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种的男人又粗又长/瓜棚里的顶撞,bl囊袋铃口调教

“爹爹,你那里咋了?是不是又难受了?”

“嗯?哪里?”

老苏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愣了一下。

苏小纯立马伸手一指,“就是那里啊,爹爹是不是也很难受不舒服想洗澡?那就一起来洗吧。”

听到这话,老苏当场呆愣,几秒过后,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裤裆,老脸不免一阵发烫,但同时却激动非常。

在欲望驱使下,竟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三两下脱去衣服,只穿了一个大裤衩子,挺着高高的小帐篷,坐进木桶里。

 文学

清冽的井水,冰凉凉的,泡在里面,让老苏欲火消减了大半。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一丝不挂的苏小纯,喉结艰难的滑动了下,“那个啥,小纯,香皂也打的差不多了,你蹲下来洗吧。”

苏小纯应了一声,重新躺在桶里,一边清洗身上的香皂沫子,一边看着老苏。

但目光更多则是停留在老苏那高高耸起的裤裆,俏脸露出好奇之色。

“爹爹,你为啥不把裤衩子脱了呢?”

正心不在焉打香皂的老苏听到这话,微微一愣,“你这丫头,咋这么多问题?赶紧洗澡。”

哪知苏小纯却嘴一撅,“爹爹为啥不和小纯一样脱光洗澡呢?这样不难受吗?”

说着,竟伸手来拽老苏的大裤衩子。

老苏吓了一跳,一把将她的小手抓住,“傻丫头,你都多大的人了,爹爹咋能脱光和你洗澡呢?赶紧洗完去睡觉。”

“爹爹是不是嫌弃小纯,不想和小纯脱光光洗澡?”

听到这话,老苏实在不知道该咋回答,见苏小纯撅着小嘴,一脸的不高兴,实在拗不过她,只好在水底下扯下大裤衩子。

顿时,那早已高高耸起的部位立马暴露在苏小纯视线中。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自己老爹这处部位,但是小纯依旧好奇的很,两眼直勾勾的盯着,一眨也不眨。

老苏被她看得脸皮有些发烫,干咳了两声,故意板起脸,“看啥看,赶紧洗你的澡。”

话虽如此,但好不容易压下的欲火,在自己女儿直勾勾的目光下,再次升起,并且越烧越旺,使得那处逐渐一柱擎天。

“呀,爹爹,你那里咋越来越肿了?就跟充血了一样,是不是很难受啊?”

苏小纯满脸好奇的娇呼一声,然后竟伸出一只白嫩的脚丫子探到老苏两腿之间,盖在火热上面抚弄起来!

“咝……”

老苏顿时倒吸一口凉气,那种难以言语的感觉让他爽得两眼直翻,根本没有心情呵斥,只想享受更多。

见状,苏小纯甜甜一笑,“舒服多了吧爹爹?小纯就知道爹爹难受得很,要不然这东西怎么会变肿呢。”

说着,苏小纯伸出另一只白嫩的脚丫子,两脚夹住老苏的火热,上下左右的抚弄起来。

老苏顿时浑身一颤,两眼瞪得滚圆,先是看了一眼脸露甜笑的苏小纯,再低头看着下面。

生理上的快感以及心理上的刺激,再加上视觉上的冲击,三重打击之下,让老苏那处再次膨胀了几分。

浸泡在清凉水中,然后火热那处又被两只柔嫩的脚丫子夹住来回抚弄,并且这双美脚的主人还是自己的女儿。

“你这丫头,真是的,赶紧把脚松开,咋能用脚碰爹爹……爹爹这里呢,快把脚拿开。”

嘴上虽然这么说,可这种强烈的刺激让老苏变得格外兴奋,忍不住在水里缓缓耸动起屁股,使得那处在苏小纯双脚中更舒服的滑动起来。

“不嘛,爹爹这么难受,小纯要帮爹爹缓解一下。”

苏小纯确实对两性没有任何观念,在生理方面完全就是白纸一张。

要不然她也不可能让老苏帮自己洗澡,更不可能对老苏这样做,尽管老苏是她的爹爹。

但就因为老苏是她的爹爹,所以她才会这样做。

这个心理,是出于对老苏百分百相信

“唉,你这丫头……咝,再快一点……”

老苏咽了咽口水,多重刺激下,也不再推搡。

水花不断溅起,波纹涟漪荡漾而开,一双白嫩的脚丫子,在老苏两腿之间飞快的抚弄着。

大概过了有五六分钟,就在苏小纯双脚发酸,想要停下来的时候,老苏突然双手扶住木桶边沿儿,双眼瞪得滚圆,紧接着浑身抽搐起来。

老苏一脸舒爽,苏小纯一脸好奇,但父女两人谁也没有开口。

足足过去了三四秒钟,苏小纯突然咧嘴偷笑,“爹爹,你尿尿了耶。”

银铃般的笑声响起,让老苏脸皮不禁一阵发烫,羞臊难忍。

但还没有来得及出口呵斥,苏小纯却一手捞起漂浮在水中的乳白液体,用手捻了捻,然后又送到鼻尖闻了闻。

小巧的琼鼻抽动了两下,随后将手中乳白色的黏滑液体甩干净,一脸好奇的看着老苏,“咦?味道怎么怪怪的,好像不是尿尿,爹爹,这是啥呢?”

