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高h多肉小说_我想吃你下面的小嘴

“教练,实在对不起,我没想到我哥会找人把你打成这样……”

“你放心,我已经警告过他了,他不会再这样乱来了!你的医药费我全包了,你还有什么要求也尽管告诉我,能做的我都会尽力帮你做的!”

老王心想,我唯一想要你做的就是做我的女人,你愿意吗?但他知道,这话一旦说出口,他跟黄琴最后一点情分也就没了,所以他摇头说:

 文学

“黄琴,你不用这么见外,我已经说过了,这事既然是误会一场,我就不会再追究了,医药费那点钱你也不用说了,我是不会要的,如果你还当我……是朋友的话,就别再提这事了!”

黄琴听他这么一说,心里就更愧疚了,她红着眼眶看着老王,像一只可怜兮兮的小白兔。

被女神用这样的眼神盯着,老王怎么受得了?还好今天他刻意穿了很宽松的衣服,这会下半身有反应,女神也丝毫没有察觉。

老王忍住心中的欲望,伸手拍了拍黄琴的头,笑的像个长辈一样温和。

“我真的没事,你不用担心,就是伤了一只手,平时上厕所跟洗澡有点不方便而已,其他也没什么。”

说实话,昨天黄琴酒醒之后,也有怀疑老王是不是故意把她灌醉,想对她图谋不轨,毕竟老王之前也算是有前科。

但后来从哥哥口中知道自己衣衫完整,老王并没有对她下手,还想送她回家。她心里就对老王有所改观了,加上今天老王行为举止都很通情达理,黄琴对他的好感度又上来了。

这会听到老王说洗澡上厕所不方便,她想都没想就回道:

“那我来帮你洗澡吧!”

老万顿时眼睛一亮,他等的就是这句话!可面上却说:

“啊?这怎么行?不不不,我宁愿不洗澡不上厕所,也不能让你一个大姑娘帮我……”

黄琴被他说得脸都红了,她今天穿的是一身白色的轻纱长裙,除了手臂其他地方一点都不露,反而显得仙气十足,

加上这会被老王说得脸色绯红,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想蹂躏……

老王越看越觉得血脉喷张,他正拼命按捺住心里那股骚动,不料黄琴又突然说了句差点让他把持不住的话:

“我不介意啊,反正你的……那什么我都看到过了。”

黄琴越说越小声,脸上烫得都能煎蛋了,老王只觉得脑袋里轰的一声,像是有烟花炸开了一样,他的女神居然愿意帮他洗澡!

这下他要是再推迟,那就是傻子!

老王假装不好意思地笑了,他用没受伤那只手挠着后脑勺,语气腼腆道:

“那就麻烦你了黄琴,实话告诉你,我从昨晚就没洗澡了,这会背上痒得难受呢!”

这话当然是骗人,女神上门,老王怎么可能不洗澡?万一女神闻到他身上的臭味怎么办?

可黄琴这样的小白兔一点没识破老王的谎言,她含羞带怯点了点头说:

“那我先去给你放一下浴缸水!”

说完就埋头跑进卫生间了。

老王闻言暗暗松了一口气,心想还好昨天换了这个厕所有浴缸的新住处,黄琴这富家女,压根就没想过这世上不是所有人家里都有配浴缸的!

他悄悄站在厕所门外,看着黄琴像个小媳妇一样小心翼翼给他放洗澡水,脑子里幻想,待会他就会脱光光坐在浴缸里,让黄琴给他擦身体,她白皙娇嫩的小手会摸着他的胸膛一路往下……

老王忍不住了,侧着身子倚靠在厕所门外的墙边上,那只没受伤的手悄悄伸进了裤子里,缓缓律动起来。

他的手一边动一边幻想着,他的洗手台那么大,以后可以让黄琴跟他在洗手台来一发,让她撑着洗手台撅起屁股,他可以直接从后面进入,而且从洗手台的镜子里,他还可以清楚地看到黄琴被他进进出出弄得死去活来的表情。

完事之后,他还可以坐在浴缸里,让黄琴直接坐在他身上,再来一发。

这一次,他要让黄琴自己动,她可以撑着浴缸的两边控制自己的速度,而他闲下来的双手会握住那对他觊觎已久的柔软,将它们捏圆捏扁,最后低头含住那顶端……

哦……

老王想到这里就忍不住释放了自己,他舒服得不自觉喊出声了,浴室里的黄琴听到他奇怪的声音,起身走出来一看:

“教练,你怎么了?是不是手疼了?”

