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来嘛…再用力一些快点_快拔出来,在上课呢

分类: 清朝古诗 作者: 时间:2020年03月26日

林川一脸的自信:“光说没有用,我给你去修修就知道了。”其实他只是看别人修过而已。

何玉玲叹了口气:“那就麻烦林小哥了。”如果的选,她实在不想找那个老男人过来。

 

等林川和何玉玲进了里屋,林川拿起一把钳子,看着那边的水管发起呆来,虽然刚刚夸下海口,可他现在到底从哪里开始?

“怎么了?”何玉玲在旁边问道,眼中的怀疑愈发的明显。

林川咬咬牙,蹲下身子,对着一处水管的螺丝拧了下去,管他的,先拆了再说。

何玉玲看着林川的动作,越看越觉得不对,弯下身子向林川说道:“是不是应该先关……”水阀两字还没出口,异变陡生。

林川正卖力的拧着螺丝,耳边忽然传来一阵热风,手不禁一抖,螺丝便掉了下来,一股水柱化作一条白线径直射向二人。

林川和何玉玲都来不及反应,全身瞬间被淋个通透。

“快关水阀……”何玉玲被水冲的张不开眼睛,只能焦急的提醒林川,否则她的屋子就要被淹了。

林川这才回过神来,赶忙上前关掉了阀门。

喷射的水流眨眼消失了,林川狠狠地抹了把脸,抬头向何玉玲看去。

这一看,他只觉得一股火将他的身体和衣服都烧的滚烫,意识也开始昏沉起来。

由于之前发生的过于突然,林川只顾得关上水阀,来不及注意周围的情况。

等脸上的水珠被抹去,林川这才看清了何玉玲此时的模样。

原本白皙精致的脸蛋在水滴的映衬下更显得比以往娇艳,被打湿的头发一缕缕的贴在弧度优美的脖子上,露出几分别样的风情。

更让林川觉得燥热的是,何玉玲的衣服也被水渗透,勾勒出了一道致命的弧线,那曲线仿佛是一双无形的手,狠狠地撑开林川的眼皮,死死地抓住他的眼珠,半天都无法眨动一下。

何玉玲用毛巾擦干脸颊,总算挣开了眼睛,顾不得擦拭身上的水,紧忙向林川走去:“林小哥儿,赶紧擦擦身子,可别着了凉。”

没走几步,何玉玲便看到林川正死死的盯着自己,还有了反应。

看到这一幕的何玉玲脸色霎时一片通红,心里却隐隐涌出一丝莫名的期待。原本林川英俊中又带着一丝清秀的脸庞就很得她的喜欢,自己又已经好久没碰过男人了,不知道林哥儿有甚么本事。

心里这样想着,何玉玲人已经走到林川面前,在林川耳边轻轻的低语:“还是让我给你好好擦擦吧。”

这次二人贴的距离更近,林川只觉得耳侧一阵麻麻的痒,脑袋一片混沌,何玉玲刚刚说了什么一个字都没有听清,全身炽热的血液一股脑的向下涌去,不受控制起来。

林川勉强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忽然感到一点冰凉从脖子向下,里便像是被点着火了,烧的他皮肤火辣辣的。

内心有个想法在成长,平日禁锢的牢笼正摇摇欲坠,也许就在下一秒便会挣脱,这时林川只能看到何玉玲乌黑秀丽的头发,偶尔露出一抹精致的雪白,让林川觉得有些莫名的渴。

感受着光滑的触感,已经开始期待起她的温柔,将带给他怎样无尽的欢乐。

何玉玲此时也是十分激动,平日里林川看着并不强壮。可她的指尖透过布料感受到的却是肌肉紧致结实的触感,在上面留恋了一会儿后,旋即轻轻的垂下脑袋,没等她有什么动作,便隐隐感到一阵异样的气息扑面而来。

何玉玲描绘着眼前的景致,脸上露出惊叹的神色,轻吐了口气后,布满红晕的脸颊上已是略显迷离,双手不受控制的向前移去。

林川看着何玉玲缓缓靠近,顿时感觉浑身烧的厉害,身体也仿佛要脱离自己的掌控,打算把自己完完全全的交给玲姐,去细细体会那份无尽的欢乐。

“何嫂子,你在家吗?”

