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宠h高袜桌下交:古风禁忌高H

老师撩起裙子让我插:灼热贯穿她的紧致

宋雪被他吓唬到了,赶紧脱了裙子,眼见着孙春旺不满意的样子,又脱掉了丝袜和底裤。

“这样总行了吧?”

文学文学

她脸红着问,不敢看孙春旺的眼睛。

“嗯,我看看。”

孙春旺走过去,自然地分开了她的双腿,眼见着那一片柔嫩,下半身突然紧绷起来。

他一张老脸凑得很近,灼热的气息喷洒在那处,宋雪忍不住捏紧了衣角。

“宋小姐,我要开始检查了啊,如果有什么冒犯的地方,你体谅一下。”

孙春旺咽了咽口水,若有其事地嘱咐。

“嗯,好。”

宋雪虽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就觉得非常羞涩,索性直接闭上了双眼。

眼不见为净。

孙春旺看她这么配合,胆子也越来越大,直接上手在她的身上拨弄起来。

昨晚本就欲求不满,现在被男人这样一玩弄,宋雪整个身子都颤了颤。

孙春旺没想到她这么敏感,看样子还以为是个纯纯玉女,没想到却是个欲女!

这倒是正合他的胃口!

躺着躺着,宋雪只觉得下身挤进去了什么东西,稍微一思虑,便知道那是老医生的手指!

一瞬间,她感觉羞辱又刺激,浑身酥麻起来。

连她自己都没想到,竟然会被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碰出感觉来,看来这具身子真是干涸太久了。

但她不敢有什么剧烈反应,害怕在孙春旺面前丢人。

孙春旺也算是阅女无数,自然而然知道她在想什么,于是趁虚而入,直接伸进了她的上半身。

“宋小姐,中医讲究气血相通,你不要介意啊。”

孙春旺直接揉捏起来,像是中医按摩一样给她搓弄,宋雪身体越来越敏感,被他这么上下其手,感觉自己都快死掉了。

她意识到自己被调戏了,但孙春旺手法娴熟,让她非常舒服,简直不舍得停下来。

十几分钟后,孙春旺的裤子已经鼓地不行了,于是想进一步治疗。

宋雪朦朦胧胧看到他的异常,赶紧借口家里有事起身,穿好衣服就出了房间。

随后让孙春旺拿了点药,便匆匆回家了。

一回家她就冲进浴室洗刷自己的身子,有种对不起赵赫的感觉。

被冷水冲激过后,她冷静了很多,赶紧躺下看电视转移注意力,连饭也没吃。

晚上赵峰很晚才回来,他去参加了初中同学聚会。

饭局上大家嘻嘻哈哈,但他却一点都不高兴,吃完饭也没跟大家一起去唱歌,而是独自回了家。

原因很简单,就是那些男生都带着女朋友,而且一个个身材都很好,发育地非常成熟。

喝了点酒后,有几对直接在酒桌上就开始动手动脚,看的赵峰眼热极了。

回家后,他一头钻进了自己的房间,开始找那种羞羞小文看,脑海中想象着宋雪的美妙身躯,将昨晚大哥的位置想成了自己。

用手发泄一顿后,他还觉得浑身燥热难耐,于是趁黑朝宋雪的卧室摸了过去。

要是平常他绝对不敢这样,但今天受到了同学刺激,还喝了点酒,他索性豁出去了。

如果被宋雪斥责了,就当做是耍酒疯了。

此刻宋雪已经睡熟了,根本没意识到有人进来,赵峰将她被子掀开,一片美好的景象映入眼帘。

宋雪穿了一件深V吊带裙,长度只到肚皮,下面也只有一件透明的蕾丝小裤裤,勉强能包裹住她的那处。

随着她的呼吸,饱满的胸脯上下起伏着,赵峰借着月光看这美景,鼻血差点流出来。

怪不得能把大哥迷得死死地,简直比小电影里的女主角还性感!

头脑中的冲动让他将宋雪的两腿大大分开,自己挺着鼓鼓囊囊地裤子上了床。

望着小小的蕾丝底裤,赵峰有点无从下手。

他咽了咽唾沫,颤抖着手朝它摸过去。

被这么一摸,宋雪已经有了一点意识,但还没完全清醒。

朦胧间看到赵峰跪在自己的双腿前,还以为是自己夜有所梦。

可随着身下一凉,她才猛然清醒,赵峰竟然把她的底裤脱下来了!

