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灼从大腿间流了下来_再揉一揉就尿出来了

我插入后就不停改着马老二的角度而旋转着。

“亲亲……我要上天了……我要……”

“好……快……再快……妹妹里面好难受……”

这是我十多年来再次碰到女人,尤其还是自己的儿媳,一股异样的快感在我体内肆虐。

我一手扶着儿媳的翘臀,不停的进攻,一手在她充血的肉粒上爱抚。

这种双管齐下的刺激,让她女人原始的欲望也暴发出来。

她屁股不停的扭动起来,想要得到更加舒坦的爽感,嘴里也不断的发出甜蜜浪荡的娇吟声:

“妹妹要……让你干死了……骚洞洞要被你日穿了……”

 文学

我用猛烈的速度作上下抽动,不断刺激她柔嫩诱人的秘处,在我大力的开垦下,她的秘处开始一阵蠕动,花心里的嫩肉不断的夹紧马老二。

我用力进攻着,儿媳的下体有着非常强烈的反应,她嘴里冒出甜美的哼声,胸前的山峰随着我的动作不断在空气里滑过一道道划线。

看得我几乎都要眼花缭乱的,爽感如潮水一般,朝我不断的涌来。

被我这一顿狂轰滥炸之下,她仰起头露出雪白的脖子,秘处不断的收缩着,张开嘴:“哦,我要来了……骚宝宝要高朝了……再快点……不要停啊……”

娇吟声几乎都变成了带着哭腔的哀求,看来儿子平日也没怎么能满足她。

“来了……宝宝来了……”她长长的一声吟叫,浑身的肌肉一下子绷紧,秘处也跟着紧紧收缩起来,夹得马老二一阵说不出来的舒爽。

我脑袋里突然闪过一个疯狂的念头……

这么一个极品尤物既然嫁到我们家来,儿子不能完成的事情,我就来帮儿子!

这疯狂的念头让我更加的兴奋,我伸出双手抓住她雪白的双脚,拉开一百八十度,马老二连续进攻,汁液不断被粗大的马老二从秘处里挤压出来,沿着那娇嫩的缝隙里流到床上。

不过我依旧没有感觉,常年没有碰到女人的马老二就像是孙悟空的金箍棒,还在保持着它健硕的状态。

我大力的开垦着儿媳的秘处,想要把儿子没有做好的工作给竭尽全力的完成。

尽管儿媳现在已经全身软绵绵的,但好像还有力量回应我的攻击,翘臀挺高,迎合着我的攻击而扭动着。

“完了……爽死了……骚母狗爽死了……”

在马老二如打桩机般的进攻下,她发出也不知道是哭泣还是喜悦的声音,小腹再次收缩,包围着马老二,用力向里吸引。

“我不行了…要死了……你干死我了……爽死了……”

我一手搂着她纤细的腰肢,一手揉着她的山峰,马老二早已一片泥泞的秘处里,是越干越勇,越插越猛,用足了气力,拼命的进攻,粗大的枪头像雨打芭蕉一般,打击在她的花心上。

那种久违的喷射感终于来临,我再也控制不住,阀门一开,开始猛烈喷射。

当滚烫的子弹一喷进去,那敏感的花心深处又来了感觉,一股同样炙热的汁液再次从儿媳的花心里喷射出来,浇在枪头上,让我忍不住浑身一颤。

发射完,我并没有急着把马老二退出来,依旧恋恋不舍的趴在儿媳的身上,紧紧的抱住她。

我生怕这是一场梦,想要多存留一点回忆。

原本只属于儿子的女人此时正软绵绵瘫痪在我的身下,全身上下布满汗水,只剩胸部因呼吸而上下起伏着,眼睛由始至终都没有睁开过。

大概她也以为是梦吧。

她双手紧紧抱着我,就好像是我会跑了一样,脑袋就这样仰卧的我胸口上,下半身依旧和我的下半身紧紧贴在一起。

我也伸出一手紧紧的抱着她滚烫的娇躯,一手缓缓的轻抚她光滑的玉背。

没一会儿,我就听到儿媳传来平缓的呼吸声,显然是又睡着了。

可是现在怎么办?

我一时有些纠结起来,刚才的确是爽到了灵魂都要飞起,可是现在我却有些为难起来。

如果现在把儿媳叫醒的话,那我们刚才做的事情都全部都暴露出来。

我搂着儿媳的娇躯,久久也没有睡着,等天边露出鱼肚白时,我就急忙起来,穿着衣服拿上手机就出去跑步。

一直磨磨蹭蹭的到了天色大亮,不过临回来时,我却有些犹豫。

万一儿媳醒来发现她是在我的房间里那可怎么办?

就在我纠结再三时,拿在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我拿起来一看,发现居然是儿媳打来的电话,我的心里顿时一阵慌乱。

难道是儿媳发现了昨晚的事情?

现在怎么办?

我突然发现我的脑袋一时间变成了一团浆糊,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等到铃声响起的第二遍,我把心一狠,死就死!

我狠下心来把电话接了进来,可是我却不知道如何开口,难道是要坦白昨晚的事情?

