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被陌生男子做到高_前后一起进入

吴莉上下打量着我,眼睛里闪烁着别样的光芒,对老板娘说:“思佳,你老公这个司机长得很帅嘛,看起来身材也挺有型的。”

 

  说完,她看着我,笑问道:“王浩是吧?你经常健身吗?”

 

  我被她直勾勾的眼神弄的有些不好意思,点点头说:“我偶尔健身。”

 

  老板娘笑着说:“人家王浩以前当过兵的,身材好着呢。”

 

  吴莉惊讶的问:“思佳,你见过他脱光的样子?”

 

  老板娘红着脸啐道:“瞎说什么呢你!这身材拿眼一看就看出来了,还用脱光?”

 

  吴莉他一本正经的说:“穿衣服只能看出身体比例和骨架,只有脱光了才知道男人的身材到底好不好,尤其是胸肌、腹肌还有大腿以及大腿根那里,一定要亲眼看了才能下定论。”

 

  我没想到吴莉说话的尺度这么大,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老板娘也有些脸红的说:“你一天到晚就没个正经,咱们赶紧走吧!王浩送完咱们还得去公司呢。”

 

  吴莉点点头,走到我跟前,趁我不注意伸手在我屁股上用力的拍了一下。

 

  我被拍的措手不及,急忙往前跳了一步,回过头一脸不解的看着她。

 文学

 

  她却笑着手:“屁股还是挺翘的嘛!弹性很棒!”

 

  我脸刷的一下就红透了,烫的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老板娘急忙说道:“行了莉莉,别逗人家王浩了。”

 

  吴莉看我一脸羞臊,凑近了我,低声问:“小弟弟,你还是处男吧?要不要给姐姐一个帮你摆脱处男的机会?”

  我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回应,吴莉的声音很酥麻,又吹着香喷喷的热气,让我整个人都有些不由自主的发飘。

 

  老板娘虽然没听见我们在说什么,但看她这个架势,便急忙上前一步,拉着她说:“走啦走啦,你偶尔也控制一下自己,不要总是勾搭男人。”

 

  吴莉抱怨道:“我去哪勾搭男人啊,你不知道老徐平时把我看得有多紧!我平时跟男人多说几句话他都要问个清楚。”

 

  说着,吴莉感叹道:“这次是来找你,他才勉强放心,否则的话,他根本不可能允许我一个人出门。”

 

  老板娘惊讶的问:“他平时管你管的这么紧?”

 

  吴莉点点头,低声说:“老徐最近有点心理变态,上次被我查到他在我车上装了定位,妈的,老娘每天去哪、待多久他都一清二楚。”

 

  “不是吧?!”老板娘惊呼一声,道:“我看老徐不是挺正常的吗?”

 

  吴莉的声音很低,但我还是能听到她说话的内容:“我跟你说,男人的心理跟平时看起来没关系,最关键是看他在床上表现的怎么样,床上表现的越差,心理就越变态。”

 

  说完,她又道:“老徐最近这一年,那方面明显不行,以前还能一周一次,现在一个月能有一次就不错了,而且表现的特别差,基本上刚进来就射了,你都不知道我这一年日子过得有多苦,他不行了,就把我盯得死死的,我也没法出去找别人,只能自己想办法满足自己。”

 

  老板娘声音羞臊的说:“你小点声,等回去咱俩私底下再聊,不然被别人听到了怎么办……”

 

  “那有什么。”吴莉不在意的说:“谁爱听谁听呗,反正我在这地方也不认识几个人。”

 

  说着,她声音压的更低,对老板娘说:“你老公这个司机看着真不错,比我初恋还帅,这两天趁我老公不在身边,你帮我撮合撮合呗?”

 

  “你疯啦!”老板娘惊呼一声,随即意识到自己声音有点大,急忙又低声斥道:“要是让老徐知道你跑到我这里搞婚外恋,他还不得恨死我啊!”

