傻了眼,我还从来没有亲眼见过这么极品的女人,一丝不挂的样子。

  我一边吞咽着口水,一边小心的挪动着脚步,一点点的,来到了老板娘的身后……

  让我没想到的是,老板娘已经32岁,可那景色看起来却是那么的柔美、娇嫩!

  我浑身激动极了,低头看了看自己那里,此刻已经极度膨胀起来。

  我的目光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脑海里,满是与老板娘那个的情景。

  老板娘似乎感觉到了我的靠近,但她应该完全没有怀疑,还以为是陈总回来了,于是身体前后摆动的速度稍稍加快了几分,喘气的声音也似乎加大了几分。

  我知道,老板娘现在已经极度渴望了。

  只不过,因为那个输了要跪下学狗叫的赌注,所以她不敢说话,否则她一定会催促我快一点。

  我伸出颤抖的双手,轻轻覆盖在了老板娘那两团柔软之上,入手的温润滑腻以及饱满,无法用语言描述。

  这一刻,我真觉得老板娘是上天眷顾,她的身体,无论是看起来,还是摸起来,都完完全全挑不出任何毛病。

  18岁少女的皮肤,触感也未必能比得上她!

  感觉到我的手抚摸上了她,老板娘身体轻轻一颤,蜜桃一般的丰臀轻轻扭动,喘息的声音又急促了几分。

  看得出来,老板娘已经等不及了……

  我一开始只是触摸,但随后便逐渐大胆起来。

  我将那两团丰满,放在手中轻轻动作,并且有意的推向两侧,好让那缝隙变得更大,景色暴露的更多。

  老板娘感受到我的冒犯,开始在我面前左摇右晃,炫目的景色让我兴奋难耐。

  我很想现在就直接占有她,可是,我心里又特别渴望能够感受一下,老板娘身前那两团饱满的柔软。

  于是,我大胆的将双手沿着她的侧腰,一路向上。

  老板娘感受到我的抚摸,身体甚至在不停抖动。

  我将双手抚到了老板娘的两肋间,然后双手开始向她的身前进发。

  紧接着,我的双手绕到老板娘的身前,一把将那两团硕大的饱满,死死的抓在了手中!

  老板娘那完美的触感,让我无比迷恋!

  我时轻时重的动作着,激动的浑身发抖!

  而我的动作,也让老板娘沉迷其中,她身体越来越烫、扭动越来越大、声音也越来越响……

   

  我很快便不再只是沉迷于此,开始向更神秘的地带探索。

  我撤回一只手,手指轻轻的抚摸上了老板娘那神秘的地方……

  老板娘美艳无双,又没生过孩子,所以如少女般青春,触及之后,便有一种无与伦比的手感传来,我浑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

同时,也能感觉到老板娘忽然紧绷起身体,重重的嗯了一声,似乎对我的动作非常受用。

  感受到那里的反应,我知道,老板娘早已经做好了迎接我的准备。

  也知道,陈总此刻正在门外,等着我顺利完成任务。

  于是我不再留恋于用手体会老板娘的触感,抱着老板娘的腰,调整了一下她的位置,让她的高度和角度,更适合我下一步的关键动作。

  此刻,我距离占有老板娘,只差了最后一点点距离,脑子里早已经幻想起突破这层距离之后,老板娘带给我的奇妙感觉。

  老板娘似乎也感觉到攻势在即,于是身体绷着一动不动,期待着那一刻的降临。

  我心里兴奋的几乎要呐喊出声!

  林思佳,这个全市上流社会疯狂追捧的绝顶美妇,马上就将在我的身下承欢……

 激动不已, 我忍不住缓缓挺身,准备做最后的突破。

  很快,我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异样,已经被一种特殊的紧致与湿热所包裹,那感觉简直美妙的无法言喻!

  老板娘鼻息间也发出一声长长的轻吟,似乎也非常享受!

  这可是整个中州最受追捧的美少妇,没想到竟然被我占有了!

  我准备继续努力,完成对老板娘的全面占有。

  当我正要突破的时候,房间里忽然响起一阵手机铃声!

  这声音把我吓了一大跳!

  我顿时忘记了进攻,循声望去,便看见床头一台粉色的苹果手机正在欢快的响铃震动。

屏幕上有一个长得跟老板娘一样美艳、比老板娘更年轻一点的女人照片,中间写着两个字:“吴莉……”

  这时,老板娘忽然开口说:“老公,游戏暂停一下,我接个电话。”

  说完,她伸手就要去摘眼罩!

  完了!要露馅了!

  我吓的魂飞魄散,整个人瞬间泄了气。

  于是,我想也没想,立刻停止一些动作,扭头就往外跑!

  我头也不回的跑出房间,也不知道老板娘有没有看见我。

  不过我猜测,她摘掉眼罩的第一件事,应该是去接电话,而不是回过头来看我。

  此时,门外的陈总同样一脸惊恐。

  他也听见了房间里的电话铃声,特别怕事情败露,见我跑了出来,慌忙用极低的声音问我:“她发现你了没有?”

  我急忙摇了摇头,上气不接下气的低声说:“应该没发现……”

  陈总连连点头,对我说:“快,你先走,我们再找机会!”

  我答应下来,不敢耽搁,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就逃回了自己的房间。

  在床上喘了几口气,我忽然发现,我放在床上的手机,竟然还在开着视频!