不过我还没开口,就听到儿媳那熟悉的温柔的声音:“爸,你又出去跑步了吗?”

我一下子愣住了,她居然没有怪我?

还是说她……

见到我不说话,苏玥又轻轻喊了一声:“爸……”

“哎,我出来跑步了。”我急忙深吸两口气,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了?”

“没事,就是你回来的时候能不能带点早餐回来?”儿媳苏玥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的不对劲,依旧还是平常里和我说话的那种语气:“家里没什么吃的了。”

“哦哦,我一会儿回去的时候带些回去。”我急忙应了一声。

心里却始终没有弄懂儿媳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轻柔的道:“那爸你早点回来吧。”

挂断电话后,我再次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照理说,儿媳早上醒来发现不是在她的房间,应该也会想起什么的,可是现在却好像没事的人一样。

想了一会儿,也没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来还是回去一趟就知道了,我买了些早餐,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朝着回去的方向走。

到了门口后,我竟突然有些紧张起来。

我忍不住深吸几口气,努力平复了情绪,这才迈步走进屋里。

刚走进屋里,就看到儿媳站在她的房间门口。

一看到她,我竟有些慌乱起来,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些什么。

我突然发现儿媳脸色没有异色,一切如常。

“早餐我买回来了,你……先吃吧。”我居然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随口说了一声。

“好。”儿媳答应一声,也不知道怎么地,俏脸一下子红个彻底,连忙起身,低下头装作整理衣服。

“爸,我收拾一下就来。”

“那好,我先去冲个凉。”说完,我就匆匆走开了。

回到房间里,发现床上的被单居然都收拾干净了,屋里也没有任何的异味,看来儿媳还真是发现了什么。

现在该怎么办?

我浑浑噩噩的拿着换洗的衣服去了洗手间。

刚脱光衣服站在花洒下,我脑子里竟有浮现着儿媳刚才害羞的神情。

画面又不知不觉的换成昨晚她在我身下娇吟的样子,下面的兄弟就兴奋的乱跳。

我的大手不知不觉的又摸上了胯下的马老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次品尝到儿媳那美艳的酮体……

快速的又冲洗了下,拿起一旁平常穿的衣服套在身上。

看儿媳刚才那娇羞的样子,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吧。

我整理完毕后,鼓起勇气来到客厅准备吃饭,可是却看到早餐还摆在桌上,儿媳就坐在一旁,丝毫没有动过的样子,我不禁愣了一下,然后才缓缓开口:“玥玥,还没吃呢?”

儿媳身穿家居服,但却不是刚才的这身衣服,而且和她往常床的有很大的区别。

以往的衣服都是只露出两条白皙的胳膊,可今天这件几乎是半透明的白色宽大背心,领口大的出奇,半个白皙的胸膛都裸露在外面,袖口宽松,我毫不怀疑,只要她稍微动作下,里面的风景就一览无余,隐隐约约还能看到胸前那两个又大又白的肉球。

下身则是一条几乎只短到大腿中间的紧身短裤,又大又圆的屁股被包裹成桃型,就连小内内的勒痕几乎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胯下的马老二立刻受到眼前美景发出的信号,瞬间就贲张起来。

我顿时一阵尴尬,可是儿媳似乎并没有发现。

“强子呢?”我装着没事的人问道。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儿媳突然赶紧上前挽住我的手臂,把我拉到椅子上坐好,然后端过来一份小笼包到我跟前:“强子去上班了,我还是等着和爸爸一起吃吧。”

说着,她居然还走到我的对面,小手拿着勺子,然后伏下身子帮我盛了一碗粥。

这一刻,我的眼睛瞬间瞪直,本来那件衣服的领口就宽大,就算是不活动都遮不住她的胸膛,现在一弯腰,整个白花花的胸膛更是全露出来给我看个饱,更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她里面居然没有穿胸罩。

虽然我不知道她会不会看到我的目光,但是我几乎不舍得移开视线,张嘴咬住手中的包子,使劲咀嚼着,可是却不知道是个什么味。

心里不住的想:难道是她昨晚是故意的?

还是说她按耐不住寂寞,开始发骚了?

不过那对粉嫩的相思豆一看就是他妈的欠吸。

我一边味同嚼蜡般的咬着嘴里的包子,一边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看着儿媳的胸脯,一边还在脑子里不断想着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很快,儿媳就盛满了一碗粥,然后把碗粥放在我面前:“爸,这粥还是趁热喝的好,你别光顾吃包子,也趁热喝粥吧。”

我看着她那两座山峰颤颤巍巍向自己靠近,马老二瞬间就膨胀起来,把裤子顶出好大一顶帐篷,我怕儿媳看到我此时的样子,急忙碗粥,吹了几口就大口大口喝起来。

这顿早饭吃得我心不在焉的。

儿媳今早的表现,超乎了我的意料,本来我还以为会是雷霆般的怒火,但是现在看来,却像是故意在引诱我一样。

我越发的怀疑,她昨晚是不是故意走错房间的,真是个欲求不满的女人。

吃完早饭,我又开始去开始去上课。

因为我是个音乐培训班的老师,恰好今天有我的课程,因为单位离家有点远,所以我中午一般都是不回来的。

好不容易等到下午,我下班就直接回家。

刚打开门,就见到儿媳在拖地,身上的衣服也换成了一件超大的体恤,衣摆刚好遮住她那丰满的翘臀,也不知道有没有穿裤子,两条笔直笔直的长腿露出来,一双精致的小脚套在拖鞋里。

大概是听到我开门的声音,儿媳扭过头,我们两人的视线正好对上一快儿。

片刻后,她就急急的低下头去,轻声道:“爸!您回来了!”