院外传来的声音瞬间惊醒了屋内的两人,何玉玲急忙站起身来,惊慌的看向林川,对上的却是同样有些无措的面庞。

林川的确有些慌乱,才从暧昧的氛围中清醒过来,身体不禁有些无力,他和玲子姐都是一幅狼狈的模样,若是被人看见了,自己倒还好说,玲子姐可怎么见人?

“麻烦你在外面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出来。”何玉玲忙高声向外面喊道。同时眼神示意林川赶紧躲起来。

林川心领神会,刚走出厨房准备跑进卧室时,谁知道院外的脚步声已经来到近前。

无奈之下,林川只能逃回厨房,直接钻到了水槽的下面。

这时候脚步声已经走到了门前,何玉玲顾不得整理身上的衣服,忙上前迎了过去。

“何嫂子,我有点事想找你帮忙……”

一名美丽的少女迈进门来,居然是上午刚刚和林川见过面的杨颖。

此时的杨颖面色却有些奇怪,她原本是打算找何玉玲买点药,没想到乍一进门,就看到对方穿着滴水的衣服站在那里。

“何嫂子,你这是?”

何玉玲注意到对方的视线,脸色微僵,忙笑着开口解释道:“我这不是家里的水管坏了嘛,打算自己修一修,没想到忘了关水阀,所以……”

“是这样啊,”杨颖恍然,她也知道赵大柱骚扰何玉玲的事,嫉妒的看了看对方胸前的那对硕大的浑圆,“那我帮你看看吧,我以前修过这个的。”说完,便迈步向厨房走去。

何玉玲脸色一白,急急的拦住了对方:“我已经快要修好了,就不麻烦颖妹子你费心了,”见杨颖还想要说些什么,急忙岔开话题:”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杨颖这才想起来这里的目的,低头喏喏的说道:“我最近来了那个,所以想买点药来。”

何玉玲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疑惑道:“那你怎么不去卫生所找林小哥给你看看?”

杨颖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我死也不会去找那个混蛋!”

趴在水槽下林川听着何玉玲和杨颖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天,身体已经有些僵硬,这时候听到杨颖的话,心下顿时冷笑起来,之前明明被他按的那么舒服,现在说的倒好像自己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心下气愤着,林川一时不察,脑袋碰到了槽壁,发出咚的沉闷响声。

“厨房里有人吗?”杨颖一脸好奇的问道。

何玉玲自然也听到了声音,脸色不自然的说道:“哪有什么人,可能是耗子吧,咱们还是赶紧给你抓药去吧。”说完就虚推着杨颖向院子走去。

杨颖被何玉玲推搡着转身的时候,她狐疑的瞟了厨房一眼,顺着缝隙她隐约的看到一抹深蓝……

仿佛是想到了什么,杨颖的脸色渐渐难看起来……

等杨颖和何玉玲的声音逐渐远去的时候,林川顿时松了口气,赶忙从水槽底下爬了出来,揉了揉发麻的四肢,却是不敢出去。

又过了半晌,何玉玲才一脸疲惫的走了进来。

看到林川一脸征询的看向自己,轻轻的点了点头:“颖妹子已经走了。”

林川这才彻底放下心来,看着玲姐那姣好的身段,原本冷却的血液又开始沸腾起来。

何玉玲却是避过了林川灼热的目光,低低的说道:“林哥儿赶紧进屋换件衣服吧,我原来那口子还有些旧衣服,你先凑合着穿。”

林川听到这话,知道今天这事儿多半没戏了,也不好勉强,点了点头说道:”那就麻烦玲姐了。”

幸好林川的身材比较适中,穿着这件衣服还算合身。

等林川走出卧室,就看到何玉玲正坐在椅子上发着呆,林川拿手在她眼前晃了晃:“玲姐?”