  想来是刚才陈总跟我交换的时候,根本没顾上把手机拿走。

  我急忙看向视频画面,发现老板娘还保持着那个妖娆无比的姿势,正在跟别人通电话。

  陈总已经溜进了屋,不知所措的站在老板娘的身后,偷偷按摩自己的心口位置,估计也是吓得够呛。

  老板娘接完电话,把电话放回床头,回身看着陈总,问道:“老公,刚才都要进来了,你跑什么啊?”

  

  面对老板娘的疑问,陈总尴尬的笑了笑,说:“刚才被电话铃声吓了一跳。”

  说着,他岔开话题,问道:“对了,谁打的电话啊?”

  老板娘说:“吴莉打来的,说过两天过来找我玩儿,要在咱们家住几天,她老公人在外地办事,办完也过来,说要跟你叙叙旧。”

  陈总急忙问:“她什么时候来?”

  “后天。”老板娘说:“到时候你让王浩陪我一起去机场接她。”

  陈总点了点头,一脸的郁闷。

  这时候,老板娘开口问他:“老公,咱俩还继续吗?”

  陈总低头看了看自己那里,一点状态都没有。

  于是他挠了挠头,笑道:“老婆,你等我一下,我先上个厕所。”

  说完,不等老板娘回应,他便走到电视柜前,悄悄拿起了手机,给我发了一条微信:

  “王浩,你还能行吗?”

  我其实心里依旧心有余悸,收到陈总消息,低头看了看,感觉好像一点那方面的精力都提不起来,用力搓了几把也没见有什么反应。

  看来,状态一时半会是恢复不过来了。

  于是我只能回复道:“对不起啊陈总,我好像刚才被吓到了,今晚怕是不行了……”

  陈总回道:“哎……也可以理解……”

  说完,他又给我发了一条信息:“那今晚就这样吧,明天再找机会,不过我们得抓紧时间,我老婆闺蜜要来了,到时候可就没那么方便了!”

  “好!”

  我长叹一口气,躺在床上,脑子里一直在回忆着刚才,回忆着老板娘那完美的身材、动人的视感以及绝佳的触感,心底兴奋又遗憾。

  兴奋是我,竟然有机会看到并触摸到老板娘的整个身体,甚至已经感受到了老板娘的美妙;

  遗憾的是,我本有机会彻底感受一下,却被那一通电话毁了。

  这一晚,我几乎没怎么睡,满脑子都是老板娘的身体,一个声音在我心底呐喊:林思佳,虽然这次只突破了一点点,不过你放心,我早晚都要彻底占有你!

  ……

  因为以前当过几年兵,所以我一直有早起的习惯,而且每天早晨都会跑步。

  等我跑步回来的时候,陈总和老板娘都还没有起床。

  我洗了个澡,换了干净衣裳,便听见有人敲我的房门。

  我急忙起床把门打开,陈总闪身进来,对我说:“王浩,你嫂子的排卵期还在,今晚你一定要争取成功!”

  我连连点头,说道:“好的陈总,我一定努力。”

  陈总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事成之后,我不会亏待你的,走,先去吃早饭。”

  我跟着陈总一起出了房间,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老板娘,心里激动难耐。

  紧张的来到餐厅,一眼便看见老板娘穿着丝绸的居家服,正坐在餐桌前小口的喝着牛奶。

  她穿着一件紫色的睡袍,睡袍光滑闪烁,柔软贴身,使她的身体凹凸毕现,曲线无比优美。

  我发现老板娘并没有化妆,纯粹的素颜也美的不可方物,一头乌黑的长发略有些凌乱,但看起来却给人一种慵懒的美感。

  她那如黛的柳眉,长而卷翘的乌黑睫毛,使她那梦幻般耀眼动人的大眼睛又平增了几分妩媚。

  而她那鲜艳欲滴、红润诱人的饱满香唇,完美的勾勒出了一只性感诱人的樱桃嘴儿,让人看了,甚至愿意用一年的寿命,去换她的一个轻吻;

  而她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得体优雅,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雍容华贵的气息。

  我的眼睛一看到她,就不禁想起昨晚她不着片褛、跪在床上的模样。

  一想到这里,我的身体便开始有了强烈的反应,于是我只能赶紧找了个空餐椅坐了下来,掩饰自己裤子发生的变化。

  老板娘抬起头看了看我,笑着说:“王浩,明天中午得辛苦你回来一趟,陪我去机场接一个朋友。”

  我急忙答应下来,想到昨晚在视频里听到的对话,老板娘的一个闺蜜似乎是要来找她玩,不知道她那个闺蜜来了住哪,要是住在家里可能就有些麻烦了,我跟陈总的计划搞不好还得要受影响。

  陈总跟我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后拿起手机敲打了一阵。

  很快,我的手机嗡嗡的震了两下,我打开一看,是老板发过来的:“王浩,今晚你一定要把种子播下去,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我心底在兴奋之余,也感受到莫大的压力,回复他道:“好的,陈总。”

吃过早饭,我载着陈总来到公司,自己就去了休息室里玩手机。

我在公司没有工位,陈总只要不离开公司,我就在休息室待命。

刚用手机玩了两把吃鸡,手机便接到陈总打来的电话,他开口便道:“王浩,我有一个U盘在昨天穿的裤子口袋里,你回家帮我取一趟,我下午要用。”

我急忙说道:“那我现在就去。”

退了游戏,我急忙出发往回赶。

驱车赶到家之后,我把车停在院子里,直接上了二楼。

敲响陈总和老板娘的卧室房门,我开口道:“嫂子,你在家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21124.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