 

  吴莉说:“谈不上是婚外恋,就是找个机会互相满足一下、各取所需,完事之后谁也不认识谁,继续过自己的生活,这不挺好吗?”

 

  老板娘气鼓鼓的说:“别瞎整,容易出事儿!”

 

  “嗨。”吴莉一点也不在意,说:“咱们俩情况差不多,老公都比自己大好几岁,我们正是需求最旺盛的时候,他们的身体却开始走下坡路了,一口枯井浇不了一片旱地,难道我们就守着枯井旱死啊?”

 

  老板娘一下子沉默了下来,半晌之后才道:“就你的歪理多,你要整去外面随便整,可不许在我家里乱来。”

 

  吴莉笑着问:“怎么?难道这个小司机被你预定了?还是你已经吃进肚子里了?”

 

  “瞎说什么呢……”老板娘羞臊的啐道:“我除了老陈,可没跟过其他男人……”

 

  此时我心里暗想,老板娘的圣地我虽然还没进去,但已经有了亲密接触,她跟吴莉说这话的时候,难道不会脸红吗?

 

  ……

 

  来到停车场,我为她们俩拉开了后排车门,两人都坐进车里之后,我才回到驾驶室。

 

  我的老板娘坐在我的正后方,而吴莉则坐在我的斜后方,一上车她们俩就换了个话题,聊起了本地的一些特色景点,内容一下子变得格外健康。

 

  我发动汽车,余光向后瞟了一眼,发现吴莉的一条美腿已经快顶到我座椅最边上了,料想她此刻肯定是叉开腿坐着,心念一动,悄悄调整了一下车内的后视镜。

 

  我把后视镜往下调,便看到吴莉那挺翘饱满的双峰,再向下,我几乎顿时血脉喷张!

 

  吴莉本来穿的就是特别短的连衣裙,坐在后排座椅上,裙子本身就会往上蹿一些,更何况她还叉着腿,那腿根的景色尽收眼底!

 

  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她裙摆内穿着的,是一条黑色蕾丝内裤,内裤很紧身而且有些窄,能看出那特殊形状的隆起,真的是太刺激了。

 

  此刻,两人在后面叽叽喳喳的聊天,倒是没注意我正在偷偷占便宜。

 

  吴莉跟老板娘商量出去玩的事情,老板娘说:“我们这边山里有一家非常棒的温泉酒店,抽空带你过去感受一下。”

 

  吴莉点点头,兴奋的说:“我最喜欢泡温泉,尤其是户外的那种,感觉太棒了。”

 

  老板娘笑道:“那真是巧了,我说的那家就是户外温泉,每个套房都有一个私密性很好的小院子,院子里有温泉池。”

 

  “太棒了!”吴莉说:“到时候咱俩一起泡!”

 

  说完,她又道:“对了,我老公有个好朋友就在你们这,也挺有钱的,前段时间买了一辆游艇,回头我找他借过来,出海玩玩。”

 

  老板娘惊讶的问:“你会开游艇啊?”

 

  “当然。”吴莉自豪的说:“我在美国考了驾照,专业老司机!”

 

  我全程没有说话,把车开出机场,一边开车,一边时不时的偷看吴莉的裙底风光,不知怎的,心里有着极大的满足感。

 

  把她们两人送到家,我没有下车,直接对老板娘和吴莉说:“嫂子、莉莉姐,你们先回家,我去公司了。”

 

  吴莉冲我嘻嘻一笑,说:“路上慢点哟小浩浩。”

 

  老板娘皱着眉说:“哎呀你这个人好肉麻!”

 

  “这有什么。”吴莉撇撇嘴,对我眨了眨眼,那眼神中蕴含着巨大的挑逗。

 

  老板娘这时候对我说:“王浩,你别理她,赶紧去公司吧。”

 

  我点了点头,跟两人道了别,便开车往公司赶去。

 

  刚开出没多久,我便收到老板娘发来的微信:“王浩,这段时间一定要跟吴莉保持距离,她如果对你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你一定不要理会,明白了吗?!”