何玉玲这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神色却有些犹豫,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林川看在眼里,爽朗一笑:“玲姐,我一会儿给你修好水管就得走了,卫生所还有事等着我呢。”说完便转身钻进厨房鼓捣起来。

何玉玲看着林川忙碌的背影,心中不由微松,却又带了一丝莫名的失落。

林川这回运气不错,不一会就修好了水管。

何玉玲也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将之前的药材递到林川手上:“今天真是麻烦林哥儿了。”

林川摆了摆手:“玲姐不用和我客气,那我就先走了。”

何玉玲微笑着说道:“那林哥儿你有时间再过来一样取下衣服。”

已经走到院子里的林川晃了晃胳膊,算是答应。

等林川提着药材走在回卫生所的土路上时,太阳已经变得昏黄。虽然习习的微风送来阵阵清凉,却浇不灭林川心中的火焰。

回忆着在何玉玲屋里发生的一切,让林川感到一股别样的刺激。不同于和苏薇在一起时的种种顾忌,当时他和玲姐差点就能……可惜忽然杀出个杨颖,坏了他们的好事。

一想到那个泼辣的小妞,林川牙花子就有些痒,也不知道马赛花怎么教的闺女,白瞎了那副好看的皮囊。

这边林川边想边走的时候,眼前忽然蹿出一个人影,挡在了他的面前。

林川被吓了一跳,定睛一看,竟然是之前离开的杨颖。

“这不是杨大小姐嘛,你拦着我做什么?”

杨颖皱着眉上下打量他片刻,俏丽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我就知道,之前躲在何嫂子厨房里的人是你。”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林川有些心虚,脸上却满是不耐烦:“你不会还是在计较上午给你治疗的事吧?”

一提到治疗,杨颖的脸色瞬间涨的通红:“我呸!你那也叫治疗?分明是在耍流氓!下午那会儿,你肯定也对何嫂子做了同样的事吧?不要脸!”

“你可不要瞎说,"林川的面色瞬间冷了下来,“你要是没有证据就敢污蔑我们,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杨颖显然第一次看到林川这个模样,害怕的退后几步。嘴里却不甘的嚷道:“那你这身衣服怎么说?我上午见你的时候可不是这身衣服。”

林川一脸嘲讽的看着她:“你这么快就忘了吗?还不是因为刚刚治疗过你,所以要赶紧换身衣服去去味道啊!”说完还有意向杨颖的下面瞟了瞟。

杨颖的原本涨红的脸色变得惨白,青葱般的手指对着林川不断颤抖着:“你……你个无赖……”整个人气的话都断断续续起来,身体不断剧烈的抖动起来,小拳头紧紧握着。

”怎么?那时候我怎么记得你好像也很开心呢?”林川双手抱胸,好整以暇的看着杨颖:“这会儿倒要过河拆桥么?”

“你无耻!”杨颖恨恨的瞪着林川,“反正你衣服现在肯定还在她那里,我现在就去把它找出来,看你还怎么狡辩。”说完便气呼呼的转身离开。

“你站住!”林川一把抓住了杨颖的胳膊。要是真让她找去了,这事儿恐怕就要闹大了。

因为杨颖今天穿的是无袖连衣裙,气血虚弱的胳膊更是一片冰凉,被林川这么一抓,掌心炙热的温度顺着胳膊传到她的身上,身体不由有些乏力,嘴里不自主的嘤咛一声。

林川虽然发现此时的杨颖有些奇怪,却没有多想,沉声警告她道:“你要是敢去找玲子姐麻烦,我就把你上午的事儿捅出去,到时候谁也别想好过!”

谁知道杨颖却只是安静的嗯了一声,早已没了之前的气焰。

林川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杨颖怎么突然这么好说话,但是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你也不用担心,只要你遵守承诺,我也会守口如瓶的。”说完,林川松开了杨颖的手,转身向远处走去。

这时的杨颖忽然抬起投来,如玉的脸颊一片羞红,看着林川远去的背影,使劲的跺了跺脚:“哼,真是个大色狼!”

林川从卫生所出来时,周围已是一片漆黑。

等走到自家门口时,他却忽然停下了脚步。

一想到早上老娘和他说起的话,林川就觉得脑袋隐隐作痛起来。

也不知道老娘是哪根筋搭错了,偏偏要自己给嫂子借种,虽然嫂子的确很漂亮,没有大哥的呵护的确很可怜就是了。

但是即便自己愿意,那也要看嫂子是不是愿意啊?