她心里一麻,不知道要不要阻止赵峰的动作,既觉得尴尬,又有点期待他会做出什么。

赵峰脱掉她的小裤裤后,并没有着急动作,而是仔细地观赏起来。

看着那粉嫩的地方,他有点好奇,于是伸出手心上前抚摸。

似乎怕弄醒宋雪,他的动作非常轻柔,让宋雪有了一种被怜爱的感觉。

不似赵赫那么火急火燎,也不似白天孙大夫的调戏逗弄,这种细腻的感觉直击心脏,让她心潮澎湃。

“嫂子,嫂子……”

赵峰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但宋雪却不敢回应,如果现在两人对视上,应该会很尴尬吧。

“嫂子今天怎么睡得这么死?”

赵峰小声嘀咕了一句,随后动作开始大胆起来,他虽然未经人事,但也看到很多理论知识,知道该怎么对女人行动。

于是渐渐的,将手指伸进去,像孙大夫一样活动起来。

“奇怪,怎么直接是湿漉漉的?”

他感觉到手指被温热包裹,惊讶地出了声。

书上和电影里,都是要好一阵子那里才会湿润,怎么宋雪这里直接……?

看来真是饥渴太久了?

大哥昨晚没能满足她吗?

另一边,宋雪听到赵峰嘀咕后,脸色一下红起来,幸亏光线太暗不会被看到。

又套弄了一会,赵峰终于激动起来,他拿起自己的本钱靠前,对准了宋雪的秘密地带……

彼此触碰到一起的瞬间,宋雪仿佛触电一般,她很想要赵峰继续下去,但却及时推开了他。

“小峰!”

宋雪从床上坐起来,拿起被子将下半身紧紧盖住。

她虽然有很强烈的渴望,但是也没糊涂到那个地步,赵峰可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是她老公的表弟!

赵峰被突然推开,着实被吓了一跳,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将宋雪压在了身下。

既然已经被发现了自己的意图,干脆就这样做下去吧,等生米煮成熟饭,宋雪就不会说什么了。

宋雪被赵峰高大的身子死死压住,眼见着赵峰就要拿着巨大的家伙往那里塞,她情急之下大声喊了起来。

“小峰!你不可以这样!”

然而,这对意乱情迷的赵峰丝毫没有用!

“啪!”

一道清脆的声音在室内响起,赵峰捂着脸愣在了原地,宋雪气喘吁吁地看着他,眼眶微红。

这一巴掌,让赵峰如梦惊醒,他方才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又羞又恼。

“对,对不起!嫂子!”

他提起裤子落荒而逃,剩下宋雪孤零零地躺在床上,眼泪悄然滑落。

赵峰从小被赵赫惯着长大,一直都是个很好的孩子,也从来没挨过打,可是她刚才……

真是太冲动了!

推开他不就足够了吗,为什么非要动手呢!

可她刚才要是不及时动手,很可能就会被赵峰强行……如果两人真做了点什么,怕是她以后会更后悔!

情绪逐渐平静下来,宋雪开始担心起赵峰来,毕竟他还只是个青少年,容易有性冲动也很正常。

长嫂如母,她又作为一名教师,应该对此好好引导才对,不应该一再地放纵他……

万一他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该如何是好?

宋雪很想过去看看赵峰,但又有点置气,于是在自责和愤怒中纠结了一夜,直到天亮也没能入睡。

第二天,宋雪上班仍旧无精打采,课堂上她给学生上课时脑子总会想起自己打赵峰那一巴掌时的情景,赵峰捂着脸羞愧又委屈地走开的样子一直在她眼前晃,弄得她心神不宁。

她担心赵峰会因此而受影响,想去看看赵峰又觉得拉不下脸,因为她自己心里也觉得有些委屈。

就这样一天昏昏沉沉下来,下午放学后宋雪回到家里。

她以为赵峰也已经放学回家了,却不料家里根本没人,为了表示歉意,宋雪亲自下厨做了几个赵峰爱吃的菜,想等他回来后和他好好吃顿饭,饭桌上好好谈一谈,就此消除两人之间的尴尬和误解,但左等右等,赵峰就是不回来。