 

  我急忙回复:“怎么了嫂子?”

 

  老板娘回我:“你别管怎么了,总之跟她保持距离就对了!要是让我知道你俩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我一定跟你没完!”

 

  我心里纳闷,嫂子这是吃醋了吗?

  晚上,我开车载着老板回家,老板一路上都在愁眉苦脸。

 

  我问他怎么了,他对我说:“你嫂子排卵期一共就那么几天,结果咱们才刚成功一次,这个吴莉就跑过来了,真他妈烦……”

 

  我尴尬的说:“实在不行,就等下个月排卵期吧……”

 

  陈总摇摇头:“老爷子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我真的是等不起了。”

 

  说完,他看了看我,道:“晚上我想想办法吧,尽量争取再来一次,如果这个月实在怀不上,那就只能等下个月了。”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心里暗想,如果老板再给我创造一次机会,老板娘会让我上吗?

 

  联想她跟我视频聊天时的刻意诱惑,我总觉得,老板娘似乎是对我有点意思。

 

  ……

 

  回到别墅,佣人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饭菜,老板娘正和吴莉正在客厅有说有笑。

 

  见我们回来,两人纷纷从沙发上站起来,吴莉跟陈总浅浅的拥抱了一下,两人客套了一番。

 

  老板娘赶紧张罗着去餐厅吃饭,平时家里没外人的时候,我是上桌跟陈总以及老板娘一起吃饭的,不过家里来客人,我作为司机也确实不方便上桌,所以每到这种时候,我都自觉的不往餐厅里去。

 

  不过老板娘却拉了我一把,说:“王浩一起进来吃吧,你跟莉莉也已经见过面了。”

 

  陈总也点了点头,说:“一起吃点吧,莉莉也不是外人。”

 

  我见两人都这么说,也就没再坚持,跟在他们三个后面进了餐厅。

 

  刚一坐下,老板便问吴莉:“莉莉,你这次来,一定要在中州多待几天,让思佳带着你好好玩一玩。”

 

  吴莉笑着说:“那可要麻烦你们两口子了!”

 

  陈总摆了摆手:“这有什么麻烦的,等老徐来了,大家一起好好玩一玩,我还惦记着跟他喝几杯呢。”

 

  老板娘开口说:“老公,明天我想带莉莉去观音山温泉酒店,晚上我俩就不回家了。”

 

  陈总也没多想,点点头答应下来,道:“可以,你们俩好好玩玩。”

 

  老板娘看了我一眼,说:“观音山还挺远的,都是山路,我俩开车技术不行,让王浩跟我们一起吧。”

 

  陈总略一思忖,道:“也行,让王浩跟你们去吧,这两天我自己开别的车。”

 

  说罢,陈总看着我,嘱咐道:“王浩,你给你嫂子还有莉莉当好司机,一定以安全为主,明白了吗?”

 

  我当即点头收到:“陈总您放心,我一定保证嫂子和莉莉姐的安全!”

 

  吴莉这时候对陈总说:“老陈,今晚让思佳跟我一起睡呗?我们俩好好叙叙旧。”

 

  陈总笑着说:“莉莉,明天你们不是要去泡温泉吗?到时候你们俩一起泡温泉、一起睡觉,有的是机会叙旧,今晚就别跟我抢老婆了,怎么样?”

 

  吴莉捂嘴一笑,说:“那我明白了,原来老陈今晚有项目,好吧,那我就自己睡。”

 

  陈总急忙问老板娘:“思佳,你今晚把莉莉安排在哪个房间了?”

