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含精系统h:医生轻扯她的乳尖

渐渐的,欲望战胜了理智,刘江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恨不得马上冲过去推开门,然后和昨天早上一样,把儿媳妇狠狠摁在床上,弄得她跪下给自己唱征服…

刘江行动了,却发现儿媳妇把门都锁了,估计早就防着他这一手了。

无奈之下,他只好放下二胡,回房去午睡了。

等睡醒之后,时间都已经来到了傍晚,刘江来到厨房门口,才发现秦梅已经在做晚饭了。

但她居然穿上了刘江的衬衫,胸前的扣子接到第二颗,下面的长度只到大腿正中间,看得刘江差一点就把持不住。

难怪那么多的小年轻都喜欢让自己的女朋友穿自己的衬衫,原来其中还有这么诱惑的缘由。

“爸,你醒了,饭菜很快就好了,你先去客厅里坐一下吧,一会儿就可以吃了……”

说完,还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然后把刘江赶出了厨房。

……

这顿晚餐吃的津津有味,吃饱喝足,收拾完毕后,刘江走进客厅打开电视,一屁股就坐在了沙发前的坐垫上。

本来他也习惯了坐沙发的,可儿媳妇嫁过来之后,要在沙发前放上坐垫,所以一家人也习惯了坐在坐垫上看电视。

 文学

刘江一边看着电视,一边想着待会儿出去跑步的事情。

虽然他耳朵里听着响声,眼睛也在看着电视,可他现在完全都不知道电视里放的是什么。

满脑袋都是待会儿要出去活动的想法。

刘江正一脑袋的胡思乱想时,秦梅终于换上了一身运动装走了过来,上身是一件露脐的背心,下身则是一条黑色的短裤,踩着拖鞋,露出十根小巧玲珑的脚趾头。

一过来,她就主动挨着刘江坐在沙发上,这样一来她裸露的大腿正好靠着他的手臂上。

“爸,我们先休息一下,然后出去跑步好不好”她慵懒的伸了个懒腰,跟着道:“刚才也不知道怎么的,好像是扭到了,爸,你帮人家揉揉好不好”

其实不等刘江回答,她就已经把脚伸出来,刘江也很自然的伸手替她按摩,就这样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帮她按摩脚和小腿,这当中她说了好几次她感觉很舒服。

“爸,要不两只脚你都帮我按按吧”她忽而跟着道:“要不然待会儿跑步万一拉伤了多不好。”

“好,你可是我们家的大功臣,你说什么都是好的。”刘江很享受儿媳妇向自己撒娇,连忙点点头表示应允。

“嘻嘻,爸,你真好。”

说着,她就脱下鞋子,将一只脚跨过刘江的头,两脚都放在他的肩膀上,刘江的头瞬间就在她的两腿中间,她的大腿则轻触着他的耳朵,这种肌肤接触的感觉让刘江心跳不禁加快起来,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起来。

以两人现在的这个姿势,只要刘江脑袋往后仰去,说不定就能欣赏到她那双美腿中间深处的美景。

立马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收起来,刘江轻轻的给儿媳妇按摩着,按了她的双脚一会儿后,她就慢慢的张开双腿,接着再慢慢的靠回来了。

刘江不知道她想要做什么,但看着她这洁白如玉的双腿,竟忍不住伸出舌头,在她的双腿上轻轻舔了一下……

儿媳妇这样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靠近自己,刘江现在忍不住就真的想把性感美艳的儿媳给干了……

想像一下,儿媳妇穿着黑丝高跟,挺着翘臀被自己的从后面狠狠的顶着,时不时发出浪荡的娇吟,自己的那里又在儿媳的秘处进进出出……

一种旖旎的气氛迷漫在两人之间,和这么漂亮的少妇在一起,如果说没有一点邪念,那绝对是自欺欺人,但这是儿子的老婆啊,道德与欲望的交织,让刘江产生一种异样的刺激。

儿媳妇大概是明显的感觉到刘江身体的变化,身子明显的往后缩一下,然后又马上贴上来,小腹使劲顶着,以至于刘江都有一种生痛的感觉。

她那对漂亮的眸子看着他,娇声道∶“爸……你那硬邦邦的到底是藏的是什么啊?”