这边,原来赵峰也是一整天都心情不好,然后放学后他和几个平时要好的朋友一起出去玩了。

那几个朋友私下里都比赵峰要开放一些,他们早就不是处男了,他们看出赵峰心情不好,便说要带他出去潇洒潇洒。

赵峰被他们带着来到酒吧,几个朋友点了几个陪酒女郎,一人一个,陪酒女郎们都很放得开,一边陪他们几人喝酒一边和他们开着带颜色的玩笑,逗得那几个朋友不断地哈哈大笑,时不时地还会摸上陪酒女郎一把,捏捏她们的屁股,亲下她们的脸蛋等等。

但赵峰却对这种女人没有兴趣,虽然他一直在极力控制自己不去想宋雪,但他的脑子就是不听使唤,一直浮现出宋雪躺在床上穿着小吊带和小内内的诱人画面。

因明天是周末,不用上学,所以几个朋友提议晚些回家,这一玩就玩到了十二点。

凌晨一点时,赵峰才和他们分开回到家里。

回到家里,开门,走进客厅,因为客厅和餐厅相连,赵峰一眼就看到了摆在餐桌上的三菜一汤。

番茄炒蛋、鱼香肉丝、红烧肉、芦笋肉片汤……全是自己爱吃的啊!

赵峰也瞬间就明白了这些菜都是嫂子专门为他做的,可惜他这么晚才回来……嫂子一定坐在这里等了他很久吧?霎时间,赵峰心里感到有些难受,仿佛心口被什么东西堵上似的。

赵峰有心想去宋雪卧室看看她睡了没有,但刚走到她卧室门口一下子又想起昨天夜里那一巴掌……他把已经抬起想敲门的手放了下来,又感觉自己有些灰溜溜地,他走回自己的卧室关上门睡觉。

而此时宋雪躺在床上,其实她并没睡着,她心里一直在惦记着赵峰,当等了半夜终于听到门响知道是赵峰回来了时,不知为何,她的心里竟如小鹿乱撞般的感觉。

接着,她又听到赵峰在餐桌前待了一会儿,然后又走向她的卧室,她以为他会推门进来,她一直在等,却没想到,他竟是离开了。

宋雪心里一阵失望,可是,她又问自己,昨晚不是自己亲手打的他吗?自己打他的目的不是为了让他跟自己划清界限,从此安安分分的吗?既然如此,自己为何又要等他?

真是矛盾啊!宋雪心里胡思乱想,想得脑袋有些疼,就这样,她一边想一边慢慢睡去。

由于睡得太晚,第二天又是周末,宋雪直到中午十二点多才醒过来,而赵峰也一样过周末,加上昨晚睡得又晚,所以,他也是一直睡到中午才起床。

这边,宋雪穿好衣服从房间里出来,刚走到客厅里,没想到正碰上打着哈欠从自己卧室里走出来的赵峰。

此时二人相对,眼神对视,都是一样的尴尬和别扭。

“早……嫂子。”赵峰到底是男孩子,脸皮厚,过了片刻,他主动跟宋雪打招呼,但当叫道“嫂子”二字时,他心里不由得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不知怎么的,他脑子里瞬间就想起曾经看的黄色书刊上“好玩不如嫂子”那句话来。

“早,小峰。”宋雪回复说,“你还没吃早饭吧?我去给你做饭,你等会儿。”

宋雪说着就向厨房走去,昨晚她精心做的一桌子菜赵峰没吃上,今天她要再做一次,一定要让他吃上自己做的菜。

“哦,嫂子,不用重新做了,我昨晚看到还有很多菜都没动,把那些菜热一热就可以了。”赵峰赶紧在后面跟着也来到厨房。

还真是个贴心的孩子,宋雪心想,而这样一想,她就更觉得自己前天晚上那一巴掌打得有点太过分了。

“那怎么行?不能吃剩菜的,剩菜对身体不好。”宋雪说着就要从餐桌上把那几盘剩菜端起来倒掉。

赵峰赶紧过来阻止:“嫂子,不要浪费了,没关系的,只剩了一晚不碍事的。”

赵峰这样说,宋雪心里便更加歉疚了,想想公公婆婆去世得早,赵峰跟着他哥哥赵赫两个人一起相依为命长大不容易,他们更是从小就学会了节俭生活的好习惯,而自己既然嫁给了赵赫,就得把赵峰既当弟弟又当儿子对待,得好好疼他才是。