 

  老板娘偷偷瞟了我一眼,随后说:“我本来想把她安排到咱们隔壁来着,但是隔壁房间的卫生间没有浴缸,所以我就把莉莉安排到三楼最大的那间客房了。”

 

  陈总终于松了口气。

 

  如果吴莉晚上真睡在他和老板娘的隔壁,我猜他也不敢让我过去玩什么偷天换日。

 

  我的心里此刻也兴奋难耐。

 

  我总觉得,老板娘刻意把吴莉安排到三楼,为的就是方便我过去。

 

  不过,此时陈总应该也觉得,老板娘这一举动,是因为想跟他做爱吧?

 

  ……

 

  由于吃过饭之后,老板娘和吴莉一起在客房聊天到很晚,陈总悄悄给我发来视频的时候,已经到了夜里十点多。

 

  视频中,老板娘正穿着白天跟我视频的那一身薄纱睡袍,傲人的双峰可以看得十分清晰,而她的下身,竟然还是那条丁字裤!

 

  天哪!我浑身的血液仿佛燃烧起来,老板娘明知道老板会换我过去,还故意穿了这一身,这是专门为了迎接我吗?

 

  这时,陈总从老板娘身后抱住她,双手一边揉捏她胸前的双峰,一边在她脖子上吻个不停,喘着粗气说:“老婆,我今晚还想要……”

 

  老板娘笑着说:“你这两天怎么了?平时一个月也想不起来一次,最近每天都想要。”

 

  陈总嘿嘿笑道:“最近没那么忙了,身体状态感觉也好了不少。”

 

  老板娘嗯咛一声,说:“昨天我戴上眼罩、一句话也不换锁,你表现的就挺好,要不咱今天还玩那个游戏吧!”

 

  陈总愣了愣,我估计他本来还在担心老板娘万一今天不愿意戴眼罩了怎么办,但没想到竟然这么顺利,老板娘主动要求戴眼罩不说话,省去了陈总不少麻烦。

 

  片刻后,陈总回过神来,笑嘻嘻的说:“老婆你很是太懂我了!”

 

  陈总看不到,老板娘背对着他,表情有些奇怪,似乎是非常敷衍。

 

  这时,老板娘从陈总怀抱里出来,自己到床头拿了眼罩戴在脸上,然后便趴在床上,高高翘起丰臀,做好了等待进入的姿势,口中说:“快点来吧,我等不及了。”

 

  陈总说:“老婆你稍等我一下,我去把音乐打开,免得被吴莉听到。”

 

  老板娘道:“嗯,你快点。”

 

  陈总通过镜头向我招手,我二话不说,光着屁股就溜出房门,直接上了二楼。

 

  我到二楼的时候,老板已经在门口等我了,待我到了跟前,他低声对我说:“快进去,你嫂子在里面等着了。”

 

  我点点头,二话不说的进屋然后把门关上。

 

屋里播放着非常舒缓的爵士音乐,我小心的走进卧室,原以为会看到老板娘撅着屁股的模样,没想到一进去,老板娘正半躺在床头上,俏脸嫣红的看着我。

 

  “嫂……嫂子……”我有些拘谨的向老板娘挥了挥手,那里剑拔弩张。

 

  老板娘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它,羞赧一笑,拍了拍身旁的床边,说:“过来坐吧。”

  收到老板娘的邀请,我小心的走到跟前,侧身坐在了老板娘的身边,为了不让小老弟丢人现眼,翘着二郎腿把它夹在了两腿中间。

 

  此时我近距离看着老板娘,立刻被她完美的容貌所吸引。

 

  她那张上圆润、下稍尖的脸型简直无可挑剔,脸上的皮肤很是白嫩柔美,仿佛吹弹可破,一双水汪汪惹人怜爱的大眼睛处处透着春情,那细长弯翘的睫毛也可爱无比,再加上小巧而挺直的鼻梁、红红的樱桃小嘴,搭配著一头散发著香气的披肩长发,真的是诱惑到了骨子里。

 

