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都没长的小嫩苞:舒服吗我再进来点

总裁用手指做扩张:南山军露大长茎

这回确定胸部没有肿块了。但这病还没算是彻底去除,以后要经常来找我复查,避免复发。还有以后生活作息什么的,一定要注意啊,尤其是……”

老胡前面轻松地说完,苏菲的神情本来缓和了一些,但他又拉长了声音,小妮子一下就皱起了眉头。

“尤其什么啊?”

文学文学

“就是不要和男人……做那种事。”老胡挠了挠后脑勺,表现地很不好意思。

“哎呀大爷,瞧您说的,我连男朋友都没有呢……”苏菲不好意思地涨红了脸。

她的话让老胡很满意。

“呵呵,你记住就好,多余地大爷也不说了。”老胡帮她整理好衣物,将她拉起来,两人又闲聊了一会,苏菲才回宿舍。

老胡没舍得洗手,几乎是舔着手心睡着的。

而苏菲回到宿舍,感觉心脏跳的很快,明明就是看个病而已啊,怎么会有这么异样的感觉?

她摸着自己滚烫的小脸,不可思议地入睡了。

第二天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在校园里遇到老胡,苏菲也不避开了,而是主动地打招呼,毕竟这是她的恩人。

老胡心情也很好,他一边关怀着苏菲,一边等一个好机会下手。

这块嘴边的肥肉,是不能轻易放走的!

这天,机会来了!

下午刚下课,苏菲就找到了老胡,神色十分焦急,以往她都是晚上才来的,怕别人看见了说闲话。

“大爷,您一定要帮帮我啊!”苏菲拉着老胡的手,眼泪汪汪的。

“怎么了小菲,你别着急,慢慢说。”老胡赶紧招呼着她坐下,没抽出自己的手,反而把她握的更紧了。

以前苏菲除了看病,是拒绝和老胡有什么亲密接触的,但这次,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没有逃避。

“是林松,我这几天都没有理他,他却一直缠着我,非要约我出去玩,还要带我去夜店!”苏菲眼神有些惊恐。

“那你不理他不行么?”老胡试探问,这种事往往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

“大爷,我没有找他也没有理会他,他一直给我发骚扰短信,还不停地给我打电话,后来我不理会他,他就开始恐吓我!”苏菲说着说着便哭了起来。

“今天晚上,他说一定要我去m2夜店,不然就每天来学校堵我,还会和其他人宣布我是他的女朋友!让别人都远离我!”苏菲继续说,越说哭的越凶。

“大爷你帮帮我吧,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我真的好害怕他乱来!”

“小菲你别哭了,有大爷在呢,既然你跟我说了,我就不能坐视不理!”老胡一拍大腿,脑子里已经有了主意。

“小菲啊,你听我说,晚上呢,你就照着他说的时间地点去酒吧!”

“啊?大爷,我不能去啊!”

“我跟你一起去!晚上我自有办法,你放心吧!”老胡给了她一个安定的眼神,让苏菲不要太恐慌,一切都有他在。

晚上九点半,老胡开了一辆奥迪A6 出现在学校门口,叫上苏菲一起去往m2酒吧。

“大爷,您这车……您可真是深藏不露!”在奥迪车上,苏菲眼神透露着惊讶。

老胡心中感慨,果真没有美女不喜欢豪车啊,这奥迪A6还不算什么豪车呢。

“现在这奥迪A6也不是什么宝贝喽,也不好意思经常开出来丢人现眼。”老胡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带,可是装的一手好比。

这车是他傍晚的时候临时租来的,租一天就花去他小半个月的工资呢!还有这身西服,也是去婚庆公司租的,但好歹他身强体健,穿上倒是挺合身。

“大爷,我可是头一回坐这么好的车。”苏菲心情放松了不少,但突然想到一会要见林松,她又紧张起来。

“大爷,一会我们到底该怎么办啊?”