老王赶紧将手从裤裆里掏出来,他手上还有那股干干释放的糜味,如果黄琴不是未经人事,肯定就能发现了。

可惜黄琴这个小白兔压根就没往那方面想,老王不着痕迹将手藏起来,笑着说:

“没事,手刚不小心碰到墙了,你洗澡水放好了吗?”

天真的黄琴马上就被他转移的注意力,她回头看着浴缸里的水说道:

“水差不多可以了,教练你去拿换洗的衣服吧,我在这等你。”

说到这里,她又羞得不敢抬头了。

老王看在眼里,心里忍不住奸笑,心说看我老王这屌丝今天怎么收下你这个貌比仙女的白富美!

老王赶紧回房间拿了一套新衣服,就连内裤都是他昨天买的新的。他之前那些老的内裤已经洗到变黄的变黄,破洞的破洞,他又怎么可能让女神看到他这么邋遢的一面?

再次回到浴室的时候,老王发现,黄琴这单纯的小女孩,还是有点小心思的,因为……

她居然用沐浴露在浴缸里搓了一大堆泡泡出来,如今浴缸的水面上全是泡泡,根本看不到下面有什么玩意!

老王心里大失所望,他原本的打算是想让黄琴见识见识他雄伟的尺寸,这是老王全身上下最值得骄傲的一点,就拿刘玲玲来说,一开始不也是看中了他的尺寸?

老王气的差点吐血,怎奈黄琴还笑的十分天真说:

“我洗澡的时候都会放一颗泡泡球的,我看你这没有,就只能将就一下用沐浴露啦?怎么样?我很聪明吧?”

老王被她气笑了,皮笑肉不笑说:

“是啊是啊。”

黄琴以为他是不好意思,也没多想,她站起来对老王说:

“那我先帮你脱衣服吧,待会水凉了就不好了。”

老王自然点头同意,他在心里安慰自己,还好有脱衣服这个环节,待会有些地方,黄琴不看也得看到。

可老王最终还是低估了黄琴这个富家女的脑回路,只见她突然不知从哪掏出一把剪刀,刷刷刷就将老王的衣服给剪了,几秒的功夫就搞定了。

至于裤子,在老王还没来得及阻止的情况下,也被她三两下就剪掉了。

不过有一点黄琴万万没想到,原本她想着,剪掉老王的裤子也不怕,至少他里面还有一层内裤,怎料老王今天压根就没穿内裤!

就在黄琴蹲在他身下剪掉裤头的时候,有一根东西猛地从下滑的裤子里弹了出来,毫无防备就弹到了她的脸上,加上老王刚用手发泄过,那些液体有的糊到她红润的小脸上……

黄琴顿时就懵了,拿着剪刀愣在原地。

别说是黄琴,就连老王自己都懵逼了,这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到这个地步的?他怄的差点吐血,心想这次还真不能怪他,是这黄琴太不按常理出牌了!

老王反应过来之后,也顾不上其他了,赶紧抽了几张纸巾把黄琴的嘴巴跟脸擦干净,他深怕黄琴待会一个激动一把剪刀葬送了他的关键部位,赶紧找了条毛巾捂住,这才敢跟黄琴说话。

“黄……黄琴,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今天会帮我洗澡,我一个人在家,想着单手上厕所不方便,就没穿内裤……”

黄琴呆呆得站起来,举着剪刀喃喃自语说:

“刚刚发生了什么?”

老王被她吓得忍不住捂紧他的身下,支支吾吾说:

“刚……刚才你剪了我的裤子……”

黄琴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抬手捂住他的嘴阻止他说下去,她的脸此时比猴屁股还红,脸上写满了尴尬。

“我……我觉得还是找个护工来帮你洗澡比较好,我还有事,先走了!”

黄琴跑得比兔子还快,老王现在没穿衣服,也不能追出去,只能眼睁睁看着心中的女神羞燥得夺门而出。

老王觉得老天爷简直是在耍着他玩,每次煮熟的鸭子都能让它飞了!没办法,他只能先拆了手上的纱布木板,穿好衣服,又等了半天,见黄琴也没给她打电话,这才忍不住了,给她发了条短信。

他短信写着:

黄琴,对不起,今天这事真的是意外,我没有任何侵犯你的意思,我可以发誓!