  我往下看,老板娘那身薄纱睡袍轻轻搭在身前,光滑闪烁,柔软贴身,使她的身体凹凸毕现,曲线无比优美,一头披肩秀发,瀑布般撤落在她那浑圆的肩头,两条胳膊滑腻光洁,雪肤滑嫩,宛如两段玉藕,小手柔若无骨;

 

  老板娘胸前的睡袍口子很低,丰满的双峰高耸前突,由于那睡袍薄如蝉翼,穿了跟没穿基本没有区别,两颗蓓蕾也是清晰可见,让人看了就想上前品尝一番。

 

  再向下,老板娘那丰满修长的大腿、粉耦般匀称的小腿,凝脂般白润晶莹的皮肤,处处都在散发着致命的诱惑,而那神秘地带仅靠着一条细细的丁字裤遮挡,令我无比神往。

 

  老板娘见我看的入迷,红着脸低声问我:“王浩,嫂子好看吗?”

 

  我吞了吞口水,无比真诚的说:“嫂子,你真的太美了,在我心中,你是全世界最美的女人……”

 

  老板娘娇羞一笑,说:“我看你就是嘴甜,会哄女人,以前肯定也没少糟蹋小姑娘是不是?”

 

  我惭愧的说:“嫂子,我长这么大没对女人撒过谎,也从来没在一个女人面前这么说过话,因为我真的从来没见过你这么漂亮的女人。”

 

  老板娘嗔了一声,问:“嫂子比你大了八岁,你难道不觉得嫂子已经人老珠黄了吗?”

 

  我把头摇得像拨浪鼓:“嫂子,你看着一点也不比我大,咱俩要是手拉手走在一起,人家肯定觉得咱俩郎才女貌,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老板娘噗嗤笑了:“夸别人的时候还不忘夸夸自己,还郎才女貌,你还挺会给自己脸上贴金。”

 

  我挠了挠头,笑道:“嫂子,你就别笑话我了。”

 

  老板娘上下看了看我,说:“王浩,你站起来。”

 

  我赶紧点了点头,站起身来,不过我是用一侧屁股对着老板娘,不敢转过身去,因为身体此刻没有任何遮挡。

 

  老板娘声音嗔怪的说:“还说什么从来没见过嫂子这么漂亮的女人,你就拿后背这么看嫂子?连个正面都舍不得扭过来?”

 

  我羞臊的说:“嫂子,我不好意思……”

 

  嫂子白了我一眼道:“现在知道不好意思了?昨天把那个塞进我嘴里的时候,我怎么没见你不好意思?”

 

  我下意识的说:“嫂子,昨天是你主动……”

 

  老板娘鼻息间轻哼一声,道:“那是你跟陈宏斌合起伙来骗我,还有脸怪我?”

 

  说完,她不开心的说:“你要是再不扭过来,嫂子就睡觉了,你自己去厕所待够十几分钟就走吧。”

 

  我见老板娘气哼哼的不愿意理我,急忙转过身来,恳求道:“嫂子你别生气,都是我不对,我转过来还不行吗……”

 

  我一转过身,老板娘的眼睛便不由自主的紧盯着我的……看得我有些不好意思。

 

  老板娘自己好像也有些脸红,我见她俏脸浮上两朵红云,呼吸也急促了不少。

 

  我那个小老弟,早就被嫂子勾的剑拔弩张,甚至比老板娘用的那个玩具还要大上一圈。

 

  老板娘看着我,美目流转,轻声问:“王浩,你喜欢嫂子吗?”

 

  我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喜欢。”

 

  老板娘紧盯着我,又问:“如果嫂子要跟你假戏真做,你愿意吗?”

 

  我一激动,脱口便道:“我愿意!”

 

  老板娘又说:“如果嫂子给了你,嫂子以后就是你的女人了,我有几个要求,你必须答应我才行。”

 

  “嫂子你说吧,哪怕你让我现在从窗户跳出去,我都愿意!”

