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尤物少妇紧窄:叫鸭用舌头使我高潮

趁着杨晓梅游远了,老赵正在歇息的时候,何莉莉朝他游了过去,道:“赵老师好厉害啊,会开车,会游泳,又那么会讨女人欢心!”

文学

“嗐!这没什么的,我小时候就住在河边,所以多少会点。”老赵一脸谦虚,忽然道:“你不会游泳吗?”

“是啊。”何莉莉似乎是领会到了老赵的意思,居然媚笑着说:“要不……赵老师教教我?”

这学游泳可不比学车,学车顶多是摸摸小手吃点豆腐,要学游泳自然就免不了身体上大幅度的摩擦与接触,这滋味儿……

“可以啊。”老赵自然是满口答应。

说着,何莉莉就主动走了过来。

老赵一脸激动,心想这下爽了,然而刚要上手,杨晓梅突然从水里冒了出来,见二人靠的这么近,还在说着悄悄话,心里没由来的一阵警惕与醋意,说:“老赵!你在做什么?”

老赵被吓了一跳,不由一阵尴尬。

“小雅,我让赵老师教我游泳呢。”何莉莉解释说。

“游泳?游泳我可以教你。”杨晓梅说。

“那……那好吧。”

何莉莉无奈点头,回头恋恋不舍的看了老赵一眼。

完了,到嘴的鸭子又飞了,老赵满心不爽。

由于没找到机会上手,只能在一边过眼瘾的缘故,这温泉泡的也没什么意思。

好不容易捱过了两个小时,终于解放了。

老赵回到房间,换了衣服,倒头就睡。

睡到半夜时,忽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谁啊?”老赵心里疑惑。

一开门,一具火辣辣的身体就扑了过来,直接把老赵顶在了墙上,老赵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居然是何莉莉!

此刻,何莉莉穿着睡袍,领口敞开一大片,那白嫩的两团近在眼前,令人血脉贲张!

只一瞬,老赵就有了反应。

何莉莉低头看了一眼,眼神涌起渴望与热切。

妈的,收利息的时候到了!

老赵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欲望,直接反客为主,一把将何莉莉掼在了床上:“忍不住了吧?老子这就睡了你!”

何莉莉这一路上的拨撩挑逗,让老赵差点憋出病来,此时何莉莉主动送上门来,老赵根本没想太多,只想狠狠干这个女人一发!

“呀,你这么急干什么?”

“呵呵,我急?你怕不是比我更急,不然怎么刚泡完温泉就来我这里了?怎么,你老公没办法满足你?”

老赵问道。

“他常年在外面花天酒地,身体早就垮了,每次办事没几分钟就缴枪,根本不中用。后来,有时候回来根本就不碰我,可能是为了不在我面前丢人吧,我们分房好几年了。”

何莉莉眼神灼灼的看着老赵,似乎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老赵听何莉莉这么说,心下不由一阵快意。

看来老天还是公平的,当年自己被杨文华陷害得倾家荡产,还在牢里度过了二十年艰苦日子。

但正是因为自己这二十年在牢里节欲生活,现在还龙精虎猛。

而那个狗日的整天花天酒,导致身体垮了,给他一个娇滴滴的的老婆都搞不动,这下还要自己来帮他耕地!

这世事谁又能说得清呢?

“愣着干嘛?快点啊!昨晚那股劲儿呢?”何莉莉根本不知道老赵的心里在想什么,催促着说。

老赵顿时回过神来,原来何莉莉早就认出了自己。

这下他再也控制不住体内的那股冲动与渴望,俯身扑在何莉莉身上,贪婪的吻住了她的红唇。

“唔……”何莉莉被老赵压着索吻,发出一声长长的轻吟,那轻吟仿佛是这世上最悦耳的声音。

何莉莉双手紧抱着老赵,一边热情的回应,一边用双手在老赵后背摩挲。

感觉到她的手指总是喜欢在自己的肌肉上游走,老赵不禁暗自得意,看来自己这身材对女人的吸引力还蛮大的。

老赵轻轻撬开何莉莉的齿关,与她滑腻的香舌纠缠在了一起,老赵能明显感觉到何莉莉身体一紧,随即她一边扭动着,一边抱紧自己的脑袋,更加激烈的回应起来。

老赵很快便不满足于这样的激吻,手开始在这副娇躯的身前游走,找到那柔软而富有弹性处,隔着薄如蝉翼的睡袍时轻时重的抚摸,那手感真是好极了!

老赵不知如何形容,只觉得这应该是人世间最美好的东西!

老赵有些心急火燎的想把何莉莉身上的睡袍脱下来,却急中出错,怎么也解不开。

“笨手笨脚。”

何莉莉娇媚的翻了个白眼,反手伸到背后,手指轻轻一挑,解开了!

老赵眼睛都红了,身前的柔软白里透红,嫩如娇花,那里白嫩无比,没有半点瑕疵,甚至连一颗芝麻大小的痣都没有,那如大碗倒扣的两团颤颤巍巍的,简直是对男人最好的恩赐!

老赵不禁感叹,这真是造物主的神奇,一个女人,竟然能完美到这种地步。

随即,他急不可耐的脱掉裤子,登时露出早已按捺不住的武器。

“好……好大!”直到亲眼看见老赵的尺寸,她依旧是不敢相信,怎么同一件事物,在不同人身上差距竟然有这么大!

她老公的那玩意儿,比老赵的小了一倍吧?

要是放进自己那里,自己能受得了吗?