“一会你就说我是你的男朋友,挽着我的胳膊,装作亲密的样子就行,其他的交给我!”老胡拍拍胸脯,说的很自信。

苏菲虽然有些迟疑,但已经到这一步了,也只能这样做了。

很快,他们到了酒吧门口,远远就看见林松出来“迎接”了。

一下车,老胡就把车钥匙给了服务生,服务生自然知道把车开去停车场。

话不多说一句,显得更有气势了。

“哟,小菲,这是谁啊?”林松看见苏菲紧紧搂着老胡的胳膊,阴阳怪气地说道。

今天他也没穿那身西装了,而是一身皮衣皮裤铆钉靴花衬衫,满满的流氓气息,身后还跟着几个小弟,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要多拽就多拽。

苏菲点点头,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看得林松很是气愤,但又不敢轻举妄动。

因为那天老胡弄得他手疼,到现在还没痊愈。

“什么?小菲,你竟然找了个门卫当男朋友!还是个老东西!你怎么想的啊?”林松故意说得很大声,惹得周围人都向他们投来异样的眼光,看向苏菲的时候也都是嘲笑和讽刺。

“小伙子,我早就跟你说过了,不要狗眼看人低。”老胡拉着苏菲坐下,翘起了二郎腿,从兜里掏出一支“中华”牌香烟点燃,气场非常强大。

“那天我都看到你穿着保安服值班了,难道你敢说你不是?”林松有些气急败坏。

“穿保安服是为了观察学校情况,恰好就被你撞见了。实不相瞒,其实我是学校的股东。”老胡眨巴眨巴眼,一副“我绝对没骗你”的样子。

林松顿时愣了,“放屁,不可能!”

和他一样惊讶的还有苏菲,来这之前,老胡可没这么和她说过啊。

林松那边说完了自己都心虚,看老胡刚才开着奥迪车,身上穿的也都是名牌,就连香烟也这么体面……莫非他真是学校的股东?

“呵,你不信我也不强求。”老胡耸了耸肩,无所谓的样子,倒真像那么回事了。

“但我可警告你,不要对我女朋友有任何非分之想,那天你也见识到我的厉害了,要是还想挑战一下,我可以奉陪到底!”老胡的语气陡然冷厉,眸光都变得像利剑一样尖锐,直插林松胸膛。

“你……”林松那天和他过招之后一直心有余悸,虽然两人没真的打起来,但这老头的实力的确不容小觑。

可这酒吧是他的主场,就算老胡有钱有势又怎么样,在美女面前,他不能轻易丢面子。

“你这老头真是放肆,兄弟们,给我上!”他一个招手,身后那三四个小混混就摩拳擦掌地朝老胡走来。

苏菲见状有些着急。

“你们别乱来,不怕我报警吗!”

“呵呵。”

“切。”

“无聊。”

几个小弟对她的话嗤之以鼻,都是有前科的人了,还在乎再进去一次么?

老胡站起身,安抚了一下苏菲,“宝贝别怕,有我在呢,谁也别想欺负你!”

温柔的承诺冲到了苏菲的心里,当场她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不知死活的老东西!”林松顾及男人面子,率先冲了过来,但很快被老胡一拳打倒地上,脑袋肿成了猪头。

接下来,老胡三拳两脚就把那几个人摔在了地上,一气呵成。

看着他们在地上惨叫连连,老胡面不改色心不跳,连喘气都依旧平稳。

苏菲眼睛里流露出满满的崇拜。

不知道是为了配合演戏,还是由心而发,她冲过去抱住老胡的胳膊,说了一句“老公你真厉害!”

老胡微微勾唇,志得意满。

“林松,记住我的话,不然下次就不是这么简单了。”老胡霸气地说完,带着苏菲扬长而去。

在车上,苏菲对老胡赞不绝口,老头子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他除了本事是真的,其余都是假装的。

回到学校,老胡又换回了自己的保安制服,变成了那个门卫大爷,但苏菲也没露出嫌弃的表情,让他还挺欣慰。

“大爷,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了!”苏菲激动地小脸通红,描述着之前林松的惨状,笑的合不拢嘴。

“都是应该的,这回他肯定不敢轻易招惹你了!”老胡拍了拍她的肩膀。

“嗯啊!这可都是您的功劳呀!”