林川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心一横大步向家门走去。总不能为这个一直不回家吧。

进屋的时候,李翠莲正在桌子上摆放碗筷,看到林川进来,脸上顿时笑成了一朵花:“小川回来啦,赶紧洗洗手坐下吃饭。”

林川应了声,转身向洗手间走去。

这是耳边传来的李翠莲的声音:“薇薇,赶紧把菜端出来,小川回来了。”

林川不由一怔,厨房的帘子被人掀了起来,正是林川的嫂子苏薇。

苏薇手里端着菜,仰头便看到了盯着她的林川,秀丽的脸蛋上浮现一抹红晕。

林川回过神来,忙避开身子,让苏薇把菜端上去,然后自己进里面洗手去了。

等饭菜全部上齐,李翠莲忽然笑眯眯的看着林川问道:“小川啊,你今天怎么换了一身衣服啊?”

原本低头扒饭的苏薇也抬起头来,诧异的看着林川,之前她都不敢细看他的眼睛,自然没有注意到林川的变化。

“我今天去了趟虎子家,帮他干了点活,所以就暂时穿他的衣服了。”林川早就预料到会有人问,所以事先想好了说辞。

虎子是和他从小玩到大的哥们,让他帮自己圆个谎不难,看来明天要去虎子家一趟了。

李翠莲听到林川的解释,笑眯眯的点了点头,没在细问,让林川不由微微松了口气,一旁的苏薇也低下头,继续吃起饭来。

“既然这样的话,小川你今晚就去薇薇的房子里睡吧,”李翠莲忽然冒出这么一句,不管林川涨红的脸,笑呵呵的接着说道:”你俩多努努力,争取给我早日抱上个大孙子。”

“咳……咳……”还没等林川说些什么,一旁的苏薇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

林川忙上前轻轻拍打着苏薇的后背,一脸埋怨的看着自家老娘:“妈,吃饭的时候说什么不好,净说些吓人的话。”

李翠莲也不恼,仍旧笑呵呵的说道:“好好,只要你和薇薇晚上一起住,妈啥都不说了。”

林川不禁有些傻眼,自家老娘这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今晚非要把他和薇薇绑在一起?

这时候苏薇也缓过劲来,清澈的眸子泛着点点水意:“妈这事还是缓一缓比较好。”

“这有什么好缓的?”李翠莲一脸认真的看着苏薇:”薇薇啊,你嫁进林家也挺长时间了,妈自问平日里待你还算不错,若只是外面的风言风语也就算了,可若是没个一男半女的,断了林家的香火,等我死了可怎么有脸去见孩子他爹呦!"

李翠莲说到这里,竟然用衣服拭起眼角来。

林川被自己老娘的话说的是一脸的蒙圈,什么叫断了林家的香火?他自己不是健健康康的站在这里嘛,续上香火那不是早晚的事?

而且林川知道李翠莲素来要强,这时候竟然为这事哭了,让他不禁有些慌乱,忙上前准备安慰老娘:“妈……”

谁料一个字刚刚吐出,李翠莲用胳膊遮住自己的脸,警告的看了眼林川,顿时把林川将要说出的话憋了回去,自家老娘眼里哪有什么泪水,这幅样子分明是装给苏薇看的。

这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苏薇终于松了口:“妈,你别这样,我……我答应你就是了……”

啥?林川一脸愕然的看着苏薇,这才过去一天而已,自家老妈装装可怜她就接受了吗?