可那一巴掌……哎,宋雪心里后悔得要命。

“不行,你正在长身体,身体发育要紧,绝对不能吃剩菜,要不这样吧,这些剩菜我来吃,我给你重新做新的。”宋雪说。

赵峰不知该说什么了,他心里也在懊悔,懊悔自己那晚不该对嫂子有那种想法,他觉得自己真是太不懂事了,嫂子一直对他都挺好的,他怎么可以对她那样……

“嫂子,我……”赵峰想对宋雪道歉,但话到嘴边又不知该什么说出口。

“怎么了小峰?”宋雪问。

“哦……没……没什么……”赵峰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宋雪重新给赵峰熬了米粥,炒了个青菜,然后就着昨晚剩的几盘菜,两个人坐在餐桌前开始吃饭。

饭桌上,两个人一度十分尴尬,宋雪想对赵峰道歉,说自己那晚不该打他,而赵峰也想对宋雪道歉,想说自己太不懂事,不该对她有那种想法,但两个人却谁也开不了口。

“来,多吃点青菜,补充维生素。”宋雪给赵峰夹新炒的那盘青菜。

“谢谢嫂子,你也多吃点。”赵峰也给宋雪夹那盘菜。

宋雪却一直在吃剩菜,而赵峰也同样,他们两人都想让对方吃新炒的菜,而自己就多吃剩菜。

一顿饭就这样在尴尬和不自然中吃完。

吃完饭后,赵峰出去找同学玩了,而宋雪在家洗衣服,收拾家务,下午就这样过去。

晚上,可能赵峰是怕跟宋雪在一起尴尬,所以他又玩到了很晚才回来,宋雪也是一样的心理,她也觉得现在自己和赵峰在一起相处有些怪怪的,所以两人能不碰面就不碰面,等赵峰回来时她早就乖乖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睡觉了。

第二天,两个人还是这样尴尬地相处着,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好几天。

几天后,一个下午,两个人都从学校回到家,宋雪买了一些水果,亲手削了个菠萝递给赵峰,赵峰接过菠萝,咬了一口,觉得非常甜,他冲着宋雪笑了,宋雪也笑了,而就是这一笑,不经意间两个人竟又和好如初了。

“嫂子,那天晚上,是我错了,我不该……咳咳……不该对你有那些不好的想法。”赵峰第一个开口道歉。

“不,小峰,都怪我,你再怎么说也还是个孩子,怪我没把你教育好,再说,我实在不该打你,不管怎样,都是我的错,你不要和嫂子一般计较才是……”宋雪也道歉说,她的脸有点泛红。

“嘿嘿,嫂子,我根本就没怪你。”赵峰一边啃菠萝再次说道。

“那就好,快吃吧。”宋雪用手去摸了摸赵峰的头,把他额前的头发往他脑后捋了捋。

就这样,二人前嫌尽释,关系恢复。

这天,下班后宋雪洗衣服,赵峰回家后就主动过来帮宋雪一起洗。

“小峰,你去写作业吧,我自己洗就行了。”宋雪谦让。

“没事的,嫂子,你不用和我客气,劳逸结合嘛,我也该干点活让脑子休息一下,嘿嘿。”赵峰笑着说。

“你这孩子,还挺会说。”宋雪便不再让了,反正有人帮自己干活儿自己总能轻松些。

正值夏天,衣服本就穿得少,宋雪这会儿上身穿了一件雪纺半袖,雪白的脖颈和胳膊都在外露着,腰间也有一些肉时隐时现,露出来时就是雪白雪白的,被衣服盖住时也是半透明的,因为雪纺衣料又薄又透。

她下身穿了一条牛仔裤,牛仔很厚,但牛仔却能很微妙地把宋雪的好身材给衬出来,宋雪的腰很细,胯比较宽,大腿有力,小腿细长,这种身材是男生非常喜欢的,性感又窈窕。

赵峰的眼睛根本就离不开宋雪的身子,虽然他一直在帮宋雪洗衣服,但眼睛却是一刻不停地盯在宋雪身上的。

其实对于赵峰对自己的注意宋雪当然知道,但她却并不太在意,因为她长得漂亮身材好,平时不管在哪里都是人们注意的焦点,所以对此她早就习惯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衣服洗得差不多了,宋雪却一不小心把水盆里的水溅了出来,把她的衣服都溅湿了。