“哈哈,你这孩子真会说话,我不过就是举手之劳而已。”老胡摆摆手。

年轻时他也不懂事过,很了解那些毛头小子的心理,有很多时候都是为了面子打肿脸充胖子,其实内心虚得很。

“大爷,现在像您这样的好人已经不多了。”苏菲感慨,“我从小生在农村,民风淳朴,也不懂得什么人心险恶,自从出来上大学,又在外面工作,遇到了很多困难,没有人会像您这样帮助我。”

她露出苦涩的笑容,看的老胡有些心疼,这也是个苦孩子啊。

“那你怎么不考虑找个男朋友呢?孤身在外,找个人陪你也不错。”老胡又试探。

“哎,说来话长,以前上学的时候有很多男孩追我,但我能看出来,他们并不是真的喜欢我,都是有所图,或许是觉得我漂亮,或许觉得我好睡。”苏菲这番话说出来,老胡有些心虚了。

“也不是没考虑过接受其中一个,但他们平时说的天花乱坠,一到我真有事的时候,就全都没影了。”苏菲无奈地说。

“没关系,那证明你还没遇到对的人,以后总会有的,兴许缘分就在身边呢。”老胡提点她。

他一开始就是贪图苏菲的相貌身材,但越接触,越觉得这妮子不错,还真有些喜欢她了。

但也因此,就越想得到她。

“大爷,还是你好,能给我一种家人的感觉!”苏菲突然拉住了老胡的手,眼里闪着亮光。

老胡定定地看着她,四目相对,谁都没有说话。

“傻孩子。”老胡自然地伸手把她揽到怀里,细嗅香气,沁人心脾。

他动作很轻,怕苏菲反抗,但没想到她竟然老老实实待在了自己怀里。

“大爷,咱俩这也算是忘年交了吧。”苏菲打趣。

“呵呵,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老胡笑的很傻,让苏菲彻底放下了防备。

又是聊到很晚,苏菲才离开。

老胡在心里暗暗盘算,照这样发展下去,没多久他就能抱得美人归了吧。

接下来一段时间,他们的关系日益亲密,老胡也经常给苏菲送些小礼物,出手很阔气。

加上他从没和苏菲兜过底,所以苏菲还真以为他是个隐藏的富豪了。

老胡心里得意的很,走路脚下都生风。

这天晚上,又有人来敲门了。

老胡以为是苏菲回来复查了,兴高采烈地开了门,才发现是另有其人!

来人是陈冰,和苏菲一个办公室,是一个系里的主任。

说起这陈冰,虽然四十出头了,但保养得很好,看起来就像三十多岁的小媳妇,别有一番成熟的韵味。

身材很是丰满,比苏菲还要有料,而且是个文艺女青年,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一股知识分子地优雅,有些小资格调,为人和善,但也有些清高。

对老胡这样的人,她是不屑理会的,怎么今天突然造访了?

“陈老师啊,您有什么事吗?”

老胡笑着问,很客气,但心里有些犯嘀咕,毕竟这时候也不早了。

“那个,我能进去说吗?”陈冰看看四周,确定没人后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问老胡。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老胡赶紧把她请进来,更是好奇了。

招呼着陈冰坐下,老胡关紧了房门,然后倒了杯热茶。

这陈冰不比小姑娘苏菲,听说她老公还是个大领导,他更不敢怠慢了。

“胡大哥啊,我来其实是有事请你帮忙。”陈冰喝了口茶,才缓缓道来。

“我听苏老师说,您会中医?”陈冰试探着问。

“啊?”老胡愣了一下,原来是苏菲这个大嘴巴啊,竟然把他会中医的事说出去了,这可怎么是好。

但他很快反应过来,“嗨呀,这事啊,我没事逗她玩的,您别当真,我就是个看门的,哪里会什么中医,不会不会。”

老胡连连摆手,说的像真事,但陈冰一脸不信,“胡大哥,您就别骗我了,她都跟我说了,前阵子胸部肿块不就是您治好的么!”