 

  老板娘抿嘴一笑,说:“嫂子才不会提那么无理的要求。”

 

  说罢,她款款说道:“首先呢,如果嫂子跟你假戏真做,你以后必须听嫂子的话,如果一件事我跟陈宏斌对你提出了不同要求,你要完全听我的;”

 

  我急忙表态:“嫂子,你放心,以后我一定都听你的!”

 

  她微微点了点头,又说:“其次呢,你不能得到嫂子之后,就不把嫂子当回事了,你说你喜欢嫂子,嫂子其实也喜欢你,不然也不会红着脸、穿成这样跟你视频,所以,你以后对嫂子,要像恋爱中男方对女方那样,要发自内心的喜欢嫂子、疼嫂子、宠嫂子。”

 

  我毫不犹豫的说:“嫂子你放心,我一定会像电视上那些好男人一样,好好爱你!”

 

  老板娘一直是我心目中最大的幻想对象,我对她不只是有情欲上的渴望,也有情感上的渴望。

 

每天面对一个这么完美的女人,要说我不动心、只动欲,是不可能的。

 

  老板娘似乎对我的回答很满意,点了点头,又说:“最后一点,将来如果你有了女朋友、想要跟我断掉这种关系,也必须得跟我申请,我说断才能断,我如果不愿意跟你断,哪怕你新婚洞房之夜,我要你来陪我,你也得来!你能做到吗?”

 

  我脱口而出:“我能做到!”

 

  老板娘撇撇嘴:“就会吹牛,答应的这么干脆,是不是心里已经准备将来要食言了?”

 

  我摇了摇头,无比认真的说:“嫂子,为了你,我愿意一辈子都不找女朋友,不结婚,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就满足了!”

 

  老板娘看着我,眼中满是震惊,见我表情坚决,片刻后又蒙上一层雾气,她忽然伸开双臂,满是感动的对我说:“王浩,嫂子残花败柳一个,又大了你八岁,你既然这么不嫌弃,那嫂子就假戏真做,都给你吧……”

  

  我从未想过,我这个绝美老板娘林思佳、这个让全市上流社会男人都疯狂追捧的美妇人,会亲口跟我说出“都给你吧”这四个字。

 

  我当初最大的幻想,不过就是冒充我的老板陈宏斌,在老板娘不知情的情况下,借机一亲芳泽,但没想到,老板娘竟然会主动让我要了她……

 

  在这一瞬间,我盯着眼前完美无瑕的老板娘,紧张的连呼吸都调整不过来。

 

  老板娘羞涩无比的看着我,低声道:“还傻愣着干什么?如果耽误太久,你就不怕陈宏斌发现?”

 

  我顿时回过神来,再也控制不住体内的那股冲动与渴望,俯身扑在老板娘身上,便贪婪的吻住了她的红唇。

 

  “唔……”老板娘被我压着索吻,发出一声长长的轻吟,那轻吟仿佛是这世上最悦耳的声音。

 

  她双手紧抱着我,一边热情的回应,一边用双手在我后背摩挲,我感觉到她的手指总是喜欢在我的肌肉上游走,可能是我身上的肌肉线条对她有很大的吸引力。

 

  我轻轻撬开老板娘的齿关,与她滑腻的香舌纠缠在了一起,我能明显感觉到老板娘身体一紧,随即她一边扭动着,一边抱紧我的脑袋,更加激烈的回应起来。

 

  我很快便不满足于这样的激吻,我的手开始在老板娘的身前游走,找到那柔软而富有弹性处,我隔着薄如蝉翼的睡袍时轻时重的抚摸,那手感真是好极了!

 

  我不知如何形容,只觉得这应该是人世间最美好的东西!

