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车上拨开内裤进入小说/头埋进腿间用舌头

这时候,什么羞耻心,统统都被我抛到了脑后。我想拒绝,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进去。那种感觉,根本就是汤金陵给不了的。

我甚至在想,就算苏大生没有偷拍我的视频,他随便拿升职或者加薪当借口让我和他亲热,也许我都会半推半就吧。

他拉开了我裙子的拉链,浅色的里裤露了出来。“脱掉,躺到办公桌上!”

他靠在椅背上,眼里闪烁的光能把人生生烧成灰烬。这么神秘的事情,却要在宽敞明亮的地方进行。

明明马路对面写字楼里的人根本就不可能看到,可我还是过不了心里那关,纠结着,一动也没动。

苏大生等不及了,直接把我扔到办公桌上,一把就扯下了我的里裤,后腰被狠狠撞了一下,我疼得弓起了身子。

他猛地拉了一下我的双脚,分开我的腿,蹲下自己的身子往那儿凑了过去……

 文学

我和汤金陵结婚两年,他都没有这样“亲”过我那里,可是苏大生却这么做了。

我觉得那里很脏,可是他亲得很高兴,我感觉浑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兴奋地张开了,每条神经都像通了电一样酥麻得让人心醉。

他的动作越来越快,我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已经飘出体外。

太舒服了,我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是一个女人,拥有了无与伦比的幸福。

我压低了嗓门,颤声说“不行了,我快不行了!求你不要折磨我了…不要再继续了,不要了!”

他看我已经动情了,终于停下了急促索取的动作,抓住我的脚用力往他身下面一拉,把位置调到最佳,以至于刚好对准了他那地方。

我蜷起身子,正好看到他拉开拉链最后一步,马上就要过来了,我竟然有一些迫不及待!

突然门口一阵敲门声传来“咦,苏大生,怎么把门反锁了?我是绘绘,快点儿开门,听到这个声音,我的脑子瞬间炸裂开来

宁绘绘以前我见过几次,长得漂亮,性格很泼辣,平时对待别人也是刁蛮任性的,动不动就会发脾气,所以大家都不敢惹她。

万一被她看到我和苏大生竟然在办公室里那个,苏大生怎么样我不知道,可是,一定不会轻易放过我,我脑子里“轰”的一声,立刻一片空白。

苏大生的反应还算快,他提醒我赶紧把衣服穿上,躲到办公桌下面去下面的空间不算小,只要宁绘绘不凑过来看,一定发现不了我,我心里万分苦涩。

我把衣服胡乱套在身上,窝在最里面的角落里,心砰砰直跳,浑身筛糠一样发抖,明明是苏大生差点儿霸王硬上弓,怎么搞得好像我和他偷情一样,还要这么躲躲藏藏的,心里说不出的郁闷和懊恼!

苏大生快步走去开门,很快,宁绘绘愤怒的声音传来“干什么呢?这么半天才开门!”

“昨天晚上没睡好,刚才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我正做着一个美梦,就被你吵醒了!”

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越来越近,紧接着,宁绘绘好奇地问“是什么样的美梦,梦里有我吗?”

紧接着,“哎哟”一声,苏大生好像拉了宁绘绘一把,她立刻跌到了苏大生的怀里。苏大生的呼吸变得急促,直接调整了一下姿势,让宁绘绘正对着他跨坐在他的身上。

我惊出一身冷汗,心差一点儿就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下意识地又往角落里缩了缩。

这个该死的苏大生,想和女朋友亲热,完全可以去沙发上,偏偏要在这里,我和这两个人的距离这么近,分分钟得提心吊胆的!

苏大生埋头和宁绘绘开始接吻,一只手揽住她盈盈一握的细腰,另外一只手在她胸前揉着,含糊不清地说:“你说什么美梦?当然是梦到和你缠绵了,而且就在这里!我们还从来没有在办公桌上做事呢,要不要试一试!