陈冰的语气很认真,搞得老胡都晕菜了。

话说到这份儿上了,他也只能承认了。

“陈老师,我确实会一点,但都是皮毛。”

“胡大哥你就别谦虚了!我真的是想让你帮帮我!”陈冰放下水杯,突然抓住了老胡的手。

接下来半个多小时,陈冰抽泣地讲述了自己的不幸。

她和老公结婚多年,一直没有怀上孩子,为此很是苦恼。

一开始还好,但现在她人老珠黄,已经步入中年,就更是着急了。

老公这几年对她漠不关心,婚姻生活一点都不幸福。公婆也总拿孩子说事,说她占着鸡窝不下蛋,有时候骂的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没有孩子让她在家里一点地位都没有,甚至婚姻都岌岌可危,她更害怕地是老公在外面找小三!

“那你们就没去查查?现在医疗这么发达,总会有办法的吧。”老胡说。

“哎,说到这个就更让人绝望了!”陈冰叹气,“大医院跑了很多家,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我们都去过了,但给出的结论只有一个,说我们压力太大,精神紧张,身体没什么毛病,只要顺其自然就会有孩子。”

“这算什么结论啊?”老胡突然觉得那都是一帮庸医。

“对啊!所以我这次来找您了,您就给我看看吧,我实在是太想要个孩子了!”陈冰热泪盈眶,看的老胡心里痒痒。

这陈冰风韵犹存,哭起来更是梨花带雨,比苏菲多了一些熟女的味道。

老胡递给她纸巾擦干眼泪,心里已经有了歪心思,但她不比苏菲那种小姑娘,能轻易被忽悠吗?

“这个……陈老师,我医术不精,只能给你试试,但不能确保一定能成功啊!”老胡说话很谨慎。

“没关系没关系,胡大哥不瞒你说,只要有一点希望我也要尝试,死马当活马医了!”陈冰决心很大。

“好,那我还得问问你一些私事,希望你能如实相告啊。”

“没问题!您尽管问。”

“你们平时的夫妻生活和谐吗?”他这是纯属瞎问,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哎,这个说来真是太难为情了。从结婚到现在十多年了,一开始次数倒是挺多,但每次他都……时间特别短。”陈冰越说声音越小,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到了现在,更是没次数也没质量了……都怪我人老珠黄,已经无法吸引他了。”陈冰越说越伤感。

“不啊陈老师,你保养得这么好,身材也很好,是咱们学校数一数二的美女老师了!”老胡这是实话实说,但陈冰没什么反应,上了年纪就是不够自信。

“胡大哥你就别夸我了,哎,说起我老公那方面,为了延时增强,药也没少吃,就是没什么效果。说句不要脸的话,在这事上,我从来不知道什么叫高潮!”

老胡一听,原来是个欲求不满的女人的!他的机会来了!

“这都是成年人的正常需求,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老胡拍拍她的手,皮肤还很细嫩呢。

“那你有没有考虑过,是你老公的身体不太好,所以导致种子质量不好,才难以有孕呢?”老胡进入了正题。

“有啊!但是我从没敢提出来过,怕他伤了自尊心,毕竟没有哪个男人愿意承认自己不行啊……”陈冰擦了擦眼角,看得出来这些年她过得真不好。

老公有钱有势又怎样,夫妻生活不和谐,感情也是容易出问题啊。

“那倒也是,你这样也是因为爱他,但他自己知道吗?”老胡句句说到点上。

“但愿他能知道吧,反正我是不敢说出来的,所以只能从自己身上找问题了。”陈冰径直脱掉了外套,惹得老胡眼前一亮。

接着她又激动地说,“胡大哥,我就是想让你帮忙看看,我还能生不?”