“我就知道薇薇你是个懂事的好孩子,”李翠莲脸上满是喜色,“那事情就这么定了,咱们先吃饭吧。”

林飞坐在椅子上,听着耳边老娘不停的唠叨着香火的重要性,嘴里的食物全然失去了滋味。

眼角瞟向对面的苏薇,她从刚刚答应李翠莲后就安静的低头吃饭,林川也看不清她脸上究竟是什么表情。

等收拾了饭桌,李翠莲就眉开眼笑的瞅着林川和苏薇道:“剩下的让妈收拾就好了,你们眼下赶紧进屋子里休息吧,这才是头等的大事啊。”

林川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妈,这才几点啊,我现在都不困啊。”

李翠莲狠狠的白了林川一眼:“傻小子,就是不困进屋才好办事呢,听娘的话,赶紧和薇薇一起进去。”

说完不管一脸苦笑的林川,转头冲苏薇和蔼的说道:“薇薇啊,小川他不懂事,这方面就麻烦你多教着他些,一回生二回熟嘛。”

听到自家老娘的话,林川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说他不懂事也就算了,多来几次是个什么意思?难道还要和嫂子在一起住好几晚吗?

那边的苏薇仍旧低着头,只能看到耳根仿佛红的滴血,只看她轻轻的嗯了一声,便逃也似的回了房间。

李翠莲扭头对苦着一张脸的林川训道:“摆着那么一副臭脸做什么,薇薇那么俊俏的人儿,让你小子去是福气,赶紧进去吧。”说完就推着林川进了苏薇的房间,末了还加了一句,”记得对你嫂子温柔点!”

林川险些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平日里自家老娘看着挺严肃的一个人,没想到说出的话这么不正经。

因为门已经被李翠莲带上,屋子里顿时一片寂静。

苏薇正坐在自己的大床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林川觉得有些尴尬,于是低低的唤了苏薇一声:“嫂子?”

突兀的声音顿时惊醒了苏薇,她忙站起身子,柔美的面上多了几分惊慌:“是小川啊,过来坐吧。”

看着苏薇有些无措的娇颜,林川不仅想起之前和嫂子独处时候的场景,心脏顿时砰砰的剧烈跳动起来,人也顺势坐在了她的旁边。

因为床旁边是李翠莲特意准备的被褥,所以能坐的地方有些狭窄,林川的胳膊不经意间就贴在了苏薇的腰侧,一阵光滑的感觉让林川有些悸动起来。

“嫂子,你今天怎么答应妈这个事了呢?”林川忍不住内心的躁动,试探的向苏薇问道。

苏薇轻轻咬了咬下唇,低低的说道:“今天你不是也见到了吗,妈都那么说了,我要是不答应,哪还有脸面在这里待下去?”

“哦……”林川心里恍然明白过来,又有些莫名的失望,“那我还是和妈说清楚这事吧,毕竟错根本就不在你。”说完就准备起身出去。

“小川,”苏薇忽然抬起了头,露出她通红的眼眶,“就当嫂子求你,咱们一起住着,不要那个就好……”说道最后,声音已经是低不可闻。

“你的意思是要咱俩一起瞒着咱妈?”林川诧异的问道。见苏薇点了点头,便爽快的点头答应:”这样也好,免得妈老在咱身边念叨。”

“你答应了?”苏薇一脸惊喜的抬起头。

“嗯,嫂子平日里对我这么好,这点忙我怎么会不帮,”林川又皱着眉头说道:”只是一时半会儿还好,若是时间长了,不就露馅了?”

林川说完还瞅了瞅苏薇的肚子,意思不言而喻。

苏薇脸色顿时一红:“我暂时也没想那么多,也许……也许过阵子妈就能想通呢?”

恐怕这话她自己都不信吧。林川不由暗笑,他可是十分了解自家的老娘,若是一件事情做了决定,那便是一个唾沫一个钉,根本不会改变。

只是这话林川也不好挑破,既然没了顾虑,神色也变得自然起来:“嫂子,那我今晚睡哪儿啊?”

不等苏薇开口又摸着下巴调侃道:“我看这床挺大的。”

苏薇许是暂时落下一块心事,听到林川的调侃,直接白了他一眼道:“再大的床你也不能睡,我给你打个地铺将就下吧。”

“嫂子,可没你这么卸磨杀驴的啊。”林川笑嘻嘻的说道,“上次我帮嫂子的时候你也是这样。”

“不是说不提这个事了吗,”一提到这个事,苏薇的脸色就变得一片通红,“黄瓜会断,还不是你害的!”