“当然是好宝贝,待会儿你就看到了。”

此刻,欲望终究战胜理智,刘江一手搂住她的腰,一手从她的衣服底下伸进去,抚摸着她光滑的小屁股,虽然隔着一层内内,仍可感觉到臀肉的结实和柔软。

“人家要看嘛……”

说着,秦梅竟然探出一只手抓向他两腿中间的坚硬,接着用手轻轻揉搓着,小心而柔顺的进行一握一放动作,这种刺激使得刘江差点就一泄如注了。

刘江也不甘示弱,顾不上她的一双美腿了,一只手摸捏上了她的酥胸,另一只手则伸进了她裤子里,隔着丝质内内抚摸这令人向往的地方……

当刘江的手向前探索时,才发觉这里不知何时竟已汪洋一片……

他的手不禁再往下探去,才发觉每一处都好像被洪水肆虐过般一塌糊涂。

“爸……你……你好坏……”

儿媳妇最敏感的地带被刘江爱抚揉弄着,顿时觉全身阵阵酸麻,小内内都湿透了。

真是个水做的女人。

被他这般挑弄下,秦梅的娇躯不断柳动着,小嘴频频发出些轻微的娇吟声∶“爸……你不要摸了嘛……人家好难受。”

刘江没有理会她的求饶,而是不停地进攻着。

“爸……”

儿媳的粉脸更加的绯红,娇躯本能的挣扎着,夹紧修长美腿以防止刘江的手更进一步……

刘江坏笑着:“爸的好儿媳妇,别急,爸这就用珍藏的宝贝来帮帮你!”

“爸……你真坏啊……”

尽管她还在极力想掩饰内心悸动的春情,但随着刘江三管其下的手法,不一会儿,就被他抚摸得全身颤抖起来,一再的挑逗,撩起了她原始本能的欲火。

不多时,她的双目中就充满春情,彷佛在向我述说她的忍耐已经上升到了极点。

看到这,刘江知道差不多了,于是将裤子一脱,将秦梅的两条腿并起抗在肩上,对准位置就狠狠的往前顶…

可就在刘江准备重登极乐时,秦梅猛地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娇笑着道:“爸,人家不来了啦,人家这么尊敬你的,可是没想到你居然想弄我……你讨厌……”

说着,双手在身下摸了几下,然后甩出来一件轻飘飘的东西,刘江急忙伸手接住,才发现居然就是儿媳妇早就湿透了的小内内。

“爸,我去换小内内,然后我们出去跑步。”

说着,她给了刘江一个媚眼后,就跑回了房间里。

看着手里这沾满浪水的小内内,刘江感觉自己现在呼出来的气都是炙热的。

真是个要命的小妖精,关键时候居然让她给跑了,要是刚才刘江强行上手的话,估计秦梅现在就已经乖乖的躺在他的身下娇吟不止了吧。

现在懊恼也没用了,刘江顺手就把手里的小内内放在鼻子前面闻了下,瞬间,那种久违的女人的香味就扑鼻而来,让他的心跳更加加快,看着儿媳紧闭的房门,恨不得现在就冲进来把她摁在床上,然后狠狠的办她。

不过他们现在都这么亲密的互动,这对刘江来说显然是一个好的开端。

他把这条小内内扔回自己的房间里,努力深吸几口气,满脑袋都是待会儿和秦梅怎么互动的想法。

没一会儿后,儿媳妇就从房间里出来,身上已经换了一条新的运动裤,绑着一条马尾辫,看上去简直就像是偶像剧里面的女神。

而且俏脸上还带着尚未褪尽的红潮,估计是刚才那番挑逗也激得她浑身是火,只是不知道她怎么会给忍住了。

这番打扮,看得刘江不禁愣了神,儿媳妇不禁噗嗤一笑:“爸,你看什么呢我们出去吧,要不然该晚了。”

“哦哦。”刘江胡乱的应了一声,跟着儿媳妇就到门口换了鞋,这才一起出门。

看着儿媳走在前面扭着身子,他只感觉自己此时从里到外都是冒着火,尤其是她那蜜桃臀扭来扭去的时候,更是让刘江恨不得冲上去……

两个人从屋里出来后,就沿着楼下的小道一直慢慢向前跑,刚跑了几十米,儿媳就突然给刘江拿出一个耳机,道:“爸,一边听歌一边跑步,这是蓝牙耳机,回头我也给你买一副。”

“好。”

刘江应了一声,从儿媳妇的小手里把耳机接过来,手指刚碰到她的手指,居然又莫名其妙的心里一阵悸动。

这让他急忙把耳机放在自己的耳朵,同时心里暗骂自己一声,妈的,他这是怎么了,就跟没见过女人一样,不能再这么失态了。

“爸,声音大不大”儿媳在一旁,一边摁着手机,一边问道。

尽管他戴着耳机,不过这耳机只是一个,所以对他的听力也没有丝毫的影响,刘江点点头:“可以。”

也不知道是儿媳妇故意迎合,还是别的,现在放的居然是比较合适刘江那个年代的歌曲。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230036.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