老胡沉默,上下打量了一番,这已婚女人就是不一样,胸围大了好几个尺寸,但还依然饱满坚挺!

“你真的这么想要孩子?”老胡挑了挑眉,摸着下巴装作很为难的样子。

“对啊对啊!我做梦都想有个孩子啊,要是我没问题,那就还有机会,但如果是我不能生了,那我这段婚姻,恐怕也是保不住了。”陈冰叹了口气。

“你别急,我帮你看看再下定论。”老胡坐到一边,让她伸出胳膊来,装模作样地把了把脉。

五分钟过去了,老胡还是闭着眼不说话,微微皱眉,这可把陈冰吓坏了。

“胡大哥,我这病真的很严重吗?”

“你别急,我还有些话要问你。”老胡抓了抓耳垂,刚才这五分钟,他已经把说辞都想好了。

“陈老师,你之前可是流产过?”

“这都能看出来?”陈冰有些惊讶,她刚才忘了提这件事,但老胡自己就知道了。

“嗯,能感觉到你体内虚寒很重啊,阴郁之气结在子宫处,阻止你受孕啊。”老胡沉沉地说。

“哎,我刚结婚的第二年,确实怀上过一个孩子,但后来莫名其妙就没了,虽然我好好养着身体,但再也没怀过。”陈冰重重叹气,突然又拔高了声音,“胡大哥,难道就因为这个,我再也不能有了?”

“不会的,我查看了一下,并没那么严重,但也不容小觑。”老胡将她的手腕反过来,手指比划着其中一根血管往上滑。

“你看,这根血管连接着你的子宫,它是乌青色的,足以见得你宫内寒气太重,就算卵子受精,也难以着床。”老胡一本正经地瞎扯。

其实人的血管颜色本就各色各样,和体质有关,但和什么宫寒完全没联系。

这么一扯,可把陈冰唬住了,那些大医院的医生都没提过这个啊!

“那我可怎么办啊胡大哥!”陈冰反握住老胡的手,眼看着眼泪就要掉下来了。

“要想治病,我们就得先弄清楚病因。这宫寒多数是由于外来之寒邪或者是人体脾肾阳虚所生之内寒停滞在女性胞宫,使胞宫的功能受损。”

“而女子不孕的病症也有很多,有的是输卵管堵塞,还有的是子宫发育不完整,有内分泌失调的,也有的是因为性交激素不够多……”说到这,老胡故意拉长了声音。

“你现在月经量怎样?”正当陈冰听得入神,他突然发问。

“啊,那个……不是很多……”陈冰支支吾吾的,小脸瞬间通红。

虽然见过很多医生了,但和一个门卫探讨这种隐私问题,还真不好意思。

“是不是形如豆沙,继则鲜红?而且每次月经前一周先有头部作痛,随之乳房作胀,直至月经走后才有所缓解?”老胡一连串发问,彻底把陈冰说服了。

“胡大哥,你就说怎么治吧。”陈冰看着老胡就像看着救命恩人。

“你要先驱逐一下宫内的寒气,什么海鲜类生冷类的食物都不能吃了,坚持喝补气血的红枣啊枸杞啊,晚上要拿生姜水泡脚,一定要出汗才行。”这方子是他随口编的,有没有用他不知道,反正不会死人就对了。

“你坚持上一个月,看看月经有没有改善,然后来找我复查。”最后老胡敲定了。

陈冰赶紧点头,把他刚才的话都记了下来。

“胡大哥,真是太感谢你了!你这么能耐,在这里当门卫真是太屈才了啊!”陈冰很可惜的说着,老胡一笑而过,显得格外潇洒,“我喜欢这种闲心的日子,挺好的。”

“嗯……”见老胡自己这样说,陈冰只好点点头,拿着方子兴高采烈地离开了。

接连两天,听说学校教务大改,老胡一直没有看到苏菲,也没看到陈冰,想必她们都很忙。

与此同时,他还听到一个很不好的消息!