“好好好,都怪我。”看着苏薇满脸的羞愤之色,林川忙不迭的讨饶,然后又笑着说道:“可是我看这被褥好像不够用啊。”

苏薇的脸上顿时浮现一抹小小的得意,起身拉开旁边的衣柜,顿时从里面抱出一床崭新的被褥出来。

“我昨天听婆婆说起这事的时候就有些不安,今天就准备了这个出来。”

林川一脸郁闷的看着苏薇的笑靥,原来嫂子早就防着他了,所以提前准备了这一床被子。

他上前一把抱住被褥,自顾自的铺在了地上:“没想到嫂子你准备的这么周到,那我就先睡了,明天还有的忙呢。”

“小川,”苏薇的声音有些犹豫,“你能不能把头转过去一会儿?”

“哈?”林川诧异的看了苏薇一眼,见她指了指身上的衣服,顿时明白过来。

“嫂子,你这方面可早就被我彻底了解了,就不要计较这点东西了吧?”林川嘿嘿的调笑着。

“小川!”苏薇显然有些恼了,狠狠的剜了林川一眼。

林川干笑着背过身子,耳边传来苏薇的声音,”不许偷看哦。”

林川嗯了一声后,只听到一阵布料摩擦的声音传来,他偷偷的扭过头去,便看到嫂子更匆匆忙忙的套上睡衣,可一抹惊人的雪白还是落入他的眼中。

还没等林川品味这眼前的美景时,一个枕头飞了过来:“小川!”

林川结果丢来的枕头,扭回头还不忘评价一句:“挺好看的啊,就是少了点!”

回应他的却只有更为急促的衣料摩擦声和被褥掀开的声音。

又过了片刻,林川估摸着差不多了,才开口问道:“嫂子,换好了吗?”

身后传来嗯的一声,只是声音有点闷闷的。

林川穿过身去,发现苏薇整个身子都埋入被子里,连脑袋都被遮住大半,只露个眼睛在外面紧紧的盯着他。

“嫂子,你知不知道那样盖被子对身体不好?”林川有些好笑的摇摇头,知道是自己刚才的窥视吓到了她,”你放心,我这回不会再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了。”

“真的?”苏薇有些犹豫的将被子向下拉了拉,“那咱们就赶紧睡觉吧。”

“那我关灯吧。”林川明天的确还有些事情要忙,也不再捉弄苏薇,站起身准备关灯。

“薇薇,小川,你们睡了吗?”外面忽然传来李翠莲的声音。

自己老娘怎么这么爱查岗?林川有些哭笑不得。

心里虽然对自己老娘槽点满满,但是手上却不慢,直接关了灯,屋里顿时昏暗起来。

“妈,我和薇薇都已经睡下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好吗?”林川见苏薇没有开口,只能出声喊道。

没有声音传来,院子里的脚步却越来越近。

自家老娘该不会打算突击检查吧?正当林川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忽然身体被人环住,耳边传来一阵低语:“赶紧把被子丢到床底下。”

虽然后背和苏薇前面紧紧挨着,可是林川此时无心去细细体味,手脚并用的将地面的被褥挪到床下,然后顺着苏薇的胳膊便摔倒在床上,二人紧紧的贴在一起,胳膊互相搭在对方的腰间,摆出一副亲密的姿势。

这时候脚步声已经来到门口,一束手电筒的光亮照在了他和苏薇的脸上。

“薇薇,小川,我是想告诉下你们,明天别忘了去洗个澡,我提前给你们烧好水了。”李翠莲带着笑意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你们也累了一晚了,还是要懂得节制,好好休息吧。”