老苏老脸一红,羞于开口,只好故意板起脸,呵斥一声,“小丫头,问那么多干啥?赶紧把身子擦干净,回屋睡觉去!”

他一发火,苏小纯就算是再怎么好奇,也只好不情愿的站起身擦干净身子,走出木桶。

但在回屋里时,回头看了一眼正站在木桶里擦身子的老苏,突然狡黠一笑,跑回屋里。

奇怪,爹爹那地方怎么能喷出那种东西来呢?而且爹爹还不愿意告诉我,肯定有着大秘密。

不行,下次我得好好再试一试!

打定主意后,苏小纯双眼一闭,翻了个身,不一会儿便响起轻微的鼾声。

而老苏回到自己的屋里,躺在床上,一直想着刚才的那一幕幕画面,久久无法入睡。

辗转反侧好几回,才把心里那些负罪感消除掉,抽了一锅子旱烟,这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老苏本来是打算去地里干活的,但因为苏小纯手指受伤了,没办法做饭,便留在家里。

快到吃午饭的时候,老苏刚准备生火做饭,可苏小纯却坚持要来帮忙,扭不过她,老苏只好作罢。

“爹爹,今天中午吃啥?”

看着俏生生站在自己面前的苏小纯,老苏脑中不由回想起昨晚洗澡时那香艳刺激的画面,老脸微微发烫,连忙收回目光。

“小纯想吃啥?爹给做。”

听到这话,苏小纯甜甜一笑,“昨天的鸡肉挺好吃的,但……”

“小丫头,爹就知道你嘴馋,等着,爹这就去杀鸡拔毛。”

不大一会儿,老苏提着毛拔干净的白条老母鸡走进灶房。

但苏小纯却坚持要学怎么切肉,没办法,老苏只好站在她后面,让她一只好手拿着菜刀,而自己的粗手则握住她的小手,耐心的手把手教学起来。

起初,老苏还没什么感觉,可因苏小纯是一只手,使不上力气,他大手只得加大力道。

这一用力,身子不由自主的紧贴苏小纯,鼓囊囊的裆部刚好抵在她两瓣蜜臀上。

虽然苏小纯只有十八岁,但发育的却很好,个头比老苏都要高出一些。

随着使力切肉,身子摆动,那处在苏小纯的蜜臀上不断来回怼撞。

三弄四不弄,老苏竟然有了反应,那处逐渐苏醒,蠢蠢欲动。

就在这时,菜刀在肉上一滑,没切开,导致苏小纯胳膊一崴,连动着身子一动。

与此同时,老苏那处直接滑进了苏小纯的股沟中!

“爹爹,你干嘛用手指戳小纯屁股呢?”

面对自己女儿这突如其来的询问,老苏顿时一愣。

而这话说出后,苏小纯也是一愣。

自己老爹一只手握着她的手,另一只手摁着鸡肉,哪还有手指戳她屁股?

难道是爹爹那里……

“肉就是这样切的,会了吧傻丫头?赶紧生火去。”

不等苏小纯开口,老苏屁股一缩,与她拉开距离,然后把她推到一旁,装着若无其事的切起肉来。

可裆部却耸起的一个鼓囊囊的小帐篷,非常的明显,想让人不注意都不行。

见状,苏小纯好奇得很,于是一边生火一边问,“爹爹,为啥你那里会时不时隆起呢?”

听到这话,老苏手上一哆嗦,差点把手切了,拧头看了一眼苏小纯,刚好迎上她好奇的目光,心里不免一阵发虚,连忙转过头。

“你这丫头,为啥对这事儿这么好奇?”

“小纯想知道嘛。”

老苏在心中无奈一叹,“那你要记好了,这是因为生理上的反应,这种反应是没办法控制的,明白了吧?”

听到这话,苏小纯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本来还想继续追问,但老苏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做过多纠缠,直接岔开话题。

“把米淘了去。”

“又蒸米饭吃吗爹爹?”

“咋了,你不愿意吃?”

苏小纯立马摇了摇头,“有肉有米饭不是家里来客人了才能吃吗?”

老苏被她这话逗乐了,“傻丫头,你手都割破了,爹爹给你做好吃的补补,你还不乐意了?”

听到这话,苏小纯顿时甜笑一声,“咋可能不乐意呢,小纯巴不得天天这样吃呢。”

一顿午饭,在父女两人有说有笑中逐渐做好。

但当围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苏小纯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从老苏裆部划过。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30034.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