陈冰这个大嘴巴,竟然到处和人说他会中医,而且医术很精湛!

导致那些教职工都来问他关于养生健康的问题,搞得老胡头都大了,悔不当初。

这天,老胡正值班呢,有学生跑过来大喊,“篮球场有人打架了,快打死人了!”

一听这个,保卫处处长赶紧派他们几个保安去看看,老胡首当其冲跑到前面。

来到篮球场,两拨年轻小伙子正在激烈撕扯,谁也不让谁,个个都鼻青脸肿的。

“都给我停手!干嘛呢你们!敢在学校里打架,都想被处分是吗!”老胡是保卫处的得力干将,虽然上了年岁的,但说话比较有分量。

都是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年轻气盛,谁在这个时候停下来谁就丢了面子,所以没人理会他,继续互殴。

“都聋了是吧!”老胡吼了一嗓子,简直震耳欲聋。

周围慢慢聚集了很多学生观看,老胡听到是中文系和体育系的学生为了占篮球场才吵吵起来,继而变成了打架,又演变成了群架。

与此同时,还有不少人对老胡指指点点,说他没用,根本管不住这些小伙子。

一听这个,老胡彻底恼了,一个箭步上前,抓住正在打架地两个人,毫不费力地就把他们扯开了。

然后直直站在他们中间,“打什么打,要打滚回家去打,这里是学校,不是你们撒野的地方!”

“臭老头,你管什么闲事!”一个身穿球服的学生嚷嚷,他比老胡高出一个半头,体格也是老胡的两倍,很是猖狂。

“臭小子!我看你真是欠管教!”老胡一个横踢脚就踹到了他的腿窝,那学生只觉大腿一酸,踉跄地跪到在地上。

顿时,哄堂大笑,赢得满堂彩。

“大爷好样的!”

那学生觉得自己很丢人,站起身一把抓住老胡的衣领,“臭老头,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竟然敢打我!”

“你干什么呢!竟敢挑衅教工人员!”老胡的同事在后面大喊道,但谁也不敢上前,因为这小子实在太壮了。

老胡也不怪他们,毕竟都是三脚猫的功夫。

“小子,做人要低调,刚才那一脚,是教育你要尊敬老人!”老胡淡定地说道。

“放你娘的屁!”

“砰!”他刚骂完,就感觉胸口一疼,瞬间撒开了老胡,踉跄着倒下去,呼哧呼哧地躺在地上喘气。

“这一拳,是教育你要讲礼貌。”老胡擦了擦手,冷眼看向那几个男生,他们害怕地一溜烟全跑没了。

“散了吧散了吧,别看了,赶紧去上课。”老胡对周围的学生摆摆手,自己在原地整理了一下器材。

等到同学们都走的差不多了,他才捂住胸口坐下,猛喘了几口气。

果真是年纪大了啊,不服老不行,要搁以前,他绝对气都不带喘的。

正擦着汗呢,突然头顶上传来个声音,“大爷你刚才可真威风,快喝点水吧。”

一抬头,是赵雅丽。

“哟,雅丽啊,谢谢你。”老胡也没客气,接过来喝光了。

这时候老胡心里暖暖的,没想到还有个人惦记自己。

以为赵雅丽会很快走开,她却径直坐了下来,和老胡聊天。

“大爷,你刚才打的可是咱们学校的楚霸王啊。”赵雅丽在他耳边小声嘀咕。

“呵,这么厉害,还楚霸王?”老胡勾唇一笑,没当回事。

他也是从这个年纪过来的,男孩子装比就那点事。

“对啊,他姓楚,他爸是个大老板,财大气粗,人长得又高大,在学校里经常横行霸道,所以同学们都叫他楚霸王。”赵雅丽很热心地给他解释。

“呵呵,没关系,大爷既然敢教训他就不在乎那么多。”老胡说的是事实,反正他孤身寡人,什么也没有,也算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在小姑娘面前,可不能丢面子啊!