 

  我有些心急火燎的想把老板娘身上的睡袍脱下,老板娘也非常配合我,将双臂高高举起,方便我轻松将那间睡袍剥除。

 

  睡袍被我甩到一旁,再看老板娘,身前的柔软白里透红,嫩如娇花,那里白嫩无比,没有半点瑕疵,甚至连一颗芝麻大小的痣都没有。

 

我不禁感叹,这真是造物主的神奇,一个女人,竟然能完美到这种地步。

 

  老板娘白藕般的两条手臂死死抱住我的脖子,口中呢喃道:“王浩,好好疼爱我吧……”

 

  我点点头,身体爬上了陈总和老板娘的大床,将老板娘压在身下,我早已经迫不及待。

 

  老板娘感觉到了我的焦急,迷醉之中,竟主动分开并拢的双腿……

 

  我再也没能忍住那股冲动。

 

  突破最后阻碍的那一刻,老板娘身体剧烈的抽搐一阵,随后双腿死死把我盘住。

 

我见她眉头微蹙,表情似乎有些痛苦,忍不住关切的问:“嫂子,是我弄疼你了吗?”

 

  老板娘轻轻摇了摇头,说:“嫂子刚才是还没适应,你比陈宏斌……厉害多了……”

 

  我虽然没有太多这方面的经验,但胜在身体很好,不但身材好、体格壮、体力强,更关键的是,尺寸比一般人要大得多。

 

  当我开始缓缓动作的时候,老板娘已经是满脸迷醉了,双目含情的看着我,她极力控制着自己的声音,对我说:“王浩,快一点,嫂子要来了……”

 

  “这么快?”我诧异不已,但美人有命岂敢不从,连忙提高了速度。

 

  老板娘眼睛半闭半合、眉头紧锁、牙关紧咬,那强烈的快感使她不停的倒抽冷气,她微微张开嘴,下颌微微颤抖,从喉咙深处发出一阵阵销魂的呻吟声。

 

  我也不知道陈总放的音乐声音,是否能盖得住老板娘发出的声响,我也没有那份精力去操心这些,我此刻只想不停的占有老板娘,爱抚她、给她最强烈的满足。

 

  

  我双手将老板娘抱了起来,紧紧地将她抱住,这样的尤物在怀,让我热血沸腾。

 

  老板娘也动情的抱紧我,同时主动在我脸上、唇上、耳后以及脖子上疯狂亲吻。

 

  她双目微闭,口中轻声呢喃:“王浩,我从来都没有过这么强烈的感觉……”

 

  我忍不住问:“嫂子,什么强烈的感觉?是快感吗?”

 

  老板娘这时忽然长出一口气,仿佛耗尽了全身力气一般,在我耳边说:“是做女人的幸福感……感觉自己一辈子都没有这么满足过……”

 

得到老板娘的肯定,我动情地说:“嫂子,如果你愿意,以后我每天都能这样满足你!”

 

说着,我又快了起来。

 

老板娘已经如一滩烂泥般在我的怀中颠簸,吟声不断。

 

不知道过了多久,老板娘抽搐好几次之后,我终于忍不住了……

 

在这一瞬间,我再次让老板娘触及到了那浑身颤抖的感觉,随后两人一下子停止了一切动作,互相抱着、大口的喘着粗气……

  老板娘在我的怀中喘息良久才回过神来,她无比羞涩的看着我,压低声音在我耳边问:“王浩,你这个坏蛋怎么都弄到我身体里了?”

 

  我还沉浸在刚才无边的美妙之中,被老板娘这一句话问的一愣,诧异地问:“那该弄到哪啊?”

 

  老板娘羞臊的说:“我现在是排卵期,很容易怀孕的!”

 

  我纳闷的问:“嫂子,你不是说假戏真做吗?陈总本来的意思就是想让你怀孕啊……”

 

  老板娘白了我一眼,伸手在我腰间软肉上掐了一把,道:“他想让我怀,可我不想怀啊!你想想,如果我这个月真怀上了,他还会让你碰我吗?”

 

  我顿时回过神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明清诗词精选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com/mingqing/12070.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