“嫂子,你的衣服都湿了。”赵峰的手很自然地摸上宋雪的衣服,摸了摸上衣,又摸了摸裤子。

当摸上衣时,他的手摸到宋雪腰上和胸间,因为宋雪腰上的胸间的衣服都溅了很多水渍。

但摸衣服本是正常,可赵峰的手却摸到了宋雪的肉,腰间还好些,当摸到宋雪胸前的肉时,赵峰心里不由得又有了一阵冲动。

宋雪这时又把赵峰当小孩子看待了,便没在意。

而赵峰摸宋雪的裤子时,摸到了大腿上,他心里又痒痒的。

“嫂子,穿湿衣服容易感冒,你快去换身衣服吧,这里就交给我吧。”反正衣服都洗完了,就剩下甩干了,赵峰对宋雪说。

“好吧,小峰,辛苦你了哦,一会儿我给你做好吃的好好犒劳犒劳你。”宋雪说着就去自己卧室换衣服了。

这边,赵峰把衣服都放进洗衣机的甩干桶里甩干。

过了好几分钟,见宋雪还没出来,赵峰便想去叫宋雪,因为衣服都甩好了,该去晾上了。

走到宋雪卧室门口,卧室门没关,开着一条缝儿,赵峰本想敲下门的,但好奇心驱使他趴在门缝儿往里看去。

这一看原来宋雪就在里面换衣服,只见她此时刚把衣服脱完,雪纺上衣和牛仔裤都脱了下来,她正在解胸罩的扣子。

看起来她的胸罩的扣子有些难解开,怪不得她在房间里待这么久都没出去呢。

宋雪专心在解胸罩的扣子,赵峰真想冲进去帮她解,但一想到前阵子发生的事,他又退缩了,便只能站在门口看。

又过了两分钟,宋雪才把胸罩的扣子解开,然后把胸罩扔到床上,她去衣柜里找新的胸罩,她这一转身,赵峰便看到了她的胸部,而且不是全部看到,是半侧面,也就是正好在赵峰的角度能看到宋雪的胸部傲然挺立着。

其实前阵子赵峰已经看到过宋雪的胸,但当时她是躺在床上的,躺着的话就显得胸有些软趴趴的,现在她站着,胸就十分的坚挺。

而且,她胸前的小草莓更是红润,就那样在那里挺立着,像一个花骨朵一样,又好像在等着人去把它含在嘴里吮吸一样。

赵峰看着看着,口水都忍不住要流出来了,又那么一瞬间,他在幻想用自己的嘴含住宋雪胸前的小草莓,尽情地吮吸,亲吻,直到它的主人呻吟喘息不止,就像在……床上一样。

宋雪已经找到新胸罩了,她把它穿好,然后又脱掉下身的小内内,找了新的换上,当然了,这个过程,赵峰又看到了宋雪的下身,也不是完全看到,同样是半隐半现,而这样却是最有魅力的时候。

接着,宋雪又找出一件小吊带穿上,下身则是穿了一件超短裙,可能她穿这一身是为了方便吧,毕竟现在是在家里,也没有外人。

看宋雪已经换好衣服了,赵峰便赶紧走开。

赵峰轻手轻脚地走到卫生间,去洗衣机跟前往外拿衣服。

宋雪很快也走到洗衣机跟前,对赵峰说:“我来晾吧,小峰。”

宋雪走到赵峰跟前,就去洗衣机的甩干桶里拿衣服。

赵峰走开一点点,给宋雪腾出位置,但宋雪伸手去甩干桶里取衣服时还是碰到赵峰的胳膊,赵峰当时就一阵心驰荡漾,不由自主的。

赵峰发现,尽管他极力控制对宋雪的感觉,但还是没有办法完全控制住,因为宋雪在他眼里简直太美太迷人了,就像那些片子里的女主角一样,身材凹凸有致,脸蛋也精致无比,更重要的,她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成熟魅力,太诱人了。

“嫂子,我……”赵峰吞吞吐吐。

宋雪从甩干桶里把衣服都拿出来晾到阳台上,回过头来说:“小峰,怎么了?有什么话直说就行,不要和嫂子客气哦。”