“大爷你可真男人!”赵雅丽冲他竖起了大拇指。

“大爷,你身体怎么这么好啊,那些年轻小伙子都比不上您!”赵雅丽好奇地问,看起来老胡也有四十多岁了,怎么这么矫健?

“都是年轻锻炼的好,身子骨硬,不过现在也不行啦,和年轻时候没法比。”老胡抬头看了看蓝天,一晃都过去二十多年了,想当初他二十岁的时候,可是横扫十里八乡无人能抗啊。

“大爷您就别谦虚了,不然让那些弱鸡听到了该多难受啊。”赵雅丽笑地格外灿烂,惹得老胡也跟着笑。

两人又说笑了一会,赵雅丽突然说要加老胡的微信,方便以后联系。

“丫头,我也不会你说的那个玩意啊。”老胡挠了挠后脑勺,他虽然有部手机,但不怎么玩网络,也自然不会什么交流软件。

“没关系啊,我帮你下载,然后教给你怎么用,以后咱们就可以经常聊了。”赵雅丽很是热情,老胡也只能照做了。

很快,赵雅丽帮老胡下载了微信,又帮他注册了用户。

还用“周润发”的照片做了头像,因为她觉得老胡的行事风格很像发哥,潇洒霸气!

“你看,点这个这个,咱们就能聊天啦。”

“丫头,我不会打字啊,也不怎么会用拼音。”老胡说出来觉得有些丢人,都怪以前没好好上学,没文化!

“没关系,你可以直接和我发语音,点这个就行。”赵雅丽一点都不嫌弃他。

老胡虽然脑子笨,但有了小美女教学,学的也很快,不仅会发消息了,还会发朋友圈了。

他决定回去要练练拼音打字,不能让小丫头看扁。

两人继续聊了一会,赵雅丽该去上课了,临走时看老胡的眼神很不舍。

因为这件事,老胡在学校里成了名人,很多学生见到他都打招呼,只因为他揍了楚霸王。

赵雅丽也经常找老胡聊天,说一些自己的烦心事或者开心事,老胡觉得她活泼可爱,也没那么闷。

一来二去,两人关系很是不错。

老胡知道,这小妮子是崇拜上自己了,从她的言行举止就能看出来。

不由感慨,这世道小姑娘真好骗,所以才会有那么多渣男和坏人吧。

这天赵雅丽又来找老胡聊天,无意间谈到了自己的感情,虽然不再喜欢前男友,但毕竟是曾经付出过的,所以在心里还念念不忘。

情到深处,老胡也回忆起自己的往事来。

他对赵雅丽说,“我二十岁那年啊,喜欢上本村一个姑娘,那一头乌黑的长发,走路都生风,黑黝黝的大眼睛特别明亮,仿佛一眼就能把我吸进去。身段窈窕,长得也娇小,很多人都喜欢她。”

“我家里穷,她看不上我,但我也不死心,总是悄悄地跟着她。”老胡回味起那个女孩,也是心潮澎湃。

“那后来呢?她有没有接受你?”赵雅丽靠近老胡,听得入迷。

“她是隔壁村的老师,有一次我悄悄跟着她回家,结果在半路上她遇到了歹徒,不仅要劫财还要劫色!”老胡情绪变得激动起来。

“我当时还犹豫了一下,究竟是救还是不救?如果我冲出去,她肯定能猜出来是我尾随她,但如果不救……”

“最后,我还是冲出去了,把那歹徒打的爬都爬不起来,然后骑车带她飞快地跑回了村里。”说到这,老胡还有点心惊胆颤。

“就在那场打斗中,我的胳膊被刀划伤了,现在还有个疤呢。”老胡撸起袖子给赵雅丽看,果真有一个三厘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22818.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