这时,老赵急忙伸出手去,把她揽在了自己的怀中,一边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一边用自己结实的胸膛在她胸前左右摩擦…

何莉莉被老赵抱在怀中,他身上的味道以及雄性气息,一下子涌进她的鼻孔里,让她浑身发热,连头脑都昏沉沉的。

紧接着,何莉莉就感觉,自己的双腿根部,被什么死死顶着。

已为人妻的她哪里不知道这是什么,顿时羞臊难耐,更重要的是,老赵那东西仿佛是一把打开自己身体的钥匙,自己一下子便感觉有了感觉,恨不得立刻就有男人填满。

何莉莉心如鹿撞,又羞又臊,抬头偷偷看了老赵一眼,老赵的五官虽然有些苍老,但却十分有男人味道。

两鬓间斑驳的白色发茬子带着一种别样的男人味道,而他那稀疏的胡茬里也泛着些许灰白,看起来颇有沧桑……

这一瞬间,何莉莉竟然有些迷醉。

老赵这时候忽然低下头,满是胡茬的嘴巴便叼住了何莉莉那如樱桃一般的红唇。

何莉莉猝不及防,顿时“嗯”了一声,脑子瞬间短路,一下子瘫在了老赵的怀里。

老赵一边用牙齿轻咬着何莉莉的嘴唇,一边伸出手去,摸向那两只又大又软的柔软。

老赵这种见惯大风大浪的老手,太知道怎么在身体上征服一个女人,他没有任何耽搁,立刻伸出另一只手直接向下探入。

毫无疑问,何莉莉的身体已经动情了!

这时候,何莉莉只感觉一阵强烈的电流瞬间涌遍全身,她羞臊难耐的说:”赵老师,来吧!尽情地疼爱我吧……”

说着,何莉莉又情不自禁的啊了一声,顿时便感觉浑身被热浪包裹。

同时,老赵死死顶着她的小腹,她能够通过这股力度,猜到它的规模以及战斗力,这比她那个老公,要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这时候,老赵在她耳边喷洒着热气,说:“你一定很想好好尝尝它的味道吧?”

何莉莉迷醉地闻着老赵的气息、感受着老赵在耳边吐着热气,那里也被老赵的手指攻陷,此时已经是无法自持。

她从初经人事到现在,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渴望过,真不知道老赵到底有什么魔力。

身体已经这么渴望,何莉莉便不再有任何矜持,动情道:“嗯,我好想感受它,感受它在我身体里,感受它带给我的快乐……”

此时的她已经完全无法拒绝,咬着红唇对老马说:“赵……赵老师,我……我受不了了……”

老赵此时也把持不住,一手脱掉了自己的裤子,然后便迫不及待的将她蕾丝边的内内扯下。

何莉莉那绝妙的美景,顿时出现在了老赵的眼前……

这时,老赵的左手抓住一只柔软,右手开始向何莉莉下半身探寻,越过她纤细的蛮腰、平坦的小腹、曲线优美的腰胯、修长嫩白的美腿,最后直达她两腿间……

入手的那一刻,老赵已经明白,这个美艳少妇的身体,已经做足了一切准备。

何莉莉感觉到了老赵的游走,她迷醉之中,竟主动分开并拢的双腿……

随后,何莉莉看着老赵,声音酥麻的说:“赵老师,我等不及了……”

两人已经完全赤诚相对,何莉莉浑身皮肤通红,眼睛盯着老赵的身下,轻咬着自己的下唇。

她看看那里,又看看老赵,表情中满是欢喜与期待,老赵不忍再让她等待,激动无比的引导着,顺势进入……

合二为一的那一刻,何莉莉身体剧烈的抽搐一阵,随后双腿死死把老赵盘住。

老赵见她眉头微蹙,表情似乎有些痛苦,忍不住关切的问:“是我弄疼你了吗?”

何莉莉轻轻摇了摇头,说:“我刚才是还没适应,你比我老公……厉害多了……”

老赵身体本钱很好,不但身材好、体格壮、体力强,更关键的是,那儿比一般人要大得多。

所以,当老赵开始缓缓动作的时候,何莉莉已经是满脸迷醉了,双目含情的看着他,极力控制着自己的声音,对老赵说:“快一点,我要来了……”

老赵连忙提高了速度。

何莉莉眼睛半闭半合、眉头紧锁、牙关紧咬,那强烈的快感使她不停的倒抽冷气。

她微微张开嘴,下颌微微颤抖,从喉咙深处发出一阵阵销魂的呻吟声。

老赵也不知道何莉莉的呻吟声,是否能惊醒杨晓梅,他也没有那份精力去操心这些,此刻只想不停的占有何莉莉,爱抚她、给她最强烈的满足。

片刻后,何莉莉再度迎来巅峰,她死死的抓住老赵的双臂,头发凌乱的散落在脸上,模样充满了魅惑。

于是,老赵双手将她抱了起来,紧紧地将她抱住,让她主动在自己的怀中放肆动作。

如今尤物在怀,老赵实在难以控制自己。

而且,何莉莉也动情的抱紧着老赵,虽然有些生疏,但还是非常主动的一上一下,同时主动在他脸上、唇上、耳后以及脖子上疯狂亲吻。

她双目微闭,如骑马一般不断颠簸摇晃,口中轻声呢喃:“赵老师,我从来都没有过这么强烈的感觉……”

老赵忍不住问:“什么强烈的感觉?是快感吗?”

何莉莉忽然啊的一声,死死抱住老赵的脖子,把下巴搭在老赵的肩上。

狂野的动作了半天,这才忽然长出一口气,仿佛耗尽了全身力气一般,在他耳边说:“是做女人的幸福感……感觉自己一辈子都没有这么满足过……”

得到何莉莉的肯定,老赵更得意了:“如果你愿意,以后我每天都能这样满足你!”

说着,老赵又加快动作起来。

这一刻,何莉莉已经如一滩烂泥般在老赵的怀中颠簸,吟声不断。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2662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