“我……如果我以后还想和你一起睡……你,你会拒绝吗?”赵峰终于说出来了。

宋雪开始是一笑,当反应过来时她的脸唰地就变红了,而这时她正踩在高高的凳子上晾衣服,只听她“啊!”地一声大叫,身子便向后仰去。

说时迟那时快,赵峰三两步并做一步,飞快来到宋雪跟前,伸出手掌将她接住,结果是,赵峰直挺挺地躺在地上,而宋雪则躺在了他的身上……

“啊!”宋雪又叫了一声,可能她觉得很过意不去,毕竟让赵峰当了人肉垫子,她想向他道歉,但她本来是仰面朝上躺在赵峰身上的,现在她身子一动竟是面部朝下直接趴在赵峰身上了……

“啊!”宋雪不由得又叫了一声,因为此时她的脸正贴着赵峰的脸,她的胸部正贴着赵峰的胸部,她的腰正对着赵峰的腰,而她的下身敏感部位也同样正对着赵峰的下身敏感部位……

瞬间,男性气息传来,那样浓烈又吸引人,而更让宋雪尴尬不已的,是赵峰的下身……已经鼓得老高,把她的下身顶得一阵难受……她敢确信,如果不是隔着衣服,他那里也许就会直挺挺地穿进她的那里……

“呃……”宋雪又是几声呻吟,她的脸红的像熟透的苹果,就连脖子都红了。

“啊!对不起,嫂子,我……”赵峰开始有点被摔晕了,等反应过来时就是这个姿势跟宋雪相对了,他感受着自己下身的鼓涨,感受着宋雪女性香香的能把他诱惑地神魂颠倒的气息,心里一阵澎湃荡漾,神魂颠倒……

“没事……没事的……”宋雪挣扎着想从赵峰身上爬起来,但却没爬起来,她再次重重地一跌,又压到赵峰身上,而这一压,差点她的小嘴儿就亲到赵峰的嘴唇上了,而赵峰的下身那个部位被她这样一压,他非常难受……

“啊!”赵峰也呻吟一声。

宋雪更加尴尬了,她再次尝试从赵峰身上起来,还好,这一次,她成功地站起来了。

再回头看向赵峰的敏感部位,他那里仍鼓鼓地耸立着,宋雪的脸更加红了。

赵峰哎吆一声,他发现自己想起却起不来。

宋雪便向他伸出一只手,接着又伸出另一只,使劲儿拉他起来。

“哎吆……”赵峰终于起来了,但他扶着自己的腰背,不停地呻唤,看样子确实很疼。

“对不起呀,小峰,都怪我不小心,连累你被摔着了,疼吧?”宋雪抚摸着赵峰的腰部,关心又心疼他。

“还好吧……”赵峰说道,然后就一瘸一拐地向客厅走了,宋雪就跟在他旁边扶着他。

这下赵峰成病号了,而原因都是宋雪造成的,出于愧疚,宋雪当然得照顾赵峰了,她出去买菜,买了肘子、排骨这样的肉类,想炖给赵峰吃,俗话说,吃哪儿补哪儿,她想给赵峰补补被摔到的部位。

第二天,宋雪去学校帮赵峰请假,请了一周的假,而这几天宋雪教的英语课都查不到上完了,已经到了复习阶段,所以,她也不必时时盯在课堂里,有时她就告诉学生自由复习,然后跟学校说了声家里有病人就回家照顾赵峰去了。

这天晚上,赵峰吃完宋雪特意给他做的美味好吃的,又在宋雪帮忙下洗完澡后,又提出要和宋雪一起睡。

“这……”宋雪本想拒绝,但一想到赵峰是因为她才受的伤,她又于心不忍了。

“那……好吧。”宋雪答应了。

赵峰便在宋雪搀扶下走进宋雪的卧室,然后来到她床前,他把自己的衣服脱个精光,哧溜一下就钻进被窝了。

宋雪本来想提醒赵峰不要把衣服都脱掉,起码要留着内衣,但已然已经来不及了。

宋雪把外衣脱去,穿着一个小吊带和一个底裤也躺到床上,把空调调到合适的温度,然后盖上薄被,开始睡觉。

两个人开始睡觉后,宋雪心里一直都感觉怪怪的,也有些痒痒的,而且,只要一想到白天她和赵峰一起躺在地上身体面对面的那个场景,想到赵峰的敏感部位直挺挺地顶着她敏感部位的场景,她的身体也就开始发痒,麻麻的感觉传遍全身。