我一边换鞋,一边有些尴尬的说:“嗯,回来了,玥玥你也不要太辛苦了,强子呢?”

“不辛苦,这本来就是我的事情。”儿媳冲我笑了笑:“爸你上了一天的课才辛苦,你先歇歇,我擦完了就去做饭,强子出差了,今晚家里就我们两人。”

说着,她也不顾我还在跟前,就在电视柜面前跪下来,撅着屁股,拿起一块小抹布地下的死角。

之前我还在想她有没有穿裤子,现在她一撅着屁股跪下来,我一下子就看到那蜜桃臀上只穿着一件黑色的蕾丝小内内,圆鼓鼓的翘臀暴露在我的面前……

由于那T恤太过宽大,我一坐下来,几乎就看到了她平坦的小腹,而且那两座硕大的山峰也若隐若现的。

我心里的燥热顿时跟涨潮的浪水似的,一浪接着一浪的翻滚着,呼吸也不禁变得急促起来。

黑色的蕾丝小内内根本包不住儿媳硕大丰满的翘臀,反倒把她的翘臀衬托得更圆更大,不知道她是不是有意的,一边擦着地,屁股还不断的扭来扭去。

而且两腿之间隐约还能看到一条缝隙,那是我做起疯狂开垦的地方,随着屁股越撅越高,我仿佛听到有道声音向我召唤。

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然后舔舔有些发干的嘴唇,双手有些颤抖,现在就想伸手使劲扳开这丰满至极的翘臀,然后把鼓胀的马老二塞进去。

脑袋里的理智似乎也在逐渐的离我远去,儿媳像是完全没察觉我一直偷看她一样,继续扭着屁股,慢条细理的擦拭电视柜下面的死角。

我感觉自己的心跳已经飙升到了极点,有些艰难的道:“玥玥,别太累着可,先歇一会吧。”

儿媳头也不回的道:“没事的爸爸,一会儿就弄完了。”

说着,她像是觉得自己的翘臀被这小内内勒得不舒服,居然腾出一只手摸到屁股上,手指勾起,拽起小内内边缘的一处,然后拉了下,又轻轻松开。

就在她松手的瞬间,我清楚的听到一声脆响。

啪!

尽管小内内上的松紧带只是轻轻一弹,可我却清晰的看到那蒜瓣一般的翘臀竟出现一阵毫无规律的颤动,看得我差点就走火入魔。

刚才我还只是有些控制不住,可是她不知道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这个动作,如同铁锤一样一下子击碎我心里所有的防线。

我脑袋嗡的一炸,已经不管其他的了,猛地上前几步,走到儿媳的身后。

刚走到她身后时,我突然起了坏心思,装着脚下一崴,嘴上哎哟一声,身子朝着儿媳摔去,坚挺的大兄弟瞬间就顶在了儿媳翘臀的缝隙之中。

儿媳顿时一惊,身子不由趴在地上,嘴里娇呼一声:“哎哟……”

“玥玥,你没事吧?”我故意问道,不过却不肯起来,儿媳翘起屁股趴在地上的这个姿势让我忍不住想起街头上交合的母狗。

“爸,我没事,你是不是摔倒了?”儿媳没有生气,反倒关心的问我。

我心里一阵狂喜,急忙道:“没事,可能是刚才跑得太猛,脚有些抽筋,一会儿就好了。”

我一边说着,一边紧贴在儿媳的翘臀上,硕大的马老二隔着裤子在儿媳两腿之间的缝隙里撩拨,这感觉爽得我几乎都要喷射出来。

“那爸你休息下……”儿媳一边说着,一边继续在地上擦拭,翘臀有意无意的蹭着我的下身。

我趴在她身后,闻着如花般少妇身上散发出的阵阵香味,心旷神怡,好不舒服。

胯下的马老二变得更加的膨胀,几乎都要把儿媳的小内内顶穿。

我的心跳迅速升上来,呼吸也变得无比急促,一股异样的快感在我体内肆虐。

儿媳缓慢地扭动翘臀,缝隙来回在马老二上磨蹭,却头也不回的道:“爸,你口袋里什么东西啊?硬邦邦的……”

我好一阵说不出来的舒服,心里暗道,这东西你昨晚不是才尝过了吗。

嘴上却说道:“哪有什么东西硬邦邦的?”

一边说着,我又一边挺动下身,在儿媳诱人的缝隙里磨蹭。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21603.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