紧接着宁绘绘被吻得七荤八素,嘴里不断发出嘤咛之声,像水蛇一样扭动着娇躯,不一会儿就发出了一阵嘤咛。

苏大生像是非常急迫的直接把她放到了办公桌上,从我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她修长的美腿耷拉下来,脚上穿的高跟鞋也被她三下两下踢掉了。

她已经娇喘连连,脸上满是红润,微睁的眼睛完全的迷离。两腿紧紧地交叉在一起,不停地磨擦着。

在苏大生越来越熟练的挑逗之下,宁绘绘两颊晕红,微眯的大眼缝透出朦胧。苏大生将宁绘绘拦腰抱起,将宁绘绘放到办公桌前。

宁绘绘年轻美艳,全身都散发着一股浓浓的诱惑的气息,不停的诱惑苏大生心中的神经,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了起来。

在苏大生的激吻之下,宁绘绘全身都已经发烫了起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上露出了渴望的光芒。

当苏大生褪下自身的长裤,宁绘绘全身又开始绷紧,与苏大生紧密的合在一起。

我觉得脸上一阵阵发烫,想要把目光收回来,可是又忍不住偷偷去看。

他那儿看起来相当宏伟,非常具有吸引力,自己老公的和它比起来,就像是霜打了的蔫茄子一样,绵绵无力。

宁绘绘的裙子和里裤被苏大生扒下来,猛力的扔在了老板椅上,然后他微微弯下腰,似乎是在亲吻着宁绘绘的大腿,还伴随着一阵羞耻的声响。

身子晃动拱起,摇摆着自己的柔腰,享受这种更深的刺激,她兴奋的红唇微张,哈气连连!

随后男人的低吟和女人的娇喘交织在一起,动作非常迅猛,办公桌也一直摇摇晃晃的,上边放着的文件也随着剧烈的抖动,掉了下来。

我感觉浑身都燥热起来,一下子就起了反应,我赶紧捂住耳朵不去听那个声音,因为自己那儿也开始有了不小的反应,我怕会忍不住的发出声音来。

宁绘绘竟然有种想要反客为主的冲动,扬起身子抱着苏大生。

“绘绘,你还真是个小妖精!真希望一天陪你个十次八次的,那可真是活神仙一样的日子!”

“啊……大生,你真棒,再快一点儿….

宁绘绘的声音变得尖细起来,我捂住自己烫得快要着火的脸,如此热辣的现场直播,还是第一次见,羞得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或者撞墙算了,至少可以摆脱现在这个窘境。

办公桌下面的空间实在是太狭小了,我一直蜷缩在那儿,两只脚都已经麻掉了本来只是想稍微调整一下姿势,可是头一抬,不小心“咚”的一声就撞到了桌面!

真是越小心越出错,我吓得屏住呼吸。此时,宁绘绘就躺在办公桌上,就是再意乱情迷,也不可能感觉不到,我心里一直担忧和忐忑。

宁绘绘突然问“什么声音,你下面藏人了?”

苏大生立刻笑了起来,不慌不忙的,好像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他慢条斯理地说“你的想象力未免太丰富了一些,下面怎么会藏人呢?不然,你下来看看?”

我的心脏又开始扑通乱跳起来,苏大生居然这么说,万一宁绘绘真的下来看可怎么办?

到时候,我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宁绘绘娇笑着说“开个玩笑,瞧把你紧张的!”

这时候,苏大生的手机响了,他接起来以后,口气立刻变得正经起来“妈,你现在已经到机场了?你来怎么也不提前打个招呼呢。你等着,我马上就来接你!”

宁绘绘很快从办公桌上下来,不满地嘟囔着:“我还没有尽兴呢,怎么你家里偏偏这个时候打个电话啊,真扫兴!”

两个人整理了一下衣服,紧接着,门“嘭”的一声响,他们出去了我松了一口气,逃也似地离开了办公室。

回到自己的办公位上好久,想到刚才的惊心动魄,我还是心有余悸,苏大生下半身的那东西儿不停地在我脑海里晃来晃去,我甚至忍不住开始想象,他那里的宏伟壮观。

如果我是宁绘绘,他进入我身子以后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正在发呆,隔壁工作位的曲小丽凑过来,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去苏总的办公室这么久才回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

我的脸“腾”地一下红了,愤怒地瞪了他一眼“你在说什么啊?这种事怎么能随便开玩笑呢?”

曲小丽把玩着手里的一支钢笔,压低了嗓门笑嘻嘻地说“你来的时间不长,可能还不知道,苏大生可是有名的色鬼,最近几个升职加薪的同事,不就是因为和他有一腿吗?”

“要不然,就是别的什么…”这时候,总监朝这边走过来,曲小丽缩了缩脖子,赶紧闭了嘴。

总监刚刚离开,刚才没把话说完的曲小丽,又开口了:“不过苏大生这个人长得很帅,听说那方面也挺厉害的,我倒真想和他睡一次!

想到刚才在桌子底下看到苏大生那处的情景,我的脸一阵阵发烫……我低声说“小丽,还是别说这些了,万一让别人听到不太好!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29032.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