宋雪有意看向赵峰,但没想到这次赵峰竟是十分老实的,他紧闭着眼睛,老老实实地躺在自己的位置,身体一动也不动,看样子好像睡着了。

不知为何,宋雪竟然感到有些失望,心里竟是一阵空虚,她不由得叹了口气。

没办法,宋雪闭上眼睛也开始睡觉。

可宋雪发现自己根本就睡不着,奇怪,空调温度明明很舒适,但她身上就是出汗,心里也痒痒的,脸还有些发热,总之,就是睡不着。

再看赵峰,他一直都很老实,双眼紧闭,好像是真睡着了。

宋雪一阵心神难耐,她发觉自己心里越来越痒,身上也痒,她的手够向床边的小柜子,那里边是她的玩具,有好几个。

她从里边挑出自己最爱玩的那一个,因为之前早就充满了电,这时她就直接把它放进了自己双腿间。

放进去后,宋雪的脸色越来越红,绯红绯红的,她感到一阵满足,然后嘴里也忍不住开始呻吟,怕被赵峰听到,她就低声地呻吟。

过了一会儿,毫无征兆地,没想到赵峰突然开口说话了:“什么声音?怎么嗡嗡嗡的?”

宋雪感到一阵尴尬,是她把赵峰吵醒了吗?

她转过身面向赵峰,赵峰看到她脸上的满足,就更纳闷了:“嫂子,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好奇怪呀,这深更半夜的难道有老鼠吗?”

“这……”宋雪更加尴尬,此时,她想把那小玩具从她身体里拿出来把电源键关了但她也没法做到啊,总不能在赵峰眼皮底下那样做吧?那不就是不打自招将自己的隐私暴露在小叔子眼前了吗?

“我……我也不知道啊,也许……可能……是有吧,呵呵。”宋雪吞吞吐吐地说。

“咦,不对,这声音好近,好像就在我们跟前。”赵峰又仔细地听了一会儿,然后做出判断。

“不会吧?”宋雪说,然后把身子缩了缩,恨不得自己此时从这床上消失掉才好。

赵峰继续寻找声音来源,然后找着找着就找到了宋雪的下身部位……

“嫂子,声音是从你这里传出来的啊……你……难道老鼠跑到你的屁屁里了吗?”赵峰说道。

此时宋雪真是要多尴尬有多尴尬,她心想,赵峰虽然还未满十八岁,但是也已经十七岁了不是吗?他也这么大人了,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啊?真不知他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宋雪这会儿有点生气了。

赵峰却继续在宋雪的隐私部位徘徊流连,她甚至从枕头下拿出手电,对着宋雪的隐私部位照亮,一副不弄清事情真相就不罢休的姿态。

“嫂子,你是不是很难受?我来帮你!”赵峰说着就不由分说把宋雪的两条腿掰开,然后把手伸进她的下身……

“啊!”宋雪大叫一声。

赵峰已经把宋雪身体里面的玩具撤了出来,他拿着玩具看来看去,只见上面湿漉漉的,还沾着很多液体,他表面上好像懵懂无知,但他的下身已经暴露了他的真实想法……

只见他那里鼓鼓胀胀地就像一个帐篷……

“嫂子,你……”赵峰把玩具丢在一边,趴到宋雪身边,问她:“那个是什么?”

“那是……是……呵呵,是个玩具啦,嫂子不是闲着无聊吗?就玩玩玩具,没什么的。”宋雪说。

“嫂子,那个不好玩吧?要不要我来帮你?”赵峰说。

“这……”其实宋雪心里好想让赵峰真的跟她来点什么啊,可是,想起上次的事,再想想自己的赵峰的身份,她还是忍了下去。

“不用了,小峰,我还是……自己解决吧。”宋雪说,“快睡吧,小峰,天不早了,对了,你身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明天该去上学了,赶紧睡觉吧,明天别迟到。”

宋雪说完就躺下继续睡觉,并且给赵峰留了个背。

赵峰无奈,便也只得乖乖躺下,接着睡觉。

一觉到天亮。

第二天上课时,宋雪的状态仍旧有点欠佳,想想这次赵赫出差已经好多天了,她也独守空房好多天了,虽然期间赵峰常来陪她睡,但那样只能让她更加寂寞难耐。

很久没被滋润过,宋雪都感觉自己的皮肤变差了,精神也有点萎靡了。

而另一边,赵峰的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他不管做什么,脑子里都会想起宋雪,想她那雪白的身体,挺挺的胸脯,鲜嫩的小草莓,还有湿漉漉的下面……