说完,手电筒的光亮便从屋内移开了。

随着外面脚步声渐渐远去,林川紧绷的身体这才缓缓放松下来,没想到自家老娘这般难缠,若不是他和苏薇反应快,单这一晚就要露馅了。

想到这里,林川才发觉他和苏薇的姿势有些暧昧,自己的胳膊环在对方的腰间,而苏薇也紧紧的抱着他,其他各处也有不同程度的接触,林川觉得感觉就像一次舒适的按摩。

随着时间的持续,按摩的感觉渐渐变了样,各种奇怪的想法伴随着身体的接触纷至杳来,小腹突然有些难受,脑袋仿佛开始生锈一般变得迟钝起来。

奇怪的是苏薇此时却十分安静,任由彼此的身体相互紧紧挨着,可林川却有些吃不消了。他怕再继续下去会犯下不可挽回的错误,双手向一按,准备撑起身子下床。

谁知因为屋子昏暗看不清楚,林川左手按下接触到的却不是坚硬的床褥,而是极致的柔软,他甚至能感觉到……

这时候的苏薇也轻哼出声,然后藕臂一伸,将林川拽了回去:“你就别折腾了,万一咱妈再来查岗怎么办,咱们就先这么对付吧。”

这话听得林川又惊又喜,惊的是苏薇竟然好像有了破罐子破摔的想法,喜的是她好像不像以前那样抗拒彼此的身体接触了。

林川顺势躺在枕头上,感受着苏薇轻柔的呼吸声,仍没有拿回来的手掌仍在体验美妙的触感,心里既有对苏薇更多探索挖掘的期待,又夹杂着些许的愧疚和背德的刺激,不管内心是如何的矛盾,终敌不过浓浓的困意,睡了过去。

第二天林川醒来的时候便发现苏薇已经不在身边了,他伸了个懒腰后便穿衣去正屋了。

屋内的李翠莲看到他进来,脸上笑开了花:“小川啊,昨晚累着了吧,赶紧吃点山药粥补一补。”

林川一脸尴尬的结果李翠莲递来的粥:“妈,你瞎说什么呢,我一个大小伙子,哪里就累到了?”

李翠莲笑眯眯的点了点头:“你这话说的没错,还是薇薇那孩子辛苦了些,今天我就让她好好休息休息,可别累坏了身子。”

见自家老娘非要这么说,林川也是没办法,只能低头默默的喝着粥。

而李翠莲也不在说话,只是笑呵呵的看着林川,把林川看的心里毛毛的。

一顿饭总算吃完了,林川出门前还顺口问了句:“怎么早上没看见嫂子啊。”

“哎呦,才一晚上就开始惦记啦,”李翠莲已经笑成了一朵菊花,“薇薇那孩子啊去隔壁大壮媳妇那学针法去了,这不天冷了吗,打算给你和小峰织件毛衣。”

被自家老娘调侃的林川脸色也有些红,忙推开门准备出去,李翠莲忽然又叫住了他:“小川啊,这些天你抽时间给薇薇检查下身子,别孩子有了却没个准备。”

“哪有那么快的……”林川胡乱的应着,逃也似的向门外跑去。

等林川坐在卫生所的椅子上,脑袋里还回荡着李翠莲之前所说的话语,让他给苏薇检查身体?他和苏薇根本什么都没有,还能查出个什么结果来?

想到这里的林川不禁有些头疼,暂时将它抛到脑后,忙起手中的事情来。

今天的病人也不少,林川忙活半天才得空休息一下。

整个村里就他这一处看病的地方,偏偏卫生所虽然归是政府所有,如今却只有林川一个人在这里。

为此林川可是找村书记不只提过再找一个人来帮忙,可半年前对方就说在申请了,如今却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等到中午吃饭的空当,林川送走最后一名病人,直接出门向虎子家走去。

虎子,原名陈二虎,在家里排行老二,小时候就和林川好的穿一条裤子。

即便现在都大了,彼此的关系也是铁的很。

等林川来到虎子家,红砖堆砌的烟囱上正袅袅的冒着炊烟,院内一个浓眉大眼的青年正在劈着柴禾,虽然穿着一件长袖汗衫,但是依然能看到脊背两侧偾起的肌肉。

听到脚步声,那名青年抬起头来,看是林川,咧嘴一笑:“川子,这会儿怎么有空来我这了?”这名青年正是林川的发小陈二虎。

“甭提了,我这也是抽时间才能来你这逛逛,一上午我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林川无奈的说道。

“我看你就别在那里干了,本来工资就没多少。”陈二虎一脸的愤愤不平,“要不你跟着我干吧,我肯定亏待不了你。”

“别,我可不懂你施工队的那些活儿,到时候肯定给你帮倒忙。”林川苦笑着说道,”这事我还是再看看吧。”

陈二虎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不是他和林川第一次提起这个事情了,既然自己兄弟不愿意,他也不会勉强。

“嗨,我今天找你可不是来吐苦水的。”林川笑着看向陈二虎,“要是你哪天碰到我妈,问起我昨天做了什么,你就说我在你这儿干活,并且换了身衣服。”

“没问题!”陈二虎拍着胸脯爽快答应,然后又一脸坏笑道,“跟我说说,你昨天到底干什么坏事去了?还需要换衣服?”