但是黄琴没有回复,他心里越发着急,忍不住又发了几条,但依旧像石沉大海般了无回音。最后老王忍不住了,直接给她打了个电话,但也无人接听。

老王这些确定了,黄琴在逃避他!

这会老王真是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就提什么洗澡的事了,他费尽心思好不容易才挽回的形象,这下又全崩塌了!

可这次老王是真的冤,虽然他做梦都想糊在黄琴那水润动人的樱桃小嘴里,但他万万没想到这事这么快就能“实现”啊!!

这下他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老王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可一连等了好几天,都不见黄琴回他的短信,他也不敢再给黄琴打电话了,怕她觉得是在骚扰她……

最后老王实在坐不住了,心想得找个人打听一下黄琴的消息。

老王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刘玲玲,但想从刘玲玲的口中知道黄琴的消息,就必须先解决好之前答应过她的事。

想到这,老王毫不犹豫拨通了李成的电话……

 

两天后,老王约了李成跟刘玲玲在一家日式料理店见面。老王对李成的喜好基本上都摸了个七七八八,他知道李成最喜欢这种日本调调。

所以,他特意提醒刘玲玲,要穿那种日式一点的衣服。可他没想到刘玲玲这么上道,老王见她走进包厢的时候就惊呆了……

这妞穿的居然是水手服!!看来平时岛国片也没少看啊!

老王悄悄瞄了旁边的李成一眼,见他两只眼睛都快瞪出眼眶了,那口水哈喇子都差点掉下来,恨不得马上扑上去将刘玲玲弄个死去活来。

成,不用问了,这事十有八九会顺利的!

老王暗暗朝刘玲玲睇了个赞许的眼神,同时忍不住像李成一样打量她。

这刘玲玲果然一点就通,他只跟她提过李成喜欢那种日式的风格,她就弄了这么一身水手服穿。

而且这水手服还是特意改过的,上身衣服被她改小了腰围,变成了露肚脐的紧身衣,领口也被她改过,上半身像是要把衣服撑爆一样。

下半身那就更离谱了,那裙子直接被她改成短得不能再短的小短裙,半个屁股都露在外面,好像还没穿内裤,不过也有可能是穿了丁字裤。

也不知道她这一路是怎么走来的,就不怕遇到色狼直接将她拖进小巷子就地正法?

老王心想,以后谁要是娶了刘玲玲当老婆,这头上的草原估计能赶得上呼伦贝尔大草原!

不过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老王是看出来了,李成就挺爱她这款的。

刘玲玲学着那些日本女人一样在榻榻米上跪坐,见李成的眼睛都没离开过她的身上,心下暗喜,表现得越卖力。

她伸出芊芊玉手给李成跟老王倒了一杯茶,那手法,显然是学过茶艺的,那优美的姿势看的李成那西装裤都快被撑破了。

老王瞅着这形式,心想这两人没准待会就得忍不住在这包间来一发了,他暗暗羡慕李成,同时也再次明白有钱有权的重要性……

就连李成一个小小的监考官都有这样的美女自动送上门来献身,要是他还能再往上走,得有多少女人前仆后继要上他的床?

 

可老王不知道,再过不久,他就能鲤鱼跃龙门,赶在李成前面,一夜之间挤进权贵的世界,同时也离他的女神越来越进……

包厢这头,老王负责简单地给两人互相介绍一下身份,又有一搭没一搭陪着聊了几句,看着两人越来越嫌弃他的眼神,就赶紧找了个尿遁的借口溜了。

后来他悄悄折回去,在门口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传来毫不压抑的叫声,他下腹一紧,忍不住趴在门缝向包厢里看去。

就见李成将刘玲玲压在饭桌上,两人衣服都完好穿在身上,只有刘玲玲的上衣被撩了起来。

李成动作激烈,刘玲玲被撞得七荤八素,胸前剧烈晃动着,两人身下的桌子也被推得咯吱咯吱做响,但很快就被刘玲玲的叫声淹没了……

老王看得眼睛冒火,忍不住靠在门外,将手伸进了裤裆里。

好在他早就预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所以他定的是这里最偏僻的包厢,这里还是监控的死角,他在这大大方方偷窥了好一会都没人发现。