这天晚上,宋雪知道待会儿赵峰还会来她房间睡,想到到时她势必又会难受地不行,便提前拿出玩具玩了一阵。

这一次,没有人打扰,她便玩了一个多小时,直到自己得到满足,她满意地呻吟一声,然后把玩具放下了。

晚上赵峰过来时,宋雪竟然又开始心痒了,也难怪,食色性也,她是正常女人,在长时间没有得到丈夫抚慰的情况下,而且又跟这么年轻的小叔子同床而眠,她有这种反应也是十分合理的。

宋雪几次尝试诱惑赵峰,但同时又在心里懊悔,觉得自己不该那样做,而她看到赵峰也有好多次向她伸出手想动她,甚至有几次她眯着眼睛看到赵峰已经把手伸到她的敏感部位了,但没多久赵峰又把手撤了回去。

还有几次,她感觉到赵峰的嘴已经到了她的胸前,差点就要含住她胸前的小草莓了,但临了临了他又退缩了。

第二天早晨赵峰走后,宋雪又拿出玩具来玩了一会儿,直到把自己的寂寞完全解决掉,她才起床洗漱穿衣去上班。

总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这天放学后,宋雪便对赵峰说:“小峰,那个……我觉得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找个女朋友了,你认为呢?”

本以为赵峰会同意,但没想到赵峰却是严词拒绝了,他一本正经地对宋雪说:“嫂子,你是老师不是吗?平时你们老师不是都坚决反对我们学生谈恋爱的吗?怎么这会儿你倒鼓励上了?难道你想让我早恋?”

“这……”宋雪感到非常尴尬,尤其是在赵峰说道“早恋”二字时,她真的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没错,她是老师啊,老师怎么可以鼓励学生早恋?高中时代正是学生的关键时期,因为不久后赵峰就会升到高三,高三则会面临高考,这可是影响一个人一生的关键时刻啊,自己怎么可以鼓励他这个时候谈女朋友?

宋雪不自然地笑了笑,然后说道:“嗨,你看我这是说什么呢?最近天热,可能我有点头晕,我说了什么你就不要当真好了。”

“哈哈,嫂子,没关系的,你说什么我都不会介意的,更不会生气的,谁让你是我的嫂子呢!”赵峰说道,可这样一说他又想起那句“好玩不如嫂子”的下流话来。

到了晚上,不意外的,赵峰又来到宋雪卧室提出和她一起睡。

宋雪想拒绝又不好意思拒绝,便只能又同意了。

这晚还是和前几晚一样,宋雪总是期待赵峰真的对她来点什么,但马上又会为自己这种想法而懊悔,她心痒难耐又自责不已。

而赵峰呢,也是一样,他总是一次次想对宋雪做点什么,他的敏感部位也总是一次次不争气地鼓起,但没到关键时刻,他又会退缩。

如此以来,两个人都十分难受,这同床睡觉的美好夜晚便变成折磨了。

所以,这天早上起来,宋雪又对赵峰说道:“小峰,其实呢,话是死的,人是活的,有时候也不必死守严防,你长大了,有些事该做也要做的,就比如……谈女朋友的事,你也可以考虑下哦。”

“嘿嘿,知道了,嫂子,谢谢嫂子关心。”赵峰说。

来到学校,上课时赵峰脑子又开始想象跟宋雪有关的画面,宋雪的坚挺的胸部、鲜嫩的小草莓、湿漉漉的隐私部位小树林……

想着想着他的眼睛转移到坐在他前排的楚菲菲身上,只见楚菲菲梳了一个马尾辫,穿着一个白色T恤,下身穿牛仔短裤。

楚菲菲的白色T恤里隐约能看到她的内衣,虽然她这个年龄穿的内衣跟成年女性的胸罩还不太一样,但也是一种女性独有的内衣,让人看着不免会想入非非。

而楚菲菲的身材也很不错,她发育地还是蛮好的,既不是那种干瘪的豆芽型,也不是那种太过丰满的肥胖型,她是该瘦的地方瘦,该丰满的地方丰满。

赵峰突然对楚菲菲有了兴趣,而他这时也才想到这么一个发育还不错的女生就摆在自己眼前,怎么自己以前从没注意到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26621.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