林川笑着拍了陈二虎肩膀一下:“胡说什么呢,我就是昨天给玲子姐修了下水管,结果不小心被淋了。”

“只是修水管?”陈二虎一脸的不信,“你和何嫂子就没发生点啥?”林川经常去何玉玲那拿药材他是知道的。

林川干笑着摸了摸鼻子:“玲姐也被淋了,她的身材真的很不错。”

“行啊,川子,”陈二虎啧啧叹道,“何嫂子身材可是村里一等一的好,你这回可真是赚到了!”

然后又一脸贼兮兮的瞅着林川低声问道:“那你和她那个了没有?”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

诗词推荐

小湿文乡村真实交换|给你舔舔小缝你那里好大

分类: 清朝古诗 作者:

老刘做梦都想要睡了韩萌萌,可是都没有合适的机会,不过在国庆假的时候,老刘知道自己的机会已经来了。 十一驾校放假,老刘没事儿做便躺在床上玩着手机。 这个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而且打电话的正是他朝思夜想的韩萌萌。 老刘激动的差点没有喊出来,……

标签:

男男小黄文深插_啊用力去阳台

分类: 清朝古诗 作者:

周江搂着女孩的肩膀,撒娇似的摇了摇她的身体。 “嗯……”女孩抬头看了周江一眼,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周江马上把女孩抱了起来,往床上走…… 门口的老周本来以为马上就结束了,没想到两人竟然还要进行下一步。 这可把老周急坏了,他想直接砸门阻止,可是万一……

标签:

奶头被吃得又翘又硬|激情小说片段

分类: 清朝古诗 作者:

高仇虎不是那种不知好歹的人。 “婶子,你放心,我以后肯定多干活,让春杏能过上好日子。” 听高仇虎这么说春杏妈笑着点了点头,人穷不要紧,但得能吃苦能干活。像高仇虎这种游手好闲的人在农村谁都看不上眼,只要他肯吃苦,那春杏爹也不会太难为他们俩的亲……

标签:

武林美妇肉臀哭泣迎合,按着头喷到喉咙里

分类: 清朝古诗 作者:

林强立马发动了狂风暴雨的冲击,薇薇犹如海上扁舟,摇摇晃晃,小嘴里那情不自禁的话语更是犹如最炽烈的催化剂,直接点爆了林强的荷尔蒙! 下一刻,林强更加疯狂,冲击着身下这美艳少妇! 在这疯狂的冲撞下,薇薇呻吟更加高亢,痛苦中带着快乐,最终,她……

标签:

教室停电班花h_女扮男装古言完结np文

分类: 清朝古诗 作者:

老周想掐死吴美丽的节奏,你什么时候来不行,非要这个时候来啊。 “啊……” 安琪惊恐中压抑一声嘶吼,夹紧白皙双腿,那里酥麻的炙热,仿佛身体在惊吓中被抽空,自我意识中睁开眼睛,浑身肉哆嗦。 “安琪,穿好衣服……”老周经历过大事的人,立马镇静下来,瞎……

标签:

不行太大了,好疼学长_ 强暴小黄文

分类: 清朝古诗 作者:

“高仇虎,你凭什么要娶春杏?” 刚走了两步的高仇虎听到冯大壮说话,顿时就转过头来,双眼盯着冯大壮,一字一顿的说:“那你凭什么?” 虽然高仇虎的口气很不客气,但冯大壮并没有生气,只是微微一笑,从身侧的皮包里拿出两沓老人头,轻轻放在桌子上。 “我……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