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秦娥 邯郸道上望丛台有感(风萧瑟,邯郸古道伤行客) 宋代曾觌的诗词

忆秦娥 邯郸道上望丛台有感是[宋代]曾觌的作品。本文包含:《忆秦娥 邯郸道上望丛台有感》的原文。风萧瑟,邯郸古道伤行客。伤行客。繁华一瞬,不堪思忆。丛台歌舞无消息,金樽玉管空陈迹。空陈迹,连天衰草,暮云凝碧。

眼儿媚(重劝离觞泪相看) 宋代曾觌的诗词

眼儿媚是[宋代]曾觌的作品。本文包含:《眼儿媚》的原文。重劝离觞泪相看。寂寞上征鞍。临行欲话,风流心事,万绪千端。春光漫漫人千里,归梦绕长安。不堪向晚,孤城吹角,回首关山。

西江月(醉伴三千珠履,如登十二琼楼) 宋代曾觌的诗词

西江月是[宋代]曾觌的作品。本文包含:《西江月》的原文。醉伴三千珠履,如登十二琼楼。壶天澄爽露华秋。滟滟金波酾酒。罗扇不随恩在,佳时须要人酬。麒麟阁画为谁留。只见浮生白首。

阮郎归·柳阴庭院占风光(柳阴庭院占风光,呢喃清昼长) 宋代曾觌的诗词

阮郎归·柳阴庭院占风光是[宋代]曾觌的作品。本文包含:《阮郎归·柳阴庭院占风光》的原文、译文注释、作品赏析、写作背景。柳阴庭院占风光,呢喃清昼长。碧波新涨小池塘,双双蹴水忙。萍散漫,絮飘飏,轻盈体态狂。为怜流去落红香,衔将归画梁。

念奴娇(赏芍药)(人生行乐,算一春欢赏,都来几日) 宋代曾觌的诗词

念奴娇(赏芍药)是[宋代]曾觌的作品。本文包含:《念奴娇(赏芍药)》的原文。人生行乐,算一春欢赏,都来几日。绿暗红稀春已去,赢得星星头白。醉里狂歌,花前起舞,拚罚金杯百。淋漓宫锦,忍辜妖艳姿色。须信殿得韶光

念奴娇(余年十八寓符离,临行,作此词)(媚容素态,比群花、赢了风流颜色) 宋代曾觌的诗词

念奴娇(余年十八寓符离,临行,作此词)是[宋代]曾觌的作品。本文包含:《念奴娇(余年十八寓符离,临行,作此词)》的原文。媚容素态,比群花、赢了风流颜色。昵枕低帏销受得,□□轻怜深惜。怎望如今,瓶沈簪折,蓦地成疏隔。□□夕雨,甚时重见踪迹。门外暂泊兰舟

西江月(桂苑旋生凉思,银河左界秋高) 宋代曾觌的诗词

西江月是[宋代]曾觌的作品。本文包含:《西江月》的原文。桂苑旋生凉思,银河左界秋高。纤尘不动湛清霄。皓月照人偏好。诗为情多却减,酒因愁里难销。一声羌管梦魂劳。可惜风光虚老。

踏莎行(和材甫听弹琵琶作)(凤翼双双,金泥细细) 宋代曾觌的诗词

踏莎行(和材甫听弹琵琶作)是[宋代]曾觌的作品。本文包含:《踏莎行(和材甫听弹琵琶作)》的原文。凤翼双双,金泥细细。四弦斜抱拢纤指。紫檀香暖转春雷,嘈嘈切切声相继。弱柳腰肢,轻云情思。曲中多少风流事。红牙拍碎少年心,可怜辜负尊

题杨补之雪梅图(笔端造化出天巧,写出江南雪压枝) 宋代曾觌的诗词

题杨补之雪梅图是[宋代]曾觌的作品。本文包含:《题杨补之雪梅图》的原文。笔端造化出天巧,写出江南雪压枝。谁道春归无觅处,横斜全似越溪时。

好事近(严陵柳守席上)(一梦别长安,山路雨斜风细) 宋代曾觌的诗词

好事近(严陵柳守席上)是[宋代]曾觌的作品。本文包含:《好事近(严陵柳守席上)》的原文。一梦别长安,山路雨斜风细。行到子陵滩畔,谢主人深意。多情低唱下梁尘,拚十分沈醉。去也为伊消瘦,悄不禁思忆。

返回顶部