老王纾解完之后,见包厢里还没完事,他怕再看下去那股邪火又要压不住了,赶紧提上裤门撤了。

第二天,老王又单独约了刘玲玲见面,他心想这么多天过去了,总算是能问到黄琴的消息了。

老王约了刘玲玲在一个很普通的饭馆见面,刘玲玲昨晚估计是被李成折腾狠了,这会走路的姿势都十分怪异。

她坐下来无精打采看着老王说道:

“王教练,又约我出来有什么事?我刚从李成那回来,赶着回去睡觉呢,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老王也不跟她废话了,单刀直入问:

“我就是想问问你,黄琴最近都在干嘛?”

刘玲玲撑着太阳穴看他,打了个哈欠才懒懒道:

“怎么,你最近惹黄琴生气了?”

老王很诚恳得点点头,但也不说为什么生气。

刘玲玲咯咯直笑,笑了半天才说:

“王教练,我觉得你还是趁早死心吧,我们家琴琴真的不可能喜欢你这样的……”穷屌丝。

老王脸色一沉,瞪了刘玲玲一眼,只强调说:

“你只需要告诉我她最近在做什么就可以了,别的不用你多说!”

刘玲玲耸耸肩,也不急着说,她从包里拿出一包烟,她抽了一根递给老王,老王没接,她就自己叼进嘴里。

狠狠吸了两口烟之后,她才说:

“王教练啊,不管你之前是怎么惹琴琴生气,她原不原谅你,这都不重要了,因为……她要出国了。”

老王愣了一下,像是被雷劈住了,过了半响他才说:

“你刚才说什么?”

刘玲玲单手拖着下巴,另一只手夹着一根烟,如斯性感。

她朝老王吐了一口烟,就着朦胧的烟雾,缓缓说道:

“她学的是服装设计,她的父母要送她去美国进修,这个月月底就要走啦!王教练啊王教练,如果以前你还能自欺欺人,这一次,你也该认清你们两之间的差距了吧?”

老王好像受了极大的打击,两眼无神道:

“什么差距?”

刘玲玲勾唇一笑,手上的烟在烟灰缸的边缘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一字一句道:

“当然是——钱的差距啊!”

老王浑身一震,半响无语。

是啊,黄琴是住在大别墅里的白富美,她家里有钱、有权。她可以去美国甚至任何国家读书或者玩乐。

可他只是一个大山里走出来的穷屌丝,奋斗了二十多年,如今还只是一个教人开车的小教练,他买不起大别墅,更买不起豪车,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追得到黄琴呢?

老王整个人都萎靡了,他从来没有一刻觉得自己这么不堪过,他觉得刘玲玲说得很对,他跟黄琴之间最大的差距,归结起来就只有一个字——

钱!

刘玲玲见他一副大受打击的样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用熟稔的语气像老朋友一样拍拍他的肩膀道:

“老王啊,其实我挺感谢你这次帮我的,虽然我知道你打心里瞧不起我,但我也瞧不起你啊!我们都一样,都瞧不起没钱人,却没想过,我们自己本身就是没钱的人。”

见老王被她说得脸色更难看了,她想了想,只能转移话题说:

“你知道我跟黄琴是怎么认识的吗?我们两是在酒吧认识的,黄琴是为了去找她哥,后来被人在酒里下了药,要不是我提醒她啊,你那清纯的小女神早就被人破身啦!”

老王惊讶地抬起头看她,没想到刘玲玲跟黄琴居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认识的,只听刘玲玲又道:

“你别以为我跟黄琴要好是看中她的钱,她知道我家里的情况之后就想给我钱,可我一分没要啊,我这人只拿男人的钱,特别是渣男的钱,有多少我榨干多少!”

老王实在想不到刘玲玲原来是这样的“女中豪杰”,心里对她还是有所改观的,但想了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茬,最后憋了半天又忍不住问:

“那你知道黄琴具体几号走吗?”

刘玲玲愣了一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将手里的烟掐灭在烟灰缸里,咬牙切齿说:

“老王啊,我说了这么大半天,你还不死心是不是?”

老王苦笑,心想那可是他做梦都在想着的女神,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心呢?至少也要见她一面表了白才能死心……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明清诗词精选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mingqing/12066.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